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9日 星期二

討債手合

嗯,好久沒有關於圍棋的文章了...

話說本人昨天要出門參加呆大校慶(誤)→碰巧要去呆大練習之前,剛睡醒的債權人二號(以下簡稱:債二)拿著圍棋女孩套件興沖沖地來找我:債務人,我們來下棋!

我問:你會下圍棋嗎?

債二:我會!

我:誰教你的?

債二:沒有人教我,我自己就會。
(這種莫名的自信,倒是跟債一很像)

我:好,那來下吧。

結果打開圍棋女孩套件一看,棋子早就亂成一團,布做的小棋盤也早已不見,甚至還混有家家酒用的小家具。別說是我覺得很討債,就連債二也看不下去了:厚,債一真是的,怎麼都搞得亂七八糟啦~~。

於是身為債務人的我,一面指揮債二把黑白棋子分好,一面只好搬出幾百年沒用、薄木板做的19路大棋盤,準備給債二來個圍棋初體驗。既然是債權人與債務人的對決,無以名之,只好叫「討債手合」了。 XD

好不容易把棋子分成黑白兩堆,不知天高地厚的債二堅持要拿白子,看樣子說會下果然只是隨口講講,於是我們就跳過猜子的階段,直接由我持黑先攻。

「啪」的一聲,愛耍帥的債務人我把第一著重重地敲在天元上,一副要把圍棋改成五子棋來下的模樣;有樣學樣的債二跟著也種種地把棋子敲在上邊星位,果然只有樣子像,實際上是完全不懂的。於是我決定先從最基本的吃子開始好好給債權人二號好好地指導一番,第三著就碰在上邊白子的旁邊。

沒想到債二竟然不理,跑去掛天元的黑子。於是我再扳在星位白子上,白棋又往中央跳了一手,於是第七著黑棋就打吃邊上白子了。為了讓對手知道,四手棋就可提掉一子,我故意大聲喊了一聲:叫吃!

完全不懂規則,只是有樣學樣地擺下棋子的債二自然不知道這是甚麼意思,問:甚麼?

我:當你的棋子被包圍到只有一條路可逃時,就叫做「叫吃」了。所以你現在要趕快逃,不然會被我吃掉。

於是債二馬上就用手把上邊星位一子滑開了一路:這樣你就吃不到了~

我:這樣就犯規了。一旦放上棋盤的子,除了提吃外,是不能移動的。

債二只好乖乖地把移走的棋子擺回原位。

我:所謂逃,就是只能在相鄰的一路長出,這樣才周圍的活路才會變多。

債二又老實地照著債務人的指示長出一子,然後我就在旁邊跟著貼過去,但天生就很擅長「不會下時,就不理他投」的棋理,又跑去中央並了一著,狀甚得意:哈哈哈,我在這邊又長了一子,你吃不到我了~

而心術不正的債務人我也不客氣地貫徹吃子指導的戰略,把上邊白子收下,接下來雙方宛如真的高手對決一般,開始各行其道:債二在中央一路路緊連著蓋個萬里長城,偶爾試圖也來叫吃黑子;債務人就快腳步搶佔各處大場,自然也不會忘記把該逃的子逃一逃。

這樣經過三、四十手後,佈局(?)算是告一段落,但整個棋盤上除了白棋中央綿延不斷的萬里長「龍」外,全部都是黑棋的勢力了。說中央白棋這一大塊牆壁是龍,其實並不過分,因為這一整塊棋雖然緊緊相連、看起來眼位豐富、堅實無比,但黑棋在白棋慢慢變長之時,也順便在周邊佈好了天羅地網。雖說「龍長三尺不死」,但其實債權人還沒有眼位的觀念,竟然把自己的眼填掉了(當然我也不會提醒),所以黑棋只要收緊包圍網,白棋就整盤沒有活棋了。

不過,下到這裡,運氣很好的是棋子已經用完了(因為圍棋女孩套件是設計成九路/十三路棋盤用的,所以附的棋子很少),我看看時間也差不多該出門了,只好「永久打掛」,讓債二逃過了首戰黑星的命運(其實,他也根本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XD)。

其實,類似的事情,N年前敝府上也曾發生過,只不過下的棋不是圍棋,而是跳棋。我的債務人有一天心血來潮,跑來跟我下跳棋。結果我的債務人的棋子全部都已經到達終點了,我還有一半的棋子還在路上悠遊。當時幼小純潔(?)的我,心中充滿了無比的崇拜感。N年之後重新上演的這一幕討債之戰,不知道在債二的小小心靈之中,會有怎樣的感覺呢?真是令人期待啊~

另外,從「耳濡目染」的角度來看,是不難想像為什麼債權人二號為什麼會突然想要下而且說會下圍棋---顯然是看到債權人一號的桌上放著那包圍棋女孩套件。只不過,沒有甚麼耐心的債權人一號,早早就已經放棄下棋這件事了,所以債權人二號偷學到的皮毛也僅有奈米級的程度。雖說敝府是走「放任主義」路線,但如果心中存有一絲絲讓債權人成為頂級高手、拿幾個世界冠軍來玩玩的美夢,那身為債務人的我也許該早早放下養貓遊戲,每天坐在棋盤前裝模作樣打個譜,讓債權人有個有樣學樣的機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