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3日 星期三

伊藤康英的世界最小管樂團音樂會


在你家水管上,看到這部有趣的音樂會影片,演出時間是今年十月初,還是熱騰騰的喔。但由於只有日語發音,我就順手簡單整理一下音樂會的內容,給大家參考:





這是為了慶祝洗足學園創校九十週年而舉行的「銀山開幕音樂會(Silver Mountain Opening Concert)」。音樂會的標題非常有意思,叫「伊藤康英策劃 世界最小的管樂團、啟動!」。顧名思義,就是組成一個小編成的管樂團來演出。在日本的音樂比賽中,有很多小學校的管樂團人手不足,只能用很小的編制,自己改編樂曲來比。伊藤先生弄這樣的音樂會,多少也是要鼓勵這些小編成樂團,並做個示範演奏。

===
雖說八人演奏的管樂重奏團,古來有之,十八世紀就開始流行於歐洲大陸,稱為「Harmoniemuzik」。不過當時的編制主要是兩隻雙簧管、兩隻單簧管、兩隻法國號、兩隻低音管,通常也加上低音大提琴或倍低音管來輔助根音的部分。但這樣的編制,至少包含了兩種貴族樂器:雙簧管與低音管,不是一般的小學校會出現的東西,所以伊藤先生的八人制管樂團則是改成了一長笛(兼短笛)、一單簧管、一薩克斯風(中音+高音)、一小號(短號)、一法國號、一上低音號、一低音號、一打擊樂的編制,顯然就親民多了。

當然,伊藤先生並不是首次做這樣的嘗試。過去,他也曾和另一個八重奏管樂團「Magical Sounds」合作過類似的企劃。編制上,幾乎相同,只是把上低音號換成了長號。
===

回到影片的介紹。

演出的第一首作品是伊藤先生自己寫的「肯亞幻想曲」。

入場是背譜演奏這首曲子的第一樂章,然後慢慢到座位上坐下演出。由伊藤先生做了簡單的開場白後,然後繼續演出第二樂章。

然後他介紹了這場音樂會的旨趣與演出的樂團「章魚(Octopus)重奏團」,之所以會取這麼有趣的名字,當然是因為演奏者剛好有八個人,就跟章魚就有八隻腳一樣。

接下來演出的則是他個人改編的八人版霍爾斯特第一號軍樂隊組曲(俗稱:「一組」)以及助演的馬林巴琴演奏者小川佳津子。(這個八人版本已經出版,有興趣的人不妨參照:http://www.brain-shop.net/shop/g/gNAE-EH412/

(他開玩笑說:都已經是八人演出了,照理說是可以不要指揮了,不過既然是管樂曲,他還是站在台前指揮,裝裝樣子)

另外,這場演出,就是這個八人改編版的首演。

演出的八個人都是我完全沒聽過的音樂家,全部都是洗足的校友,大部分的團員也是伊藤先生另外一個自己組的樂團「綠領帶管樂團(Green Tie Ensemble)」的團員。演奏上雖然有不少的小錯(特別是小號非常多,顯然當日狀況不太好),但仍是非常中規中矩的精彩演出,音準好(調音都是一秒就準了)、和聲漂亮、聲音乾淨、節奏清楚。

接下來,演出的是另外一首很有名的管樂曲的八人演奏改編版,Jan Van der Roost的「大草原(Puszta)組曲」,如大家所知,這是四首吉普賽風格的舞曲構成的組曲。

伊藤先生一面講解這首樂曲一面順便替自己打音樂會的廣告(特別是12月綠領帶管樂團的演出)。順便開玩笑說,現場有這麼多的錄影設備,而且後續還會由NHK播出實況(這當然是假的),話太多不好,還是趕快繼續演出。

接下來,伊藤先生又把話題轉回到客席的馬林巴琴奏者小川女士身上。因為既然找了小川女士來演出,伊藤先生就想特別讓她擔任主角演奏一下。演奏的是鋼琴與馬林巴琴合奏的歌曲「想念你(あなたを思う)」演奏版,這曲子也是伊藤先生為了紀念311大地震的三十幾首歌曲之一。

再來則是上半場的最後一首樂曲,同樣是有點吉普賽風格的著名小提琴獨奏曲「柴達斯舞曲(Monti:Czardas)」,這裡是改編成馬林巴琴與八重奏伴奏的版本。解說的伊藤先生笑說,其實他很故意的不在節目單中寫上中場休息時間,所以這一首樂曲結束後,「氣氛上」上半場就結束了,要上廁所的人,就請自便囉。休息前,他還故意替小川女士錯誤宣揚了一下:小川女士很厲害喔,她可以用琴槌一秒鐘敲17下耶...。小川趕快指正:沒有啦,是十四下。伊藤故意再問:十四下喔?不是十三下囉?。

就在這樣的輕鬆氣氛中,音樂會自動了進入了五分鐘休息時間。

下半場的第一首曲子,仍然是馬林巴琴的曲子。伊藤先生說:不是我要自誇,我國中、高中的時候都是在管樂團裡面負責打擊,所以今天的音樂會我也想自己來敲個一首曲子。不過,這首曲子是要三個人同時演奏的,而章魚團中的中村先生是大鼓系統的,就不請他來敲了。現在只有我和小川女士,還欠一咖,不知道現場有沒有來賓要自願上台的?

(日本人和台灣人一樣,不太會主動出擊,現場立刻陷入死寂...。)

伊藤先生又說:沒有嗎?明明現場有很多看起來就是很會敲馬林巴琴長相的人說...這不會很難啦。

問了半天,還是沒有人敢自願上台。伊藤老師只好橫了心,直接用點的。點了半天,還是沒人願意,最後竟然點到了一位台灣來的女生!原來這個女生,根本就是伊藤先生安排的暗樁,其實兩人五年前就在台灣認識了。這個台灣女生為了研究日本的長笛音樂,而來到日本兩週短期學習,順便來聽音樂會。沒想到,就臨時被徵召上台了:)

在伊藤先生簡單的指導後,由這個臨時趕鴨子上架的女生開始敲著頑固低音伴奏,三人就開始演奏了這首有點可愛的「馬林巴進行曲」。

演奏完,伊藤先生順便先打了小廣告:像這樣簡單就能玩得很開心的小曲子,其實我寫了不少。然後再打個大廣告:對了,後天在這裡,也有一個類似的好玩音樂會,就是八個人十六隻手擠在兩台鋼琴上聯彈喔。在這麼小的空間下,擠了這麼多人,倒底會跑出怎樣的樂趣?就請大家前來欣賞囉。

接下來的曲子,也很有意思。找來了綠領帶管樂團的三位打擊妹一起共同演出,曲名叫「轉來轉去馬林巴琴」。顧名思義,這是五位演奏者,輪流站在琴前演奏馬林巴琴的樂曲,真是相當歡樂。

其實這些可愛小巧的樂曲,算是中場休息與上下半場之間的串場。當馬林巴琴軍團退場後,正牌的管樂八人中就應該要回到台上演出了,但....

伊藤先生呼喊著八位團員,要他們趕快回到台上。沒想到人不齊也就算了,擔任重要角色的單簧管山本小姐,竟然連樂器都已經收起來了,不禁讓伊藤強烈懷疑山本是打算要提前收工去跑攤慶功了。

事實上,這都是為了接下來的樂曲而安排的梗。這首曲子可說是下半場的一大重點之一。如果正在看本文的看官您和筆者一樣是硬派的核心單簧管樂迷,一定會聽過一面演奏一面拆樂器的世界名曲「漸漸變小(Adolf Schreiner:Immer Kleiner)」和明明是法國民謠卻在日本比較紅的「單簧管壞掉了(クラリネットをこわしちゃった/J'ai perdu le do de ma clarinette)」吧?這首曲子就是效法前者的點子結合後者的旋律,變成了一首新的搞笑變奏曲。只不過「漸漸變小」是拆樂器,這首曲子反其道而行,是把樂器裝起來,所以名之為「單簧管裝好了(クラリネットを作っちゃった)」 XD

(順便得意一下:全管弦樂團的樂器中可以這樣玩的,也只有單簧管了吧?)

既然如此,擔任最佳女主角的山本小姐一開始是只拿吹嘴的部分來演奏,伊藤先生故意還明知故問:「這真的是單簧管嗎?怎麼和我記憶中的長度不太一樣...好吧,既然專門的演奏家都這樣說了,我們就姑且相信她,趕快開始演奏吧」。

果然開始演奏後,山本小姐一面吹、一面依序把調音管與上管裝上,當上管裝好準備演奏時,伊藤先生裝作突然發覺樂器變大了,站起來說:「果然單簧管不是那麼小的吧?好,我們繼續走下去...。啊,仔細看看,現場的演奏人員還是不夠,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正式音樂會。那個法國號和低音號等人差不多該上場了吧?再不上場,演不下去了喔...」(這是海頓「送別交響曲」的反向梗)

於是法國號進場(低音號是在之後才進來),繼續往下演奏。

當下管也裝上去後,伊藤先生又站起來了:真好,終於大家都到齊了...(上低音號和打擊在裝下管時也偷偷溜了回來)。音樂就在往下走。

到了這裡,「單簧管壞掉了」的主題終於以完整面貌出現。但一方面要可能要象徵這是壞掉的樂器,一方面也要表示單簧管還沒裝完整,所以中間的旋律故意以錯音的方式出現。然後,簡直可以去報名話劇演出的伊藤先生又開始裝傻:咦?怎麼好像怪怪的,是不是哪裡吹錯了?還是我的錯覺...嗯,我們再來一次吧。

沒想到,這次卻錯得更離譜,就在包括伊藤先生在內的人紛紛跌倒中,忍不住懷疑:怎麼會這樣??(後面的伴奏群也做手勢示意吹錯了)

不過,樂曲還是持續進行,但是曲風突然轉入小調變奏...。山本一面吹,伊藤一面站起來旁白:怎麼會突然變成這麼哀傷的感覺,明明今天就是可喜可賀的銀山開幕音樂會啊...

說到這裡,山本又故意放了個炮。伊藤說:怎麼會這樣,再給你一個機會,再吹一次就好。

山本還是放炮。

這時候,伊藤終於忍不住抱怨起來:明明今天是我們章魚管樂團首次的演出,又是銀山音樂廳的開幕音樂會,又難得有這麼多的觀眾來到現場,結果單簧管卻一直放炮,虧妳還是我們綠領帶管樂團連任三代的樂團首席,妳砍砍,怎麼會這樣呢?啊,我懂了,妳一定在剛才休息時偷喝酒喝茫了齁?

山本(笑):我還沒開始喝...

伊藤:那妳說說看,為什麼會搞成這樣?

山本:因為打開樂器盒一看,才發現我樂器的Bell不見了~。

伊藤:喔,是缺了Bell啊!說到Bell...(這時打擊的中村很雞婆的遞上打擊樂用的鈴---這也是一種Bell~)

伊藤故意裝傻,試著將這個鈴給山本裝上去吹吹看,想當然耳,是不行的。

然後,伊藤又問:還有別的Bell可以用嗎?這時候換小號手遞上了她的弱音器。

這次雖然勉強可以裝上了,但一樣是無濟於事。然後伊藤又看上了法國號的Bell:大家看,這個又大又亮,不是很酷嗎?

但是,這個法國號的Bell是拆不下來的... XD

這時伊藤只好求助於現場觀眾,看看誰身上有帶類似Bell的東西,不過當然也沒人會沒事帶這種東西在身上。就在一籌莫展之時,綠領帶管樂團團員飾演的快遞登場,他說有伊藤先生的東西寄到了。兩人假裝簽收之後,快遞說:這是柏林愛樂寄來的Bell(日語中,柏林與Bell的發音相近,所以故意用柏林愛樂來諧音),請試試看是否可以用?伊藤笑說:啊,原來是柏林愛樂寄來的啊?光聽就很高檔的感覺...。

這次當然就對了,於是合體完成的單簧管立刻生龍活虎起來,以類似藍色狂想曲的滑奏過門,進入最終段,而順利演奏完全曲。是不是很有巧思?

在這首好玩、可能是新的單簧管名曲的結束後,接下來是正統的名曲:「卡門」。事實上,這也是上述伊藤康英先生幾年前和Magical Sounds合作時改編的。在打擊樂準備時,他在現場解說時說:像這樣的木管三人、銅管四人加上打擊一人的八重奏,並不容易做到聲音的平衡,但是其實就像很多學生參加的重奏音樂比賽一樣,這樣的八重奏其實是甚麼都演得出來的喔。

在也是有出現吉普賽風音樂的卡門組曲結束後,伊藤先生終於又要披掛上陣。這次演的是鋼琴與八重奏的迷你鋼琴協奏曲。這是他以前為了能和管樂團合作所寫的能簡單彈奏的小協奏曲,現在改編成十個人左右就能伴奏起來的版本。這首小協奏曲的三個樂章都有很有趣的標題,第一樂章叫黑色,代表著鋼琴的黑鍵,也像是黑咖啡;而第三樂章叫白色,代表鋼琴的白鍵與白咖啡。而中間的第二樂章只好是黑白咖啡混合起來,叫巧克力咖啡了:)

再來,就是大家都會很喜歡的卡通組曲了。伊藤說:雖然是大家可能都聽過的卡通歌曲,但挑選的都是很久以前的卡通,好比說第一段應該是八十年代的卡通吧,第二段的話應該是六零年代的,第三段的話,就是我高中時也改過的,就是19XX年,啊,這樣我的年齡秘密就會洩漏了...算了,反正遲早都會漏出去的。接下來,就請大家直接欣賞吧?

結果第一首是龍貓~

第二首是原子小金剛(不愧是上樣,一聽就知道,我是沒辦法)

第三首是宇宙戰艦大和號(這是我現在的手機鈴聲XD)

暫停之後的第四首則是魯邦三世(這我聽過,但一時想不起來,還是卡通博士上樣提醒的)

而最後一首樂曲,則是木星幻想曲。這也是從大名鼎鼎的行星組曲中改編過來的,最早也是由上述的Magical Sounds八重奏團演出的。

全部演出結束後,伊藤笑說:現在我們真的可以去慶功了~

不過,還是要有安可啦。整場音樂會,就在安可曲後結束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