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8日 星期一

吳清源大師追思紀念文整理(2)


譯自:產經新聞 2014/12/8

吳清源先生 其對局提升了圍棋這種藝術的水準

第二十五世本因坊 趙治勳

記得那是九月底左右的事。身為吳清源老師的超級粉絲,為了獲得他在照片上簽名的我前往了(吳先生居住的)神奈川縣小田原市。這張約是三十年前拍的合照,今後也將以我家家寶的形式,繼續掛在我家客廳牆上裝飾。這次的簽名,是在參加七月的「百歲祝壽會」之際,拜託吳老師的長女佳澄女士才能實現的。

既然機會難得,我就想順便請吳老師指教一下,因此我就在棋盤上擺起了吳老師下過的對局譜。我大概都擺到三十手左右就會問他「這個局面下是誰好?」,他都會清楚地回答我「黑棋」或「白棋」。我全部共擺了十局左右,大概是擺到第五局左右才注意到,吳老師說「好」的那一方,其實全部都是吳老師下的那一方。換句話說,從這裡就知道吳老師是對自己的下法非常有自信的呢。這點和悲觀派的我正好是強烈的對照。

吳老師只要是坐到棋盤前,表情就會變得栩栩如生。這種非常喜歡圍棋、即使退休很久了卻還是一直持續研究的精神令我非常欽佩。

在吳老師來到日本的昭和三年(1928年)當時,世界圍棋是由日本領導的。被稱為天才少年的吳老師,可以說是因為學習了日本的先進圍棋理論才能讓他的天分充分發揮出來的吧。然而,在之後他所發表的「新佈局」,卻帶給了日本圍棋界更加切磋琢磨的機運,就連中國也受到了刺激。他以圍棋替世界所搭起溝通橋樑的貢獻,真是了不起的偉大啊。

棋迷們可能單純用勝敗的眼光來看吳老師和木谷實老師等人所下的升降十局賽。但對局者雙方的壯烈對局,也同時提升了圍棋這種藝術的水準。他們所留下的棋譜,全部都是給我們這些後來世代的人學習的傑作。

我在吳老師還沒退休前曾經向他討教過兩局,他也曾稱讚我說「世界最強的就是治勳君了」。雖然不知何故,老師總是特別關心我,甚至在我遭受車禍之際(昭和61年=1986年的第十期棋聖戰七局挑戰賽前夕),他也是最先趕到醫院來看我。吳老師不僅是棋力高強,並且還在盤上聰慧的感覺中加上了慈愛之心。

這和是日本或中國都沒有關係,吳老師就是單純醉心於提升圍棋的技能、並且傾注心力於圍棋普及之上。所以我們必須繼承他老人家的遺志。在這裡謹祝老師一路好走。


[伊藤洋一後記]

被稱為「昭和最強棋士」、「圍棋之神」的吳清源先生於11月30日,因為自然衰老的原因去世,享年100歲。

即便退休之後也以「現役之身」為由辭退進入圍棋殿堂的榮譽

吳先生大約在十年前,就被推薦加入日本棋院為了彰顯對於圍棋普及與發展有顯著貢獻人物所設立的「圍棋殿堂(名人堂)」。然而,在退休之後也持續追求圍棋真理的吳先生,以「我現在仍是還在研究的現役之身」為理由而辭退。

雖然在由德川家康或共同發表革新的「新佈局」之佈局理論的木谷實等十七位進入圍棋殿堂的人物所共同接連裝飾起來的日本棋院圍棋殿堂資料館(東京都千代田區)中,並沒有吳先生的身影,然而卻靜靜地播放著吳先生生前的談話錄音:

「人的價值到底在何處?不管是誰都有神所賜與的天分。如果是圍棋的話,就是發展成當上名人,而不管是相撲界、棒球界、實業界也都是一樣。該如何使用上天給予的天分,就會對社會帶來好的影響或壞的影響,換句話說就會決定一個人是變成好人或壞人了」。

===


吳大師千金吳佳澄女士的感言(2014/12/04)

先父從數年前就開始住在養老院了。

他在生活面上雖然是需要別人的幫助,但各位見過他的棋士們都說只要是談到圍棋,他就和以前一樣完全沒變。

但在11月30日凌晨十二點左右,養老院的工作人員通知我們他們發現在夜間巡視時,發現先父的心肺功能已經停止了。

雖然是後話,但根據工作人員的說法,就在前一天先父還和平常一樣地度過並且就寢,而且在前一次的巡視時也沒有甚麼不對勁。

今年在日本與中國兩國都替先父舉行了百歲的祝賀會,並且接受了很多人的拜訪。

而他生前也正等著由我代理出席11月23日在中國舉行的祝壽會回國跟他報告的樣子。

相信先父在天上因為有木谷先生和先母在而不會寂寞才對。

我猜木谷先生可能早就準備好棋盤在等他了吧?

在這裡我由衷向至今為止支持先父的各位朋友與棋迷們說聲謝謝。

感謝大家這麼多年來的關心。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