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7日 星期三

華創新任副座水野和敏專訪(6)完


F:您說對方(華創)也期望您加入?

水:對。然後在日本就負責包含動力系統、懸吊在內的基本平台架構或專案的先行開發。重要的是就像前面說的一樣,西歐大廠是在本國做「未來」、先行開發。這些要做的就是包含全部的平台開發。然後,對企業來說能提升銷售額並產生利潤的生產或發展衍生型車種...就主要就是東歐要做的部分。再來就是希望將未來的基礎單元開發技術從日本輸出成台灣的技術。這樣的話,就能建立起日本與台灣共通的產品價值觀與責任感等等。

當日本與台灣結合在一起時,就是雙方首次能和歐洲對抗之時,不,可以建立起超越歐洲之上的體制。我甚至想跟現在所有的日本的廠商都提出這樣的合作建議!在日本,從高級車到大眾車為止,不管是哪一家公司都是用幾乎同樣水準的人力與資金在設計,因此很快就會出現人力不足,然後就常常看到只能用平均分配人力、才做一下下就被時間追著跑所開發出來的車子。更何況如果要開發的是世界性的戰略性車種,更必須要顧慮到在地化或生產變更的可能性。因此只要弄得不好,搞不好會比開發高級車更花成本與人力。這樣的話,你覺得開發出來的車子去世界上賣,真的可以賺到大錢嗎?

F:當然是很難。畢竟用同樣薪水的日本人去設計,就會花相同的人力費用。

水:很難吧。這就是日本廠商所抱持的最大問題喔。其實光是在美國就已經發生了這樣的轉移現象。現在就從底特律開始漸漸往墨西哥移動了。當底特律的薪水變高時,社會福利基礎也會變高,就得要活用墨西哥的人力了。可見就連美國也都要這樣做。在歐洲的話,已經有西歐與東歐的事業分工合作大成功的例子了。那日本呢?我想說的就是:這樣下去真的好嗎?

F:不過日本的車廠不是也從以前就開始去泰國或越南當地生產了嗎?

水:那只有生產而已吧。不能是只照著日本來的命令來照做而已。實際上作為車廠整體的設計或開發的提升效率行為,並沒有在泰國或越南進行。而且最重要的是剛才說過的,要移植「讓生產現場擁有對品質負起責任」的文化是非常困難的事。前面也說過,如果只是想著在擴大市場盡量的賣出多一點的車子,就會覺得在擴張市場當中只要管生產就好了。

F:原來如此。那麼接下來也派日本工程師去到HAITEC的台灣公司去嗎?

水:不,不會派人去。因為他們現在的人才就很足夠了。只不過,現狀是他們還不知道用真正有效率的產品開發方式來製造汽車,所以反而必須要在台灣針對這點好好教育他們。

F:那麼日本的HAITEC已經有實際找好工程師了嗎?

水:是,其實他們已經開始在畫CAD了。但汽車的開發,並不是找了一堆人來做就是好事。而是質比量重要。當初我在弄GT-R的時候,我身邊的真正核心成員也才十人左右而已。

話雖如此,我們還是有必要再增加一些開發人員。這就請斐迪南先生幫忙在你的稿子中宣傳一下了。就寫個我們在招募要和水野一起開發汽車的有氣魄人手!拜託你囉。

開發的舞台在大分縣的AUTOPOLIS

F:就是這樣,「華創日本日本株式會社」正在招募若干名開發工程師喔。有興趣的人請參照官網囉。

不過哩!水野先生是非常嚴格的人!如果進去以後覺得很辛苦而要抱怨跟我們說的不一樣的話,我或日經BP社是打算一律不負責的喔。

水:哈哈哈。還有一點要講的是,台灣並沒有賽車場,因此並沒有可以滿足我們進行行走時雁的封閉車道,所以性能開發測試今後都是在日本進行喔。

F:是。那具體來說是在哪裡做?

水:AUTOPOLIS。因為仙台高地賽車場在今年九月就停止營業了,所以今後都在AUTOPOLIS賽車場進行。

在那裡有上下坡,也有相當的惡劣路面,甚至還有湖邊車道這種重現歐洲鄉村路面風格的的賽車路面。接下來會把誘導路面故意弄得很惡劣,這樣我們也可以評價粗糙路面的性能。我們會在那邊進行煞車、懸吊、方向盤操縱性、本體輸入等等全部的測試。

F:不過AUTOPOLIS在大分縣,很遠耶。不能在近一點的富士等地方進行嗎?

水:你是開玩笑吧。那裏是就算當作進行試作車的測試也沒有屁用的地方哩。

F:此外,LUXGEN現在共有多少車種?

水:五個車種。未來不論是車種或類型都會再增加。希望最後能創造出可以賣出二十萬輛以上的體制。現在我打算分頭進行「提升現行車種的商品力與提出不良問題的對策」、「現行車種的小改款」、「開發全新的平台」的三個政策。

F:最令人關心的還是掛著全新水野招牌的第一號車會在甚麼時候出現?

水:三年後左右吧。

F:那會是怎樣的車種呢?是像GT-R那樣的跑車呢?還是普通的轎車呢?

水:因為我們會從心的底盤平台開始作,所以甚麼車種都可以做出來。就算是GT-R,只有有心,也可以改成SUV的。畢竟我連構想圖都做出來了。所以只要把底盤平台好好做好,不管是要開發成轎車、雙門轎跑車、小貨車、SUV等甚麼樣的車型都可以。

F:我想對方的高層一定也很期待這樣的計畫吧。

水:我在有這個邀我加入的計畫時去過台灣華創一次,當時他們大約集合了兩百人左右的核心成員。我就在他們的面前說出了以下的話:有一件事我想跟大家說,就是如果今後只滿足於作出可以和日本車或韓國車相比的車子的話,那很抱歉,我就不會加入你們了。大家如果能認真下定決心,拿出要和歐洲頂級品牌正面對決的氣魄,我就會加入貴公司。請大家現在就在這裡做好決定,要不要水野在這裡工作?還是覺得不需要水野?照著以往你們自己的方式工作就好?

來打贏天下第一武鬥會吧!

F:那現場的反應如何?

水:大家一副「這個人到底在講啥啊?」的樣子呆在現場。

F:是嘛。(笑)

水:不過倒是有「原本好像懵懵懂懂的地方,現在都恍然大悟」的樣子。他們當然是知道日本是汽車先進國家。也意識到韓國現代汽車現在世界各地推出了很多大量便宜的好車。因此他們就會對我們自己台灣勢力該作出怎樣的車子感到迷惘。而我就在那裏明確的指出:「讓我們一起以世界為目標吧」。

F: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水:對於工程師來說,當然還是期望自己做出來的東西受到好評價吧。因為他們都有想讓顧客開心的共通心態。因此當出現找不到方向而迷惘時,有人給了自己指出一條該怎麼作的方向時,就會有看到一條明路的感覺。

F:HAITEC是總共有多人的公司?

水:光開發人員就有2000人。是和SUBARU差不多規模的開發公司喔。

F:啊,2000人!竟然去到那裏的總公司擔任上級副社長,雖然現在講有點晚,但不是很厲害嗎?

水:我雖然想講「你現在才知道喔?」,不過其實也沒甚麼啦。

===

即使是當上了2000人規模的台灣企業的第二號人物,水野先生也還是像平常一樣的泰然自若啊。真是令人期待三年後的水野新車出現啊。

順便一提,當我問他「不打算在日本開賣嗎?」時,他苦笑了一下。哎呀,仔細想想,他之所以加入華創,一定也和日本市場有關嘛,我真是問了個笨問題。

不過,即便是採訪完之後,「這真是大代誌」的感覺還是一點也沒改變呢。

總之,就請大家一起期待水野先生和HAITEC的未來吧。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