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8日 星期日

吳清源棋談(41) - 完

 


木谷


 


吳先生雖然說在生病前與離開富士見療養所時的體重都是十一貫五百目( 43公斤 )左右,不過我在想他病好了以後的體重好像是十貫五百目( 39.4公斤 )才對。在吳先生從富士見回來後沒多久的昭和十四年(1939年)初,和木谷七段(當時)下了日日新聞所舉辦的三局賽,結果吳先生第一局和第二局都輸掉了,所以第三局就不用下了(譯註:三戰兩勝制);但是在那之間,我 和吳 先生一起被邀請到奧伊豆的溫泉去,我們在溫泉室中量了好幾次體重,我還記得當時說只要能量到超過十一貫( 41.2公斤 ),我們兩個就要互道恭喜。不過,這件事也可能是我記錯了,因為如果當 時吳 先生體重到不了十一貫的話,故事就不好玩了。


 


不管怎樣,在木 谷 先生與吳先生兩雄並立的時代裡,我也常常受邀去看他們兩人的對局,這件事可是不會錯的。 連吳 先生都說:


「和我下過最多局的對手應該是木 谷 先生吧?」


 


在昭和十年~十二年(1935~1937年)出版的『木谷實‧吳清源全集』中,光『木谷對吳清源爭霸戰譜』的部分就有上下兩卷。到現在和棋界主要的最強者一一進行過升降十局賽的吳先生,其第一個升降十局賽的對手也是木谷五段(當時)。當 時吳 先生也是五段,那是昭和八年(1933年),他十九歲的事。而這次的十局賽因為隔年木 谷 先生升上六段而中止,最後只下了六局,結果是三勝三敗平手。在昭和十一年(1936年)時,木谷七段、吳六段之間又舉辦過七局賽。到了昭和十四年(1939年),等到吳先生二十五歲升到七段時,終於進行了兩人決戰的十局賽,結果是吳先生將木谷七段降級成先相先。從此之後,吳先生幾乎把所有十局賽的對手都給降級了。


 


至於一定會談到的「新佈局」,也是在昭和八年(1933年)左右,由木谷、吳兩位五段所下出;這是吳先生去木 谷 先生妻子的家鄉信州(信濃)地獄谷溫泉,兩人在那裡研究時所創造的傳說。


 


「木 谷 先生和我在升到五段後棋風都有很大的變化。木 谷 先生是變成下在星位上擴張勢力的下法,而我也變成由星位或三三來起手。就在那時,我 和木谷 先生一起去了地獄谷,在那邊大概住了五天或一週左右。木 谷 先生正在寫一本『佈局與定石之統合』的書,也因此木 谷 先生順便和我講解了書中的內容。我聽了他的說法以後,想法就改變了。原本我想下在星位或三三上,是希望從小目締角或說是兩手佔角中省下一手,配合著星位一手據角,接下來就可以下的更有效率;但木 谷 先生的想法卻是希望藉由星位來擴張勢力。我聽了以後突然恍然大悟,有種這樣下很有意思的感覺。這就是新佈局的開始。在秀哉名人給我指導的對局中,我也嘗試了新佈局的下法。」


 


吳先生和名人下出三三、星、天元的有名棋局,是昭和八年(1933年)的事。而木谷六段(當時)的『佈局與定石之統合』則是在昭和九年(1934年)出版。除此以外,『新佈局法』、『新佈局的方向』(升七段紀念出版)、『木谷實‧吳清源全集』等,木 谷 先生此時的著書都是新佈局方法論。與之對抗的反對論,則有本因坊門下的村島五段(當時)、高橋四段(當時)等人所寫,在昭和十年(1935年)出版的『打倒新佈局』。


 


吳先生說:「木 谷 先生是非常喜歡改變下法的人。一開始是非常積極的下法,後來又變成消極的下法,而像這樣積極、消極形式的大改變,大概經歷過三四次。我雖然也在漸漸的改變我的下法,但卻不到像木 谷 先生那樣激烈的變化。嗯,應該算是一種循環吧。」


 


[全文完]


 


譯者曰:是的,全文就這麼好像沒有結尾的結束了。畢竟,這是一個輕鬆的報紙專欄隨筆,所以,知道它是想寫就寫想停就停的形式就不會覺得奇怪了。


 


總之,我也在跌跌撞撞中完成了全文的翻譯,謝謝大家的收看。


 


以上。


 


吳清源棋談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