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9日 星期日

冤枉啊,大人~

最近,被某位物理學者說我是"聽到音樂就要比一下其他版本" (本人擅長對號入座)
這真是"含血噴人"、"無實指控"啊~

在此特別聲明一下,本人做的不是"比一下其他版本",而是提供大家這首曲子也有其他的"惡搞版本"選項,絕無比較之意。

好比說,我不會去探討卡拉揚比較帥或是伯恩斯坦誰比較帥的問題(ㄟ...),也不會去比蕭提的馬勒比阿巴多的馬勒好聽。又好像我其實有N個柯普蘭單簧管協奏曲的錄音,但我也不會告訴大家我最喜歡的是哪個版本(好吧,偶而會不經意透露)。我做的是只是指出:

胡麥爾的小號協奏曲也有短笛版。
韋伯第二號也有低音單簧管版。
不只一個人錄過柯普蘭單簧管協奏曲的原典版。
迪爾的惡作劇有單簧管六重奏版。
莫札特的單簧管五重奏其實也有爵士版(而且竟然比原曲還多了四個樂章,這是哪招? XD)。
史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有木管五重奏版。
伯恩斯坦的康第德序曲有法國號重奏版。
亞美尼亞舞曲也有低音號四重奏版、銅管五重奏版、雙鋼琴版、直笛版...(族繁不及備載)
巴哈的觸技與賦格有單簧管獨奏版、低音單簧管二重奏版...(同樣族繁不及備載)
ROSE 32其實有雙簧管、薩克版、小提琴版....(差不多就是這樣了)
舒曼的交響曲有馬勒的修訂版
孟德爾頌的音樂會小品Op.113、114有雙簧管+低音管版獨奏版
.....

依此類推。

所以,請各位陪審團法官大人明察秋毫,不要冤枉好人啊。
(咦,好像有點越描越黑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