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0日 星期六

吳清源-江崎誠致(93)


且把話題拉回到這次的旅途上。

我們這個訪中圍棋團,除了和中國方面進行對抗賽之外,依例也會舉行團員之間的循環賽。這
個循環賽除了代表團的選手15名之外,還有中國方面隨行的洪洲、吳育紳(聯誼會副秘書
長)兩位先生一起參加,總計17名,所以每個人要下16局來決定順位。這個循環賽是在白
天的行程結束後,原本應該是晚上在旅館進行,但由於我們在北京與成都每晚都有盛大的歡迎
宴,循環賽的進行非常緩慢,所以我們不得不藉著下三峽的三天兩夜船程中追上進度。

出了重慶之後,到進入位於三峽入口城市的萬縣為止,我們都在各自的房間中下循環賽,只
有輪空時才會走到船上的展望室,遠眺悠揚流長的長江。吳清源夫婦是一直都坐在展望是前的
椅子上,芮女士則是貼心地走到船首的甲板,搬走其上的折椅,避免影響他們夫婦的視線。

終於,船進入了三峽入口城市的萬縣下錨。船上的人說這是為了能在白天下三峽的關係,所以
我們會在這裡住上一晚。此刻已經夜半,從船窗望去去已經是甚麼都看不到的狀態了。

隔天早上,我們去船上的餐廳吃早餐時,船也剛好起錨了。因為船員們說早上九點左右船就會
進入瞿塘峽,所以大家往展望室方向移動,準備欣賞風景。吳氏夫婦坐在成為指定席的視線良
好圓桌旁的椅子上,而我也移到他們附近的椅子上坐下。

接著江岸漸漸變窄,左岸中腹附近則能看到李白詩中著名的白帝城。由於我以前看過白帝城的
照片,所以一望即知。此刻,聽到吳九段口中說著甚麼東西。原來這座城雖然以劉備在此託孤
與諸葛孔明而知名,但其實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西漢時代呢。

長江江面上的水流也開始變急,我們的船也在轉眼間經過白帝城而被吸入了瞿塘峽中:

入天猶石色 
穿水忽雲根

這是杜甫的五言絕句「瞿塘兩崖」中對於此處風景的描寫,意指斷崖幾可達天,讓人抬頭仰望
卻是石頭之色;江水中流,又像斷崖穿水而下,乃至雲深之處。這段描寫在經過一千兩百多年
後的今天,仍如當日的情景直接呈現在我們眼前。瞿塘峽是三峽中最短的峽,據說全長僅有八
公里而已,然而雄偉峻險、立於兩岸的斷崖卻能呈現壓倒性的魄力。

雖不知李白、杜甫的時代是乘怎樣的船通過這樣的難關而順江而下,但在李白「早發白帝城」
中的「兩岸猿聲啼不住」、杜甫「瞿塘兩崖」中的「猱玃鬚髯古」、或李賀「巫山高」的「丁
香笻竹啼老猿」等詩句中,通通都將猿聲寫了進去。如果我們今天也是搭乘小舟沿著崖邊順江
而下,不知是否真的能聽得到猿聲呢?就在沿著瞿塘峽急流而下時,我不禁有了這許多的聯
想。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