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0日 星期日

柏林愛樂台北演出記2013版

知道柏林愛樂睽違兩年要再度來台的消息,是今年大約八月底的事。當時正在心中掙扎要不要去東京當追星族,所以有點猶豫要不要再砸大錢去聽(事實上這兩團的音樂會檔期非常接近,很有可能因為敗家敗昏頭而來不及從東京趕回台北)。但看到曲目之中,有超級管弦樂難曲「春之祭」,就決定要賭一把了。


既然決定要去湊熱鬧,就趕快連絡同樣是兩年前幫忙購票、擁有一大堆VIP卡(猜測)的潘學長,看看能不能再度挑到便宜(相對)又大碗的四樓票。當然,考慮到預算與我自己的檔期(是否會影響到日本行),這次也是只有買春之祭一場的一張票。向來佛心的潘學長,明明自己身在德國、演出當天還得在對岸罰站,還是幫忙越洋傳真去年代購票,順利搶購成功。



很幸運對不對?故事還沒結束...


同時一起購票的李學長,考慮要找小三(大誤)一起出席,竟然把四樓最前面的六千元票卷拿來跟我換四千五的票,這種好事,我自然沒有拒絕的道理。於是我的座位又從經濟艙換到了經濟商務艙。 :)


到了11/9的音樂會當天,天氣很好,可以讓我優閒地在公館吃個八方雲集水餃、再轉乘「你拜客(Ubike)」,輕輕鬆鬆就在七點前抵達。進到音樂廳後,在憑著潘學長恩賜的節目單兌換卷換來了有點貴鬆鬆的畢業紀念冊節目單,就準備衝上四樓先觀察這次的座位風景。




這兩本要三百,大本橘色的是節目單,小本是柏林愛樂的數位音樂廳介紹手冊。
節目單內容是很精美,包含了柏林愛樂的歷史、歷代音樂總監、現任團員名單、曲目簡介,小本那本還有數位音樂廳的全曲目目錄,但看在裡面已經有那麼多的廣告贊助,曲目解說也稍微簡略,這個價位是否合理,可能要看每個人的口袋深度來判斷了。
(話說禁衛軍管樂團在日本的節目單也才500Yen...)


題外話,雖然只看到了第一天實況轉播的後半段,但這次的數位音樂廳的轉播效果也很好,可以清楚的看到每一位團員的演奏狀態,恐怕比花大錢去現場更能看到平常難以看到的部份(當然啦,現場的感動又不一樣),而且附贈的48小時免費可以看到很多其他的精彩演出,包含兩年前在台北的演出實況、與貝里歐(Berio)寫的一系列序列曲(影片中讓我確認了Walter Seyfarth也是使用Legere的簧片)、最好玩的是柏林銅管樂團演出的「布萊梅音樂團」,強烈建議大家點開來看一下(這也有賣CD,當時第一次聽因為不懂德語而有點扼腕,這次看了影片後,多少又懂了一點 ^ ^)。




團員們會輪流戴上動物髮箍來扮動物的模樣(網路偷截圖)



至於這次的座位,稍微不是那麼正中,但可以看到四樓側的攝影機,看下去的景觀也很好音響效果也不輸正中的位置,搞不好比兩年的位置更好呢。



(阿木,我上電視了吧? XD)




(這個View不錯吧?整個樂團的面相可是一覽無遺)


音樂會開場是比預定略晚的七點三十五分左右,大概是因為下午有公開排練的關係吧?


上半場是舒曼的第一號交響曲「春」,明明這是一首兩管編制的樂曲,但樂團第一聲演奏出來,就有近乎震動整個音樂廳的強大共鳴,真的讓人相當震撼。尤其是弦樂的聲音非常飽滿厚實,整個氣勢就是不一樣,很明顯要比年初剛來的CSO要好很多。


今天的單簧管首席Andreas Ottensamer的聲音很漂亮沒錯,詮釋上音色變化也很巧妙,但如同聽了他的專輯CD後(絕讚熱賣中)的猜測一樣,他的音量並不是太大,舒曼第一號第一樂章的單簧管超拐手樂段就有點沒接上長笛的音量,有一點點可惜。不過拉圖今天給的速度也很快(除了少部分細部外,他是直接比兩拍來指揮),更增加了難度也是事實。


另外,由於演得太精彩,我還真的很擔心第一樂章結束後就有人鼓掌哩。整體來說,光第一首樂曲就已經充分展現了這個世界最高水準樂團之一的強大實力。


下半場安排的第一首則是由新進的樂團首席、日本籍的樫本大進擔任獨奏的普羅高菲夫小提琴協奏曲。樫本的演奏也是有非常厚實的音色,而細微的高泛音也非常清亮動人,不愧是技藝高強的新銳演奏家。


在經過數次、總共超過五分鐘後的協奏曲謝幕後,終於要開始了這場音樂會的最大賣點「春之祭」了!光看到兩把低音單簧管、中音長笛、倍低音低音管、華格納號、高音小號...等奇特秘密武器一一出現,就讓人已經等不及音樂的上演了。而且到這首曲子之前,樂團演奏的都是兩管編制的小編制樂曲,這裡就是全軍出擊了。機會難得,顧不得禁止拍照的規定,這裡還是偷偷拍了一張登台時的照片(當然,馬上就被警告了)



(明明是很低調的把手機放在不明顯的地方上偷拍了,還是被工作人員抓到,真是甘拜下風)


不過我覺得很有趣的,就是木管首席真的有中一日的福利。即使春之祭編制全滿,前一天已經演出過的Fuchs和Pahud還是放假一天(Pahud隔天早上還有音樂會是另當別論)。也因此第二部單簧管是個女槍手(太遠看不清楚是誰,節目單上也沒有名字),更妙的是春之祭這首曲子的第二部單簧管看起來比第一部還忙,所以有不少機會聽到這個也很優秀的槍手第二部之獨奏呢。


同樣的道理,想必長笛、雙簧管、低音管應該也都有槍手才對。但相對於Dohr等銅管首席,就只有休半場的權利,真是同酬不同工啊 :)


而一開始的著名低音管大獨奏非常精采,不僅是音色相當優美,而且由弱漸強到最強的控制力也非常完美,難怪謝幕時拉圖第一個請Daniele Damiano這位老BPO團員起來表揚一下(插花一下:BPO新低音管團員Sophie Dartigalongue今年去參加慕尼黑大賽,結果與另一位日本演奏家小山莉繪小姐並列第二獎→果然慕尼黑大賽的第一獎非常難得啊)。

*原本上述八卦,誤作為低音管首席,感謝某英國長笛家來訊訂正 :)


雖然接下來的英國管、降E單簧管的獨奏也都非常精采,但開頭這段分別讓木管樂器大顯身手的序奏似乎還沒有完全進入狀況(畢竟人一下子多了一倍),聲音還沒有完全合在一起,稍稍有點讓人提心吊膽,但過了這個部分,整個樂團陸續加入後,就只能用火力全開來形容了。不僅整個音樂廳都被完整振動起來,而且表現上相當有層次,不會有大鍋炒的混戰感覺,真的是值回票價的演出。


全部演出謝幕後,拉圖爵士與部分的團員來到了一樓大廳向觀眾致意,然後前一天以中文向台灣觀眾致意的樂團主席(團長)Ulrich Knörzer再度表演了一下他說得非常好的中文,這一天的音樂會就完美結束了。




中文說得非常好的團長正在致詞



另一位樂團明星,可說是柏林愛樂之花的Sarah Willis也向全台灣的觀眾致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