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13日 星期三

天才的對談(四)

對於先手與後手的想法

羽生:那圍棋的局後感想是怎樣的情形呢?現在將棋的局後感想有變短的趨勢,以前局後的感想戰普通會進行個兩、三小時左右,最近常常會有討論個三十分鐘或一小時就一下結束了的狀況。

張:這是因人而異的。我自己因為對局結束後非常累,感覺上不太想要檢討得長長久久,不過如果對手是很熱心研究的人,那我還是會奉陪下去。啊,這也會根據是輸是贏而有所不同。


羽生:哈哈哈。的確當對手輸到不能接受時,如果就這樣算了可是不行的呢。

張:將棋界在感想戰的時間上變短,是不是有甚麼理由呢?

羽生:剛才曾經提過序盤的研究非常重要,也是因為這樣的關係,所以序盤的局後檢討就有點難以討論了,這應該是很大的一個理由吧。

張:還是因為這樣會有點尷尬嗎?

羽生:應該是因為以後的對局還是會再出現的關係吧。也是因為這樣的關係,往往序盤的部分是就這樣擺過去,而僅僅檢討終盤的部分。那圍棋是怎麼樣呢?

張:就我個人來說,在頭銜賽和同一個對手連續下好幾局時,就不會檢討布局的部分。只不過,實際上不太可能在佈局階段就決定勝負,所以即便從序盤就開始檢討也許也不會太尷尬。說不定這也是圍棋比較好的地方吧。

羽生:在將棋世界中某個戰法的流行與廢棄,全部都是有理由的。往往會因為某一招殺手出現而導致某個戰法就此不再有人下了。圍棋也會這樣嗎?

張:僅有很少的情形。我認為就算不小心中了圈套,也不會跟勝敗產生太直接的關係。

羽生:但在將棋中,知道某些情報與否就相差很大。甚至會有不知道兩天前的實戰而輸掉的情形出現呢。

張:圍棋的話,還不至於到這種程度,但在這十年、二十年中,也慢慢變得可以下的下法越來越狹窄。以前的話真的是怎麼下都還是一局的說。

羽生:也就是說沒辦法想怎麼下就怎麼下了嗎?

張:是的。也許貼目的變化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吧。本來黑棋(先下的一方)可以靠著自由的構想就很容易取得領先,但是當貼目負擔變重後,就不得不下得更積極不行。下得稍微有點恍神不集中的話,就會因為貼目的負擔過重而成為很難獲勝的棋型。

羽生:就我的印象來看,不是是先佔空角、然後雙方互相締角的下法對黑棋來說會比較難贏嗎?

張: 其實這幾乎都是心情的問題,實際上的改變並沒有那麼大呢。如果在心境上覺得很難下時,就會想要省略締角而想採用突然構築廣大陣勢的方式、或者很快就挑起戰 鬥來充分利用先著之利等等,而變成這種很積極的趨勢。圍棋整體來說真的稍微變得比較激烈、很容易引起戰鬥,造成了細算的銳利比起感覺更重要的現象。這也和 近年來時限縮短的傾向有關係,也使得頂尖棋士年紀越來越輕。

羽生:在將棋裡也會因為拿到先手時而下得過於堅實,導致先著之利消失的情形。也因此要充分發揮先手的利益來積極行動而使得局面變好,這方面的想法也許也和圍棋相似吧。

張:將棋中先手的勝率大概是多少?

羽生:大概是52~53%左右吧。就算形勢是平分秋色,先手方也很容易選擇自己喜歡的作戰方式。相反地,後手方即使想把趣向集中到某些有限的下法上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稍微下個怪一點的下法,就立刻會被先手方修理了。

張:那麼就必須配合先守方的著手來決定應手囉。而這樣就變得不管出現怎樣的著手,都必需要知道其對應之道呢。

羽生:是的。所以下後手方時,該怎麼應對是非常重要之處。

張:圍棋也是持白棋(後手方)時的準備非常困難。不管對手會用怎樣的手法下過來,都必須要準備到下成是可以成為一局的程度才行。對手也會預期你怎麼下而先做過一些研究,因此要與之對抗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但是在局面一旦穩定下來後,六目半貼目的威力就會顯現出來。

羽生:在將棋中下了五十手、或六十手還是照過去的定跡(將棋的定石,在日語中其實「定石」與「定跡」發音相同)來下的情形並不罕見,但在圍棋中並不會這樣吧。

張:是的,了不起就是序盤的十手或二十手而已。

羽生:那麼在佈局階段中將棋子擺在主要的場所後,感覺上就變成已經沒甚麼見過的局面了是嗎?

張: 沒錯。只不過最近的年輕人慢慢變成只下流行局面的狀況,所以也不見得必然是這樣啦(笑)。我是不太能理解不管是拿黑拿白都是下同一種形的感覺,但以世界的 潮流來看,就是有會把流行的棋型走到透徹的行動。這可能也是集體研究的一環吧。或許他們也是掌握機會把正式比賽當作研究場所呢。

羽生:那黑棋的勝率大概如何呢?

張:我覺得在貼目變成六目半以後,幾乎是接近平分秋色的狀況。但在五目半的時代則是黑棋稍微高一些吧。

羽生:那麼,感覺上貼目六目半是最適當的囉?

張:我個人是這麼認為。

羽生:那假設好比變成貼目七目半的話,又會變成甚麼情形呢?

張: 現在在中國其實就用貼七目半的規則,但聽說是白棋稍微好下的感覺。只不過原本在實力有差距的情況下馬上已經會有好幾目的變化了,因此這樣的說法是在真正最 高水準的棋士互相對峙時,才會感覺有差。就算以勝率來看,都還不知道會不會有1%、2%的差異呢。然而貼目增加得越大,越會變成攻擊性的棋局呢。

羽生:換句話說,就是如果黑棋不積極行動的話,就沒辦法彌補這個貼目的差距囉?

張:沒錯。一旦變成局面穩定下來的棋時,七目半的負擔幾乎都會使黑棋變糟,所以黑棋都會在佈局階段積極地使用新手,而白棋即使稍微走得緩一點也還可以一爭勝負。即使稍微不利,但與其搞成互相沒有把握的戰鬥,白棋的態度是不如避戰,堅實地防守還比較容易取得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