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1日 星期一

吳清源-江崎誠致(74)


16.天命的調配

在今天的勝負世界中,所謂獲勝與棋力高強的意義,可說是就在於能更深一層去探究之中的,就是圍棋的世界了。

培育出大木谷一門的木谷實,以前曾經說過以下的話:

「強者不一定會獲勝,但獲勝的一定是強者」。

這句話的意義,其實非常複雜。雖說光是獲勝不能代表圍棋的一切,但圍棋既然是一種勝負的世界,輸家就不得不將上位讓給贏家。這是勝負世界的大原則,如果無視這個大原則,這個世界就不成立了。只要是真刀真槍的對決,輸家就得從這個世界中走向消失之路。在木谷的話中,有著在十局大賽中輸給吳清源、三次挑戰本因坊失敗這種最終無法站上棋界頂點的失意痛惜,也混雜著謙虛地承認勝負大原則的複雜情緒。

人所說的話,就是反映出該人立場的鏡子。昭和53年(1978年),當時棋聖在位的藤澤秀行,以「藝之詩」為題出版了隨筆集,在其中他述說了以下這段關於他對勝負與技藝問題的意見:

「就算說我是一位勝負師,我也我自己的信念。就是『勝負是從技藝而生』。這一點就是我和坂田不同的地方。身為我前輩的坂田則是認為『技藝是從贏棋之中而生成的』。我自己,不管是誰,或者是甚麼名人棋聖說過甚麼,我都不會想要改變自己的信念」。

由於這是稍稍有點拐彎抹角的說法,所以這段話加入我自身的解釋的話,所謂的「勝負是從技藝而生」,就是在說沒有學到真正的技藝時,就無法比出真正的勝負。換句話說,就是磨練技藝是棋士最重要的事情。此外,也有不是用高度技藝贏來的勝利、就沒有勝利價值之意義。

不過,做為相對比之形而被舉出來的坂田之想法,則是「因為我獲勝才能將我的技藝磨練得更好」的現實作法,而不是「贏了技藝就因此而生」的一般論。這是不用藤澤秀行說明就能明白的事情,但這種和坂田的信念對比的方法,還是讓人覺得在路線上稍稍有點不同。

這先不論,其實這些討論整理起來,就是勝負與技藝之間的比重該如何衡量的問題;但仔細想起來,就會發覺這個討論本身並不太有意義。因為每個人所處的環境並不相同,資質也不一樣。磨練技藝這件事該怎麼解釋,與磨練的方法,也是因人而異才對。唯有一件事是可以確認的,就是在圍棋的世界中,技藝與勝負是一體。因此該強調這兩者孰輕孰重,就有點像是在討論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一樣。

至於「強者不一定會獲勝,但獲勝的一定是強者」這句話,嚴格來說,也是有點無意義。然而,如果這句話是出自於無法成為棋界霸主的求道之士木谷實口中,就有意義了。其實這句話也不可能由贏下所有的升降十局大賽、獲得完全稱霸的吳清源口中說出。這是唯有木谷實才有的感慨,也是這樣,這句話也浮現出了鮮明的木谷相貌。

不論木谷這句話是自嘲、諷刺或是謙虛,相比之下,談論起技藝的秀行話語則是帶有明快爽朗的感覺。這不用說,是來自於他能連霸棋聖寶座的自信。換句話說,秀行的話是一種勝者的感慨。而且他拿坂田的勝負觀做對比,也讓人能一窺秀行的信念之下隱藏的那種無法超越全盛時期坂田的遺憾。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