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8日 星期五

1997年音樂會欣賞心得



Lindberg獨奏會感想

1997 11 2發表於PTT BBS上,2012年重新編輯

我的感想是:
如果有一道類比題問
"If Trumpet->Andre then Trombone->?"
"?"應該要填Lindberg.

其實他在他自己的CD解說也是這樣形容他自己。(這樣講可能有些不公平,那些簡介可能是BIS公司的企劃寫的)詳細的內容我不大記得了,大致上好像是說他是長號界的帕格尼尼、他的地位相當於小號界的安德列或是長笛界的郎帕爾...

我個人覺得還是說他比較像安德列這樣的形容比較貼切。

因為他們在演奏他們的樂器的同時,同樣會讓人懷疑他們是否演奏的是他們原來的樂器。好比說我聽安德列吹莫札特的雙簧管協奏曲時,真是懷疑他的樂器是不是木頭作的。而Lindberg的巴哈也同樣讓人懷疑trombone是否能發出那種聲音。

這樣看來,一方面可以說是他們創造了他們樂器上前所未有的新境界:他們把他們的樂器變成另一種樂器了。從另一方面看,有時難免喪失了他們樂器的一些特質。(所以有時我會不太喜歡安德列的一些演奏,反而看重多克希哲的強悍霸道───這算是演奏家的特質,其實沒啥對不對的,就看聽眾喜不喜歡)當然,這絕對是利多於弊啦。唯有在技術上有足夠的突破,作曲家才能做更多新的嚐試。

在技巧上,林先生實在是讓人瞠目結舌,我想絕對是天下第一。音樂上他也具有各種器樂大師應有的內涵,好比說他的舒曼吹的很不錯。

我想他一定是十分勤於練習的演奏家,因為他對他所有演奏的曲子都爛熟於胸,所以可以全部背譜演出(把曲子練的十分純熟的時候,其實不用特別去背,自然就會背起來)。另外他有超人的耳力,這也是很大的優勢。

他的這場演出其實也消除了我心中的一些疑惑:我常常以為他的許多錄音一定是有用加按鍵的TROMBONE... :Q結果我發現我太以小人之心度之了:)

最爽的當然是Berio的序列曲(Sequenza)。我不敢想像這首曲子有這樣的聲光效果,一向以為這是史托克豪森(Karlheinz Stockhausen)的專利,而且在Berio其他的「序列曲」中並沒有這樣的做法。(我也聽過豎笛版序列曲的現場音樂會)

結果...
真是太棒了!
因為這是CD絕對感受不到的效果。
他現場版唯一比CD差的就是那一聲"WHY?"沒有CD中大聲,滑稽... :Q
(我猜他沒想到中華民國堂堂的國家音樂廳音效如此的奇怪吧....呵呵)

好啦,歌功頌德已畢
講些有的沒的吧...

上半場的巴哈奏鳴曲,憑良心說改編的非常好,我想是他整場改編曲中最好的。(其他的改編中有些過於"沒有人性"的東西,顯然有些吃力不討好)不過,一開始大概不太進入狀況,似乎跟鋼琴一直不太balance。但這麼難的曲子他幾乎也沒有啥錯音(這樣說就是還有幾個啦>>>)也是令人感到可怕。

第二首的舒曼,老實說我覺得這是整場最"沒有人性"的曲子。
因為這對銅管樂器來說是太難太難的曲子....
節目單說這是十分受歡迎的曲子,有許多改編版本。

我就來列一下我所知道的版本好了:(以下將按照管絃樂配器出現)

FLUTE
OBOE
FAGOTT
CLARINET(OBOE版一樣是最容易找到的,幾乎每個豎笛家或雙簧管家都錄)
SAX(我只看過譜,沒看過有人錄過)
HORN
TROMBONE(昨天見著的:P)
TUBA
VIOLIN
VIOLA
CELLO(弦樂中最常見的就是VaVc)
可怕吧?大家可以用TUTTI的方式來演出這首曲子了.....

這首曲子,對長號來說最大的問題恐怕是換氣的問題了。所以他在換氣時常常不得不來個有點奇怪的rubato,或有時得斷在樂句上換氣。但我想這是樂器的"天性",這不是他的錯... :Q

而他的音樂跟音色都詮釋的非常好,技術上扣除先天的障礙外還常有些可怕的表現。(當然這麼難的曲子,不免還是有幾個錯音啦)例如他的大跳吹的十分完美,這恐怕吹的比許多木管演奏家還好....

我唯一不欣賞的是第三段的主題,他可能是參照弦樂版改編或是因為鋼琴是同音八度大跳的關係,所以他用雙吐來表現,但我覺得這樣太突兀了.

下半場的貝里歐前面大概說了,其他的我也說不吹來了....

至於展覽會之畫就很有玩命的感覺,呵呵。他竟然能這樣撐完全曲,體力之好,大概可以報名十項鐵人競賽。

這也是我覺得很吃力不討好的曲目,因為有很多片段對長號來說太不人道也不太適合。不過,他吹成這樣.你還能說啥哩?

安可拿出了成名曲柴達斯舞曲。我想他大概累了,或是搞笑搞過頭了,音準就差多了。(當然CD吹的比較好。不過,這首曲子我也聽過別的長號家錄,還沒他現場好...所以說好說壞,得看是啥標準)但他的雙吐實在太好,坐我後面的幾個小女生都是一聲驚呼--->大概想不到有人可以吹成這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