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4日 星期四

吳清源-江崎誠致(76)


此外,春海在俗世之間的名聲也跟著傳了開來,並且受到將軍綱吉的寵愛。他在江戶城中預言了日蝕的發生,並且實際觀察到了此現象,就被加增了俸祿;他的領地宅邸發生了淹水的問題,則將軍就重新賞賜一塊駿河台高地的土地給他。而且他也常常被叫去將軍面前,只要回答出將軍關於天文上的問題,就會立刻被賞與金品。實際上,春海也真是值得這種待遇的優秀天文學者。除了觀測天體等實際技巧外,在橫跨天文學的各種領域的著述活動上,只要看過他所留下的龐大著作,就能了解他是對自己的天職有所自覺而在其工作上專心一致的人。

身為天文官的春海人生,是完全無可挑剔的。然而回顧他過往的經歷時,就會湧現一抹淡淡的哀傷,那是因為道策而不得不放棄之對圍棋的鄉愁,在他的心中揮之不去般迴盪著。安井家雖然改由知哲來繼承,但和春海也不是完全切斷關係。只要春海想要下棋,不管需要怎樣的對手都會被找來跟他下。然而,自從當上天文官之後,恐怕就不再拿起棋子來下了。雖然沒有明確的證據,面對將他打的體無完膚的道策,他除了在天文學上窮究至極之外,也找不到更好還手的方法了。

雖然歷史不能重來,但是如果假設在職業棋士安井算哲的同時代,沒有出現過像四世本因坊道策那樣超凡入聖的棋士的話,恐怕也不會出現由算哲改名為澀川春海這樣的曆法巨人了。棋聖道策是建立起日本最初的圍棋黃金時代、讓圍棋固定成為日本文化一翼的人物;然而,他也是將澀川春海這位讓日本文化大放異彩的人物送上軌道、做出重大貢獻的人。

和上述狀況雖然型態相異,但如果吳清源沒有出現在怪童丸木谷之前的話,今天宛如滿天繁星般的大木谷一門不知是否還能發展的起來?在我的心中不禁浮現出這樣的幻想問題來。

如同前述,木谷在結束和秀哉名人所下的退休棋後,雖然在昭和14年到15年間(1939~1940年)對吳清源的升降十局賽中敗下陣來,但在當時除了有承認吳清源就是圍棋第一人的氣氛外,也同時存在著期待木谷實能東山再起反擊的氣氛。

在那之後,在說到吳清源、木谷實雙雄時,都會使用「宿命的對手」這樣的名詞,但是去看歷經新佈局時代到十局大賽為止雙方的足跡時,除了不可思議的類似棋歷與明顯形成對照的棋風外,可說是足以代表十局賽的精采棋譜內容帶給人們的印象太過強烈,也是這樣的名詞烙印在世人心中難以磨滅的關係。

而且為了將這對宿命的對手,看起來更有宿命對決的感覺,就必須在心中記得這兩人都是可以分類為努力型的天才。當然,像這種陳腐的說法,是無法完全表現出這兩位棋士的資質的。不過如果說我們不能忘記木谷的努力之下也有著稀世的天才支撐著、而吳清源的天才之下也隱含著倍於常人的努力的話,大家也都會同意吧。

這且不論,最令人遺憾的地方,就是爭奪過十局大賽勝負的雙雄,在那之後卻不再有進行十局大賽的機會。原本吳.木谷十局大賽結束之時就在昭和16年(1941年)6月、太平洋戰爭爆發的前夕,在那之後的幾年,不只是圍棋,而是日本全面的藝術之道都進入了真空狀態的時代。因此雙雄再度對決的機會不再成熟,只能說是圍棋界最大的不幸。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