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4日 星期六

新銳棋士群像(4)

 


加藤正夫六段---想要像藤澤秀行那樣的贏棋(下)


 


 


山部:像本因坊戰這樣大頭銜的決賽,其第一局你是不是覺得很緊張?


加藤:是的!但第二局我持白,覺得輸棋是應該的,所以反而輕鬆平靜起來。


山部:聽說第二局(參考圖)是你自認生平最滿意的一局棋。


 




 


加藤:白棋築成大模樣,那時我非常得意。


山部:黑3時,你以4尖應,在普通場合是下不出這樣的著手。你是有名的中央戰將,這裡很明顯的表現你的棋風---你與武宮五段的下法稍有不同,但前輩們對你的中央作戰,評價都很不錯。


加藤:(略有些不好意思)黑57時,我以810加以攻擊,此時我自以為局面樂觀。


山部: 林海峰 君在圍棋俱樂部雜誌上「本因坊衛冕成功」一文中說:「加藤君很有氣魄,勇往直前---初生之犢不畏虎;另一方面也有幾分忍耐力」。與你下過六局棋(該期本因坊戰最後是42)的人這樣講,我想應該是不會錯的。但我還真想不到你有幾分忍耐力?


加藤:(思索一下)我覺得有一點。


山部:我看到 林 君的評論,印象很深。


加藤:雖說自己評論自己有點不好意思,但我的確有堅忍不拔之處。


山部: 林 君的棋,你以為如何?


加藤:中盤以後,力量很強。大官與小官階段,絕對錯不了,我只有後退的份。


山部:秀行先生的序盤到中盤,再加上 林 君中盤到官子的力量,這兩者結合在一起,應該就可以做出模範譜了。你對秀行先生的序盤作何感想?


加藤:最近 和秀行 先生下了兩局,一開局我就不行了。他的序盤的確很了不起,太棒了。


山部: 林 君的序盤如何?


加藤:序盤到中盤,我並不覺得有何了不起


山部:你與 林 君下了六局,有從他那邊學到什麼嗎?


加藤:(思索了一下)具體來說,我不知道學到了什麼,但我學到了「無形的東西」。


山部:那是最重要的東西。在本因坊決賽之前的循環戰中,你與棋風不同的七個人對局,一定得到不少技術與各人對勝負的想法,是嗎?


加藤:我很幸運,的確獲得不少寶貴的經驗。


山部:也許我這句話是錯的---我認為棋士當中,有人是以磨練技術為主,把勝負看作次要;但另一種人是一定要贏。


加藤:是的,有「修養師」與「勝負師」的區別。


山部:另外還有圍棋觀,或說是勝負觀;舉例來說,年輕時候的秀行先生(大概二十年前),看到局面已經無可挽回卻還不肯投降的人,就忍不住說:「是武士就要知廉恥」!他對勝負的潔癖是很有名的,他有「圍棋應該要這樣下」的抱負,可以說是他的圍棋觀。他說出那樣的話,既不是諷刺,也不是取笑。棋士之中也有對勝負非常執著的人,你也有你的理想吧?


加藤:我對死也不肯放手的人雖然也沒有好感,但


山部:對一局的勝負也必須重視,是嗎?


加藤:是的。既然對方對勝負很執著,我又怎麼可以讓他輕易得逞?所以我一定會加以反撥。如果是贏棋,我想要像秀行先生那樣的贏法,贏的乾淨俐落。如果遇到死也不肯放手的人,我也會拿出最大的力量抵抗到底。


山部:好極了。


加藤: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見解,這是沒辦法阻止的事。


山部:古往今來,你最欽佩的棋士是誰?


加藤:(思索一下)本因坊秀策,我對他的印象很深。


山部:我十八歲的時候,擺了本因坊秀策十八歲時所下的棋譜,覺得我與他同樣十八歲,為何棋力會相差這麼多?深感自己是多麼的渺小,真不想做人了。(笑


)因此我不再好好研究圍棋,就變成了不三不四的棋士(笑)。但目前棋壇,高段者中沒有特出的人才,他們沒有威嚴---從前本因坊秀哉名人在走廊上走過,別人看見他,一定要必恭必敬的向他敬禮。那時候的人很有禮貌,但目前的年青人是絕對不會這麼作的,他們否定了權威。你也是年青人,你的想法怎麼樣?想請教一下。


加藤:我不承認。我向高段請教時,還是會


山部:與高段下棋,覺得高興嗎?


加藤:那是當然。


山部:我也是很高興(笑)。你比較喜歡拿白棋,是嗎?


加藤:是比黑棋好下些。


山部:對不貼目的棋來說,我還是白棋的成績比較好呢(笑)。你的棋運好嗎?


加藤:很好。


山部:你的棋也下的很好(笑)。今天就談到這裡吧,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