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6日 星期四

那些年我們一起打工的日子(1)


[序]

老實說,工作至今將近二十年(四捨五入w),心中也積了不少五花八門的故事,所以一直想以閒聊的方式來談談這些有趣的往事。

然而,直到現在為止,卻遲遲未能動筆。理由有很多,包括偷懶、記憶不好、政治打壓(咦?)、宗教信仰(咦咦?)...總之一言難盡。最大的問題還是這些故事牽涉到的人事物,現在幾乎全部都還活蹦亂跳、過得好好的,直接寫(ㄅㄠˋ)出(ㄌ一ㄠˋ),可能會造成不少糾紛,也可能會被告上法院。擔憂來擔憂去,就這麼擺著了。

但最近這幾天,又有很多新的感想觸發,讓我想將這些故事寫出來的動機又再度強烈了起來(想寫的那個故事簡直是新到不行,所以還是不會馬上寫,讓它沉澱一下會比較好),於是終於發狠開始打字,正式開張。

寫作的內容當然不會是走史書的紀傳體或編年史,而是走隨意惡搞風格,想到啥就寫啥,完全不管前後順序;當然,也不會是定期連載,但純是看日常生活的特殊觸發與心情,來決定哪一天寫或寫甚麼。

不過要是「收視率太差」,本人就會無預警偷偷摸摸下架終止連載,當作甚麼都沒發生,恕不另外通知。

還有,本系列也毫無版權,但考慮到大家的身家性命安全(不自殺聲明書準備好了嗎?XD),轉貼前請先三思。

是為序

2015年3月黃道吉日於某餐飲店

===

[審美觀]

最近不少大型公共建設,在外觀上被不少反對者罵得狗血淋頭、一無是處,於是就讓我想起了今天想要談的故事。

這是大約十年前,本打工仔還在某燒烤店打工時發生的事。當時分店長想開發一個新的手持式產品,姑且稱之為甜筒霜淇淋好了XD。當然,一個好的甜筒霜淇淋除了本身要好吃可口,更重要是外觀上也要酷炫亮眼,才能吸引廣大迷哥迷姐甘願掏錢上鉤。因此我們特別找了總店內頗負盛名的哎滴(ID,工業設計也),來幫我們設計外觀。

這位哎滴大哥,一如其他搞藝術的工作者一樣,除了自身的外型很獨特時尚外(留了個怪頭T先生的髮型,也有相當性格的絡腮鬍),脾氣上也有一點點古怪固執。但是聽說過去設計了不少煎餅或披薩(都是代號,別太相信),算是頗有實際戰功的狠腳色。不過,甜筒冰淇淋道是他第一次設計,所以花了不少時間認真做功課,並且提了很多草案出來給各位長官檢討。

然而,也是因為這位哎滴大哥是第一次做甜筒霜淇淋,提出來的草案有不少是做不出來的。而負責結構設計(嗯,即便是甜筒霜淇淋,結構也是很重要的。笑)的我,就得跟他解釋:「大哥,我的甜筒壁沒辦法做這麼薄啦」、「你這樣,我就沒辦法放冰淇淋進去了」、「這個花生醬(霜淇淋也是要花生醬的,笑)太多,一定會滿出來的」...等等。經過反反覆覆的檢討後,終於弄出幾個比較可行的方案,準備交去給分店長挑選拍板定案。

我得說,這位哎滴大哥的設計風格就像他的外型一樣,比較另類獨特,甚至可說是奇想天外,但就是很有味道。本來就喜歡不愛牌理出牌的我(我是怪咖!),也覺得最後挑出來的這幾個造型很不錯---幾乎都跟市面上有在賣的甜筒冰淇淋長得不一樣,讓我覺得光這樣就很有賣點。沒想到信心滿滿、興高采烈的我、我上面的小組長大哥、哎滴大哥與負責此案的拍馬(PM)四人進了分店長辦公室,竟然被罵了個狗血淋頭:「這是啥東西?!」、「誰叫你們弄了個看起來小狗的東西?(老實說,分店長還真是滿會聯想的...)」、「這種東西一點也沒質感!」、「你們覺得消費者會接受嗎?至少也算是消費者的我就不能接受!」、「這沒有一個能用的嘛!!!」、「全部給我重來!!!!」....。總之,三十分鐘的檢討時間中,沒有甚麼好話。過程之中,本來就有點心高氣傲、連總店長似乎都要讓他三分的哎滴大哥,早就聽不下去。眼看就要翻臉和分店長對嗆,被我緊急使了眼色擋了下來,才沒爆發大戰。畢竟分店長也不是好惹的腳色,一旦吵起來可就無法收拾了~。

好不容易挨完了罵,忍氣吞聲許久的哎滴大哥出來果然再也忍不住了,也跟著破口大罵:最好他懂甚麼叫「質感」、甚麼叫「設計」!老子不玩了!你們自己搞吧,恕不奉陪!

在我說好說歹勸了好久,最後哎滴大哥終於稍微讓步:好吧,吐奶桑,那這樣吧,乾脆由你去畫個你可以做、希望作的結構架構出來、再自己套個外觀,再由我稍微修飾一下外觀,就湊給你們家分店長交作業吧。多的,我也不想管了...。(順便解說一下,一般的產品設計,大多是由外而內,就是先有外觀,再去設計內部結構。但這個案子,反而變成了由內到外,就是先有內部結構,再去畫出外觀)

於是本打工仔就「公親變事主」,只好週六向上樣告個假,去店內加班趕工畫個新版本出來。畫完之後,還「老王賣瓜、自賣自誇」般覺得挺不錯的,對著電腦螢幕得意地傻笑了好久,然後再傳給哎滴大哥。哎滴大哥也很「遵守諾言」,真的稍稍修了一下,就交卷了。

這一次,畢竟分店長和本打工仔都是工程師出身,果然比較能欣賞我的「品味」(不過,表面上我們還是跟他說這都是哎滴大哥絞盡腦汁畫出來的),竟然就一次通過了。只是這次的新造型,為了考慮收納的輕巧性,於是有不少人說看起來有點像馬桶蓋(咦?是說最近某建設案也被罵長得像馬桶蓋...我想他們一定是抄我的點子!) XD

交卷之後,哎滴大哥還是忍不住嘀咕了一下:靠!我畫的要死要活他看不上眼,隨便畫畫他就OK(其實是我畫的啦,哭),他到底是行不行啊?

不管怎樣,總之我們的新甜筒霜淇淋,就用了其實是我操刀的版本上市了。更沒想到的是,過了半個多月,拍馬大人傳了個「捷報」過來:這次我們的新型甜筒冰淇淋,拿到了國際設計大賽GOOD DESIGN(GD)的獎項了耶!

看到這則消息的分店長,當然也是龍心大悅:看吧,這次得獎,完全就證明我對外觀的堅持要求吧!爾後眾卿家(註)就要依此準則行事,不得有誤!

註:分店長當然是不敢講眾卿家這種大逆不道的用詞,這單純是我加油添醋(笑)。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哎滴大哥當年作品不多,所以碰到GODD DESIGN大賞報名時,也順便把這個東西送出去湊數。誰知道就這樣中獎了,據說連他自己也很意外...。

至於這個甜筒冰淇淋的後續發展,其實並沒有因為得到了GD大獎的「肯定」而大紅大紫,反而是賣了幾百台就草草下市了。啊,其實這種情形在某燒烤店的產品歷史中,倒也是滿常發生的就是了...。

以上說了這麼一大堆,其實只是想說「審美觀」這件事是很主觀的,別老把自己的審美觀隨便套在別人的想法上。好像那個啥長得像馬桶蓋的建築,其實我覺得還挺不錯看的說(我真的是怪咖!)。

後來每當有自稱小時候畫畫常得獎的高級長官(好巧,我也有類似經驗耶!),跑來對產品的外觀設計碎碎念時,我就很想把上面的故事拿出來講。不過,本打工仔天性小孬孬,一次也沒說出口就是了...。所以,各位看官很幸運,你們是除了當事人外,第一次看到這個故事的人喔!!!

順便說一下,負責「馬桶蓋建築+衛生棉墊」建造的某奸商老闆說,該建築周邊的路樹其實長得很醜。此話一出,當然是遭到圍剿。而沒去現場看過的本打工仔,本來也覺得這話說得很過分。不過後來某一天拿樂器去該建築工地附近的樂器店修理,親眼看到了該建築附近的路樹,才覺得他所言不虛,真的有點小醜...(原來我真的是怪咖!),甚至懷疑這路樹當初到底是誰選的啊?既不美觀,看起來又弱不禁風,颱風一來可能就損失慘重....。好吧,我也不該隨便將我的審美觀套在各位看官上,就先寫到這裡吧。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