2017年6月15日 星期四

春秋子觀戰余話(2)


譯自週刊碁2016年11月21日號

春秋子觀戰余話(91)

安倍桑的會心敗戰記


以下這則故事是發生在我替初期的天元賽寫觀戰記時的事,算一算也是距今三十年以上的遙遠往事了。故事是在我擔任趙治勳名人對安倍吉輝八段(頭銜皆為當時)之局發生的。就在這一局對局之前的幾天,有個點子突然在我腦中浮現出來:

對了,乾脆直接請安倍先生來寫自戰解說好了。畢竟安倍先生已經出過「圍棋趣談」、「盤上的悲喜劇」等圍棋書,也曾在「棋道」雜誌上連載過短文,算是很會寫文章的棋士。就在我跟他聯絡時,安倍也毫不花時間就答應了。


結果這篇自戰解說非常精彩,好到甚至有人懷疑這是我寫的;但說到我真正替這篇自戰記做的東西,其實也不過是調整一下行數與把文中的用詞統一了而已。全文中充滿了唯有對局者才知道的有趣內容,好比說裡面就描寫到中盤階段趙治勳先生下出疑問手,而開始大聲自言自語起來的場面。

其實這個場面,我剛好也目擊到了。趙先生自言自語到最後,正以為他要停了,沒想到他卻抓起了一旁的扶手(日式坐墊旁通常會放一個讓手臂靠著的小架子),朝著對面的壁龕扔了過去!而安倍先生也老老實實地把這一段寫了進去:「趙先生抓起狂來,可真是嚇死我了」。然而,他把他不懂為何趙先生會抓狂也寫進去了。因為趙先生口中的疑問手,以安倍先生的角度看起來,是越研究越像是妙著的棋。於是驚嚇到不行的安倍先生後來雖然是奮戰不懈,卻還是令人遺憾地以中盤認輸敗下陣來。

然後在局後檢討結束後,我還特別邀了安倍先生一起去喝個兩杯,不過他好像聽不進去,就這樣憤然回家了。而此刻的心境,安倍先生也毫無保留地寫了出來:

「我不是想撞豆腐自殺(日本相聲中罵對方是豬頭時,就會說『你不如去撞豆腐自殺算了』),而是想一頭撞棋盤撞死好了,這就是我當時的心情。」

安倍先生,也是我們平常口中的安培桑,過世已經七年了。關於他的回憶可真是數都數不清,但首先想到的,還是這篇堪稱大傑作的自戰記了。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