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7日 星期日

如夢似幻

秋天是怎樣的季節?

有人說是「運動之秋」(昨天好多學校都在辦運動會)、也有人說是「旅遊之秋」(最近應該也有很多人去了楓葉之旅),對我來說,是聽音樂會的季節。

因為打從十月開始,幾乎每週都有音樂會可以欣賞。好比說十月下旬的Florent Heau獨奏會、十一月上旬的禁衛軍管樂團日本巡迴(日本遊記6日本遊記7)、與柏林愛樂的亞洲巡迴,對於重度收藏偏執狂來說,這真是個再歡樂不過的季節了。

於是,昨天晚上我又做了個去音樂會的夢。

夢中我聽到了一個某國內知名音樂系要辦三十週年慶音樂會、裡面會有國內某知名單簧管四重奏的大姊大黃老師要吹協奏曲的消息,於是有三個傻瓜(包含我)決定要買票去寶萊塢參加舞會→國家音樂廳朝拜。其實傻瓜一號(就是我)原本還有個身為主場觀眾該捧場的高老師音樂會,但是「兩害取其輕」(這句話好像不是這樣用),毅然決然地選了大姊大的音樂會。

但是在夢中,有件令人擔心的事情。就是老實說除了大姊大要吹的韋伯第二號單簧管協奏曲以外,我們對於音樂會中其他的演出不太有興趣,於是三個傻瓜到了音樂廳現場後,一直在煩惱該如何是好...。

終於,他們決定還是先走入音樂廳、買個節目單再看看狀況。

然而在夢境中,買了節目單後,看到音樂會的第一樂曲竟然是不太容易聽到普朗克雙鋼琴奏鳴曲,三個傻瓜想要先去音樂廳外面鬼混的心稍微動搖了起來。討論了五分鐘之後,畢竟三個傻瓜擋不住好久不見而想要好好聊個天、但在音樂廳中聊天似乎不是個好主意的衝動,還是連袂跟收票小姐說聲抱歉,領了暫時出場卷,走向音樂廳外廣場的咖啡沙龍,決定好好坐下來「練蕭維」。(夢中的收票小姐似乎對這種事已經見怪不怪了,毫無懷疑的給了三個傻瓜臨時出場卷。嗯,果然還是夢中的世界最美好啊~)

在咖啡沙龍前,三個傻瓜無視可愛的店員擔心我們來不及聽音樂會的好心,分別點了飲料,坐在他們在音樂廳門口布置的小桌前,一面吹著徐徐清爽的晚風、一面從事著買賣CD的走私勾當,順便欣賞著傻瓜一號前一陣子剛買的降A調單簧管,然後就從你家水管上的帕格尼尼聊到了柏林愛樂、從貝多芬聊到了Tippet、又從萊大師(Karl Leister)聊到了史大師(Richard Stoltzman)、再從德國出差聊到了日本旅遊,總之就是有聊不完的話題。

這當中唯一擔心的就是會不會主辦單位為了提防就是有我們這樣的小人不進去聽音樂會,而惡意將應該是下半場第一首演出的協奏曲改到上半場演出。雖然傻瓜一號很樂天的表示絕對不可能有這樣的安排,但在某大學教物理的傻瓜二號還是小心翼翼地打了通電話給在後台待命的大姊大確認一下音樂會的順序。據說有點緊張的大姊大,非常肯定的告訴三個傻瓜音樂會的順序不會改變後,他們就很安心地繼續聊了下去。

聊了好久好久,期間甚至還看到某單簧管四重奏中的田老師大約在裡面演完第一首鋼琴奏鳴曲後有不少人就此衝出音樂廳打道回府的情況下才悠然抵達現場,證明三個傻瓜的行為相當符合夢中世界的規則後,他們決定結束天南地北的談天,準備先進音樂廳上上廁所(除了點了一大壺的飲料外,好心的咖啡小舖店員還來幫他們加過水),然後進入觀眾席搶個好位置,這個時候場內的音樂會的確已經進行到了上半場的最後一首,看來三位傻瓜的形勢判斷能力很不錯,其中一定藏著圍棋高手(誤)。

經過一番找尋位置、兼場內熟人打招呼後(已知還有傻瓜四號和五號會到場,但是電話聯絡不上→夢中世界的通訊設備還沒進化到無遠弗屆的水準,所以三個傻瓜是進到觀眾席上才見到四號和五號。此外,如果有遇上還記得面貌但叫不太出名字的學弟妹的話,就請原諒三個傻瓜吧,畢竟是大夢一場咩),他們終於找到了位置坐下,期待協奏曲的到來。

沒多久,身著灰色露肩「勝負服」、永遠青春不敗的大姊大隨著指揮一起登場。調完音後,樂團就開始了韋伯第二號壯大的序奏。不過,這個序奏的速度似乎有點偏快,讓眾傻瓜有點緊張起來---會不會大姊大被樂團拖累到,影響到演出的水準?結果在獨奏單簧管第一句橫跨三個八度的大跳出現後,傻瓜一號才知道這樣的擔心是多餘的。大姊大精采的表現依舊掌控全局,絲毫不受伴奏稍微有點不太上道的影響。其精湛的技巧、優美的音色、足以和樂團抗衡的強大穿透力、纖細的樂句詮釋讓現場觀眾為之著迷(至少三個傻瓜是這樣)。除了第一樂章最後面上行兩點降Si的琶音疑似因為樂團加速而被稍微害到模糊掉了以外,這個與其說是霸氣(何必一定要霸氣?)不如說是優雅的第一樂章可說是相當高水準的演出。

然而,這還不是這個協奏曲演出最棒的,接下來如同歌劇女高音吟唱的第二樂章,更是讓人讚嘆不已。除了近似裝飾奏的宣敘調樂句結束後主題再現時法國號的伴奏有點鬧場外(建議以後樂團招考法國號時,都要考韋伯協奏曲的伴奏部分,因為通常聽到韋伯協奏曲的法國號伴奏下場都很淒慘...),這個樂章真是有如夢似幻的感覺(明明就已經是在做夢了),因此聽完後,傻瓜一號忍不住舉起大拇指向台上按讚。而一旁負責解說的傻瓜二號順便偷偷提醒大姊大最近換了新吹嘴(請參照Ottensamer家族專訪),他們確認了這可能是大姊大這場音樂會中音色如此迷人的關鍵之一。

有了如此完美的第二樂章演出作保證後,相信台上的大姊大應該早就忘了甚麼緊張不緊張的問題了吧?果然到了第三樂章,大姊大穩當地詮釋這個波蘭舞曲,除了開始有個低音應該是沒按好音域鍵而沒下去外,即便最終段華麗的六連音炫技部分又被偷偷加速(還是大姊大自己的想法?),仍然順利演奏完這個相當困難的樂曲。果然不愧是近來夢中國內少見的精彩韋伯協奏曲的演出。

在演出完謝幕後,三個傻瓜夢中的目的已經達成,轉頭看看同一排座位的田老師也已經準備躡手躡腳的逃出音樂廳,於是他們也跟著了無牽掛地放棄音樂會最後一首樂曲,一起跑向出口外,結束了這一場好夢。

另外,有了這場好夢,也更讓人對下週大姊大和田老師、Y教授等人要演出的莫札特大組曲(K.361, Gran Partita)有更大的期待了呢!

以上,就是昨晚作夢的內容。如果有甚麼謬誤或是對甚麼人事物、團體的名譽造成傷害的話,就請各位看官大人有大量,高抬貴手,畢竟「人生如朝露、如夢似幻」啊 XD

(甚麼?您問這不是音樂會感想嗎?怎麼關於音樂會內容的部分不到全文的一半啊?)
(嗯...我替傻瓜回答一下:各位看官,他們也只聽了一首曲子,而傻瓜一號的文筆不好、詞彙有限,寫來寫去也只有精彩啊完美啊這些形容詞,不另外挑些風花雪月的東西來湊篇幅,就要開天窗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