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9日 星期三

竹清勇之店長對戰記




與最強電腦對局

前幾天,我在電通大學和被稱為最強電腦圍棋程式的Zen(天頂的圍棋,俗稱店長,以下皆以店長稱之)進行對局。

根據店長最近的成績,似乎是可以和頂尖棋士下四子平分秋色的樣子,甚至連和店長研究相關的大橋(拓文)職棋都說:「四子的局差下,職棋不努力好好下的話,還贏不了」。

本來電腦打不贏人腦的遊戲中,就只剩下圍棋了,因此可以說這是人類最後的堡壘了。
話說回來,如果能四子能和頂尖職業棋士對下的話,就相當於一般棋社的業餘七段程度了。

我之所以會想要接受和店長下棋的對局應徵,就是想要親自感受到它的成長。

我和店長下的局差,根據開發者的希望決定是四子。也是因為我們職棋能夠拿出真本事應戰,以留下好的研究資料。

這次和我下的店長是使用四台電腦相連的方式運算,據說比單機的店長約強二子(二目)。

開發者跟我說,就算是用超過四台的兩千台電腦相連,棋力也不會變得更強。理由是當電腦台數增加讓這些電腦去跑平行運算分析,也沒法好好地將所有電腦的分析結果整合(原文是用「討論」這個字)起來。

用四台電腦、使用比較短回合數所做出來的分析結果進行整合(討論),據說才是現在能發揮出程式最大效率的做法。

至於這局棋的內容,則是從佈局開始到中盤為止,我是滴水不漏的確實修理店長的壞棋來猛烈追擊。以至於對店長很熟的大橋六段都稱讚:「這算是身為店長對手最佳的下法」了。

即便如此,進到官子階段,局面仍然相當細微。如果下指導棋的對手是人類的話,通常被我追到這種程度的話,大概最後都會輸給我十目以上。然而,電腦卻還是一直維持著可能讓我輸掉的討厭氣氛。

因為現在電腦的思考方法還是使用蒙地卡羅這種方法,其開始時會隨便挑選似乎是好點的位置去下,然後之後的著手也是用同樣的方法一直分析到收完單官為止的龐大終局變化圖,選出勝率最高的一手棋。換句話說,在某個局面下,它會隨便從幾個看起來不錯的落點開始算,每個落點都會算出一百萬個終局圖出來,然後挑選出其中有80萬局獲勝、20萬局輸掉的著手,而不是70萬局獲勝、30萬局輸掉的著手。

就是這種思考(運算)方法,棋力才能有飛躍性的進步。

最後到了小官階段,在收四目官子的局面時,店長收了個兩目官子,而讓我逆轉勝。如果它沒有下錯的話,應該是我輸個一目左右吧。

就在我將要以兩目獲勝的瞬間,店長卻投降了。

下完後,我說了「只要有這樣飛躍性的棋力進步,大概在十年就可以追上人腦了吧」的感想,但開發者聽了之後卻說:「電腦本身的性能幾乎已經到了理論上的極限了。我覺得恐怕是追不上人腦了,就算有新的革命性突破,恐怕也要二十年吧」。

他還拿從Windows XP開始到現在的Windows作業系統為止使用方便性都沒有很大的改變為例,的確也很恰當呢。(譯註:我覺得不太恰當耶,怎麼看都是M$社不太長進...)

為何只有圍棋這項遊戲,電腦無法打敗人腦呢?店長的開發團隊說是因為圍棋是一種完全使用只有人類具備的「大體上是這樣」的無法用言語形容的感覺能力之遊戲吧。也就是說,在人類身上具備了電腦所追求的奈米級計算設備的終極目標之腦袋。

人類身上就內建著只要修練就能贏過一秒鐘可算幾千億變化的電腦對手之能力,這是不是非常羅曼蒂克呢?

我就是一面品嘗著這種滿足感一面回家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