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5日 星期二

黑洞流專訪



譯自:朝日新聞

挑戰異次元佈局的張栩~藉著黑洞流來「向未來的圍棋界提問」

前圍棋名人頭銜擁有者的張栩九段(34歲),現在正在重新思索視常識於度外的「新佈局」,而在棋盤上找出新的可能性。這項由一流棋士所發起的挑戰,也是在向目前持續走向公式化的序盤戰的現代圍棋提出建言。

張栩所嘗試的下法就是下圖的黑1。對屬於互相圍取陣地遊戲的圍棋來說,一般幾乎都是從很容易圍地的角隅A點或B點開始下,即便是趣向了不起也是下在C、D、E、F的程度。並沒有像圖中黑1那樣遠離角隅來下的常識。

Blackhole.png


但是張栩卻感受到了這著黑1位置的魅力。今年七月的名人戰循環圈的對山下敬吾九段之戰,正是他在正式棋賽中首次公開這個下法。下出當時,對手的棋子是在圖中的A位的狀況。在這之後,張栩也常常下在黑1的位置上。張栩信心滿滿地說:「雖然不是那麼容易運用自如,但卻是很有力的一手棋」。

特別是黑1、3、5、7連續佔了四個同樣位置的型態被張栩稱為是「黑洞」。這是像浮現在棋盤上的斜向正方形的獨特陣形。

之所以想要下這樣的新型佈局,主要是受到了在昭和初期創造出新佈局的吳清源九段與故木谷實九段的棋譜的刺激。就在吳先生一百歲誕辰的今年,張栩重新擺了他們的棋譜時,看到棋譜中栩栩如生的構想而吃驚。這讓他覺得「以前的棋一點也不古老。如果是自己活在那個時代,恐怕是不知道該怎麼辦呢」。

現在以中國、韓國為中心進行著佈局的研究,但在某些場合下常常會出現好幾十手都是相同的棋局。張栩說:「(全局的棋子配置的)佈局漸漸變成像是(局部的)定石一樣。大家都一副稀鬆平常地照著前例反覆去下卻一點都不覺奇怪」,他接著說:「這樣讓我覺得有點無聊。看棋的人恐怕也會覺得沒有意思吧」。

2003年,張栩以23歲的年紀成為了本因坊。隔年,他又當上了名人,到了2009年又達成了史上首次的五冠王。這位日本的第一人所下的棋形,不論是職業、業餘都開始模仿起來。對此張栩認為:「我會想擠出一點和別人不一樣的新下法。不過,這些新招又總是在不知不覺中成為主流」。後來就算是想下自己得意的棋形,都會覺得有點猶豫。

至今為止,張栩所想出的新趣向,都還在嘗試的範圍之內,但這次就不一樣了。他說:「嘗試新下法需要勇氣,而且搞不好會被人當傻瓜。但我覺得必須保有不為常識所拘束住的敏銳接收心胸才行。因為通常下的越久,就越容易被固定觀念給綁住,結果搞不好反而會變弱。這樣的話,就會下不出有魅力的棋了」。

現在的棋界,已經轉移到了以六冠王的井山裕太名人(25歲)為中心的時代了。而張栩雖然還是首屈一指的一流棋士,但這幾年就不像以前一樣可以留下輝煌的成績了。張栩自問:「能夠一直處在勝利之中雖然是很好。但現在我要想的是我自己能做些甚麼?我的存在意義是甚麼?」。所以他說他為新佈局所傾倒,也和這種想法並非毫無關係。

張栩說:「圍棋這種遊戲,並不是絕對必須這樣下才行的東西,而應該是更自由的遊戲。所以我才有這種手法應該也成立的提案出來。這也有我對未來圍棋界提問的心情存在」。

[非常興奮的蘇耀國九段]

除此之外,還有一位在下張栩的新佈局的棋士。就是張栩的研究會同伴,蘇耀國九段(35歲)。他甚至在比張栩更早的八月於正式比賽中實現了黑洞棋型佈局(NHK杯)。

蘇耀國說:「我是打算把這種佈局拿來活用於攻擊之上,而張栩反而是用這種佈局來取地的意識比較強。也許再換了其他人,可能就會去圍中央。即便是最先的部份一樣,只要後面的部分用自己的想法走下去就好。」

蘇九段也對現在這種把佈局研究搞得太透徹的棋感到很無趣。他也對這種因為身處勝負世界而「太過執著於勝利而照著研究來下,所以在佈局階段的數十手完全不動腦去想」的行為保持疑問。

他接著說:「但這種佈局就讓我很興奮。讓我變回喜歡圍棋的職業棋士。這既能讓我重新想起圍棋本來的樂趣,如果又能讓我贏棋就太好了」。

目前在正式棋賽中,黑洞流共出現了五次(張栩1次、蘇耀國四次),結果是全勝。
(譯註:這個資訊當然是不太正確。張栩和蘇耀國各輸給了伊田篤史一次。其他的資訊請參考黑洞流整理

[黑洞]

下圍棋時,一般會依照角、邊、中央的順序進行。張栩說:「因此,棋盤上並不是單純的平面,而是有『重力』的」。他接著說:「將角地看得很大的均衡性,會因為黑1~7這種不知如何掌握的下法而崩潰。這也讓我注意到盤上的『重力』會發生扭曲」。

對於這個以往感覺中不存在的不可思議佈局,如果只依照常識來對應的話就可能無法下得好。所以張栩說:「這會在對手不知不覺中取得領先。因為有使對手在精神上被吞吃進去的意義在,所以我才取名為『黑洞流』。」

*不過,這個黑洞的名稱,以前也曾有其他棋士稱呼別的佈局的例子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