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日 星期五

柏林愛樂豎笛首席Wenzel Fuchs專訪(上)



來自日本Piper音樂雜誌的官網,非常有趣,供大家參考。(令人遺憾的是,官網上並未全文刊載,且98年的這份已經絕版)



原文網址:






柏林愛樂首席豎笛
溫澤爾‧福克斯(Wenzel Fuchs)專訪





在維也納的音樂院中第一個拿著Francaix豎笛協奏曲去上課的就是我!


採訪木幡一誠原文刊載於Piper 雜誌19984月號 200





 --您在東京與橫濱開的音樂會(1998年2月),曲目真是多采多姿呢。



Fuchs(以下簡稱WF 這是因為我想讓日本的聽眾們知道,一個在維也納學音樂卻在柏林工作的豎笛演奏者,不只會演奏德國音樂,連法國音樂也吹的很好(笑)。我的獨奏會通常是由各式各樣形式的曲目所構成的,但這次音樂會在安排上則是以我自己吹的高興,聽眾也能高興的曲目為目標。



 --三首安可曲也都是法國音樂呢:德布西(棕髮女郎)、拉威爾(哈巴奈拉形式的練聲曲)、波札(曲調,E. BozzaAria)。



譯者感想1:果然是世界級演奏家,安可曲竟然有三首,體力真好。

譯者感想2:前兩首曲子在我的CD排行榜上的排名分別是619,第三首呢只有一個錄音;所以我的收藏在豎笛演奏者眼中應該是很正常的吧,哈哈。



WF 除了韋伯與布拉姆斯外,我也非常喜歡蒲朗克(譯注:F. Poulenc,請參照我的CD排行記事 )與伯恩斯坦(譯注:伯恩斯坦的豎笛奏鳴曲號稱是二十世紀最重要的豎笛樂曲之一)。在現代音樂中,我也喜歡貝里歐(L. Berio)的「序列(Sequenza IX a for Clarinet Solo)」或「歌曲(Lied per Clarinetto solo)」、布列茲(P. Boulez)的「領域(Domaines pour clarinette seule)」、史托克豪森(K. Stockhausen,他為豎笛寫的最有名的曲子是「友誼」--In Freundschaft)等即使是一般較不為人知的曲子,只要我覺得不錯也會積極的拿出來演奏  

我的第二份工作雖然是廣播交響樂團的團員,但很常演出現代音樂,所以我們也常和維也納的現代音樂家交流。例如Friedrich Cerha或、Herbert Willi‥‥等,其中後者也寫了豎笛音樂(譯者:前者也有)。這是為Alois Brandhofer(譯注:也是前柏林愛樂首席。)所寫的十分鐘左右的無伴奏獨奏曲,雖然不算是極端的前衛,但也不是保守的作品,我認為這是首非常好的作品。




 如果把莫札特的豎笛作品當成是另一種境界(譯注:一般是當作聖經來看)不算,則Francaix的豎笛協奏曲也是我非常喜歡的曲目。雖然這首曲子在技術上相當的困難…… (譯注:英國豎笛大師Jack Brymer當初稱此首曲子是屬於未來的曲子,可見其難度有多高。另一個難度指標是自1960年首演以來,到1996年為止,接近40年間沒有人敢錄音。不過,時代進步了,到現在已經有很多演奏版本)



 --是對德式豎笛來說特別難嗎?

(譯注:德式豎笛比法式豎笛的指法不自然,對演奏技巧較不利。)



WF 不,我不認為如此。除了一部分的片段以外。



如果不當豎笛家,也許會參加奧運喔?

 --聽說您小時候想要當滑雪選手是嗎?



WF 我是在因斯布魯克(Innsbruck)出生的。這是個舉辦過冬季奧運而著名的城市。另外我是在基澤布耶爾(Kitzbuhel)長大的,這也是個滑雪很興盛的地方。你聽過Anton (Toni) Sailer嗎? (譯注:1956年三項冬季奧運金牌)



 --嗯,是過去很有名的滑雪選手,也率領過奧地利的代表隊。

WF 他也是基澤布耶爾人喔! 日本也是滑雪很興盛的國家,所以他在這裡應該也很知名吧。(譯注:事實上他還拍過日本電影與廣告)。




 我在12、3歲左右開始去上訓練滑雪選手的專門學校。可惜13歲時在滑降比賽中摔斷了腳,所以就沒辦法再唸下去了。不然,我現在可能是滑雪選手喔(笑)。



 --什麼時候開始學豎笛的?

WF 11歲。在這之前,會的樂器就只有吹吹直笛的程度而已。當時雖然在家鄉的管樂團中吹豎笛,但練滑雪很忙,所以也有一段時間是幾乎沒吹樂器的。  但13歲時放棄滑雪後,就去唸因斯布魯克的音樂院了。在那裡我和華爾特・基佛(譯注:查不到原文,只能音譯,請見諒)教授學了兩年。後來在15歲時搬去維也納,但我去那裡時可是先去學雙簧管的喔。



 --雙簧管?! 所以就是維也納式雙簧管囉……

WF 嗯,不過只學了八個月。當時維也納交響樂團的首席雙簧管耶爾克・雪福特蘭(譯注:抱歉,一樣找不到文拼法)先生……已經因為癌症去世了,他對我說,再過不久,維也納愛樂等維也納周邊的管弦樂團將會有很多雙簧管的空缺出現,所以建議我最好改學雙簧管。他還說會吹豎笛的人,應該可以會快就學會雙簧管才對。



 --也可以說有很大的機會可以找到工作囉。

WF 所以,我就進入維也納的音樂院,開始學習雙簧管。剛開始時還覺得非常有趣,不過也沒把豎笛賣掉,反而還帶在身邊繼續吹(笑)。然後就在試著學習雙簧管八個月後,還是覺得接下來繼續學豎笛會比較好。維也納式雙簧管的確是很特別的樂器,特別是音色……



譯注:除了雙簧管外,維也納的法國號也是獨自的系統。再加上使用了德式系統的豎笛與小號,其管樂聲部的音色和一般的美國/法國樂團比起來有很不同的風味。



 --指法等系統也和普通形式的雙簧管不同。

WF 雖然我也不覺得技術上是特別困難……。我放棄雙簧管的理由非常簡單:比起維也納雙簧管,我覺得維也納豎笛的聲音更符合我自己的喜好。所以我就老實的告訴雪福特蘭教授,他也說「好吧」,就替我介紹了舒密特(Peter Schmidl,前維也納愛樂豎笛首席)先生。接下來我就進了高等音樂院,跟著 舒密特 教授學習。



 --現在還會吹雙簧管嗎?

WF 當然不會(笑)。在那之後,我就再也沒拿過雙簧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