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日 星期一

追悼風靡一世的「昭和棋聖」專輯(1)


追悼風靡一世的「昭和棋聖」之吳清源九段特選譜

解說=林海峰名譽天元
採訪=秋山賢司

(1)「三三.星.天元」之譜

採訪:
林海峰老師接受了吳老師怎樣程度的教導?

林:
從吳老師到台灣指導我六子局開始,到後來又在日本以五子、四子、三子、二子的局差各指導我下過一局。全部都是我輸。至於正式棋賽,則是在舊名人循環賽中下過兩局,結果是一勝一敗。

採訪:
聽說您還在日本棋院關西總本部時,他是用書信的方式教導您的。

林:
就是那一陣子,也就是在我升上六段於昭和36年(1961年)時搬回東京前的事。後來來東京後,就是有機會就會指導我。雖然是很後來的事,我們一起開了研究會,在會中如果有不懂的地方時,他會從發生問題處開始毫不遲疑地擺出變化圖解說,那種快速的反應真是非常驚人。

採訪:
現在請您挑選出吳老師的十局棋進行解說,第一局就是和秀哉名人下的「三三.星.天元」的有名棋局。

林:
這一局是絕對不可以放過的棋。為了決定出和秀哉名人下棋的對手,當時舉行了由四段到七段為止的十六人來參加的淘汰賽,最後冠軍戰中是由當時的吳清源五段擊敗了橋本宇太郎五段。以現在的眼光來看,比較不可思議的是比賽採取的是不貼目的規則來下呢。

採訪:
當時似乎還沒有要下貼目棋的想法呢,因此是根據段位來決定局差。名人(九段)對上五段原本應該是二先二的局差(每下三局中,兩局要下二子,一局下讓先),但在主辦單位讀賣新聞的要求下,直接以讓先來下。

林:
前後共打掛十三次吧?真是非常辛苦的對決。時限上也是現在難以相信的超長時間。

採訪:
那麼,接下來請您開始解說。

本因坊秀哉名人對決棋賽「三三.星.天元」之譜
昭和8年(1933年)10月16日~昭和九年(1934年)1月29日
弈於鍛冶橋旅館

白 本因坊秀哉名人 黑 二先二先著 吳清源五段
打掛13次,不貼目,時限各24小時

第一譜(1~65) 黑棋處理成功
Go_Shusai_1933_1.png


林:
當時秀哉名人59歲,吳老師則是20歲。因此本局從各方面來看,都有新舊對決的意義呢。以前我也曾過吳老師關於這一局的感想,他說就是因為白2、4下了小目,他才想要黑5下在天元。到黑13為止,可說是黑棋的理想型態。本局如果是有貼目的話,則白20或22也許就應該直接在26位進三三吧。不過,就算是下到實戰的白28為止,以現在的常識來看,也是黑棋稍微不舒服的進行吧。

採訪:
根據秀哉名人的感想,白30應該要更進一路下在58位比較好。

林:
沒錯,因為這讓實戰黑31變成恰到好處了。黑41開始到45、47碰斷是有名的常用處理手段。白48或許可以考慮照1圖的1、3下,後續到白7拐為止,白棋也是馬馬虎虎。但白1要是單於3打,則會被黑A、白B、黑4充分利用。

1圖
Go_Shusai_1933_2.png


採訪:
到黑65止,黑棋破掉白棋的大馬步締角而活,中央的黑棋模樣又沒受到甚麼影響。

林:
對,黑棋下的很流暢。要說形勢的話,也是讓人想拿黑棋。不過接下來的發展就很慘烈了。


第二譜(66~160) 陣中妙手
Go_Shusai_1933_3.png


林:
到78為止,大致是要這樣進行吧?

採訪:
後世的評論說,黑下79之前應該要先下黑113、白114、黑116定型才是。

林:
原來如此,畢竟現在是正好利用的時間,而且黑棋味道也好。我覺得白80也可以考慮在81虎、黑158擋、白再80打入的下法。但不管是那種下法,白棋早晚都可以在82、84碰斷戰鬥。

採訪:
黑93不能先在94位打吃利用一下嗎?

林:
看起來可以這樣下。如果白棋願意黏,則黑棋便宜大了。黑94打時,白若96抵抗,則黑98、白A、黑B空心提很厚。實戰黑棋反而被白94長先手利用,而黑95接就很痛苦。其實此處黑95還是想照2圖1虎一下,如果白願意2擋,則黑3再虎即可。白棋如果下白A、黑B、白C斷,則黑D征吃就可以了。就算白4要引征,則黑5跳應即可。回到前面,當黑1時,白2若是不應,則黑E是先手,接著白F、黑G後,白棋必須在H活右邊,而黑I立下吃角,白棋受不了。

2圖
Go_Shusai_1933_5.png


採訪:
形勢呢?

林:
白102、104和黑101、103都是勢之所趨。此刻已經是黑棋不容易贏的形勢吧。但黑117打入,白118還是得拼命一戰。

採訪:
白144覷時,黑棋不能在150位黏嗎?

林:
以結果來說,黑棋還是應該黏吧。不過因為形勢很細微,黑棋才會想盡量用強。然後,就到了最後的問題場面。

採訪:
黑159後是最後的打掛。而最後一天下的第一手棋的白160是人人稱讚的妙手。

林:
真的是妙手。據說是弟子發現,建議給秀哉名人的呢。因此當時這樣的打掛制度可能是有點問題。


第三譜(161~252) 真是名局
Go_Shusai_1933_6.png


採訪:
當時並沒有現在的封手制度,所以上手只要說句「今天就下到這裡了」,就可以打掛了。也因此就會有這種不好的傳聞了。

林:
其實黑161也是此刻對應的妙手。如果黑棋平凡地在3圖1擋住斷白歸路。則白2、4以下依序進行到白14為止,黑棋崩潰。

3圖
Go_Shusai_1933_7.png


採訪:
不過白162同時盯著黑棋上下方弱點,黑棋味道很差...。

林:
黑163跨,也是絕妙。有了這手棋後,不管怎樣黑棋都能收拾善後了。到了黑177後,白如果想要219暴動出來,則黑218、白235、黑216就可吃掉白子。

採訪:
我懂這個手段了。所以這也是白178來子後,黑185補是不可省的道理。

林:
但白192吞入黑棋五子後,終於就確定了白棋勝利了。

採訪:
這樣看來,本局算是名局嗎?

林:
當然,貨真價實的名局啊。因為雙方細算的量與質都非常厲害。而且光打掛了十三次就知道很重要,然後還有妙手的接應,都很好看。

採訪:
本局除了有新舊世代對決的意義外,也有新佈局與舊佈局(傳統佈局)對決的意義存在。關於這一點您怎麼看?

林:
這問題很難講。畢竟這也不代表是新佈局輸掉,因為從新聞或雜誌的報導、而造成新佈局更加滲透到一般棋迷中來看,其影響之大真是難以計算。這讓星位或三三的下法成功地生存下來。當然,以小目為中心的佈局也是一樣。而這兩種佈局融合起來,才成為現在的棋。而其出發點,就可以說是本局的秀哉-吳清源之戰呢。

採訪:
秀哉名人晚年下過棋的對手就只有吳清源和下退休棋的木谷實而已。而這兩者後來終於下了時局賽對決。所以下一篇,就要來看他們的鎌倉十局賽。就請林老師挑選其中的名局囉。

林:
不知道該挑哪一局啊?真的很頭痛耶。就讓我再想一下吧。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