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0日 星期六

吳清源-江崎誠致(51)


故事先拉回到昭和18年(1943年)。這一年,吳清源的師兄橋本宇太郎打敗了第一屆的本因坊關山利仙而獲得了第二屆本因坊,並且取了法號為昭宇。當時的本因坊賽是兩年一屆,而第三屆的本因坊挑戰權由岩本薰獲得,因此就決定在昭和20年(1945年)舉行本因坊挑戰賽。

然而昭和18年,已經是以瓜達爾卡納爾島爭奪戰撤退為首,在各佔領區持續打了敗仗,甚至在日本國內都開始要進行空襲疏散的一年。而且因為物資缺乏與空襲的緣故,戰事逐漸往越來越惡化的方向前進。處在當時體育活動與綜藝娛樂領域都被禁止或不得不中斷的狀況下,而且還是在即將投降的昭和20年(1945年)中,橋本要和岩本進行正式的第三屆本因坊賽挑戰賽,就只能依照和老師瀨越討論的結論,自行舉辦這場挑戰賽了。

不用說也知道,舉辦挑戰賽是報社的工作,但在這個日本即將投降的前夕,連下棋的場所都沒有了,因此本因坊賽也只能被報社擱在一旁。即便是在這樣的情勢下,已經疏散到廣島縣五日市(廣島市郊外)的瀨越還是想盡辦法,希望至少讓本因坊賽挑戰賽繼續舉辦下去,於是連絡上了橋本與岩本,並且請日本棋院廣島分部的分部長張羅對局場所,才終於達成了讓第三屆本因坊賽挑戰賽開賽的目標。

但這離正式比賽開始,還有很多的辛勞要克服。當時由於交通路網支離破碎,發生了不知道多少次的交通錯誤,好不容易到了七月下旬,才在廣島分部的分部長家中下了挑戰賽的第一局。下完之後,在警察通知廣島室內進行對局非常危險之下,第二局移去了瀨越的疏散地五日市舉行。

然而,原子彈就是在第二局的對局當中投下的。一行人雖然免於傷亡的危難,但據說原子彈的爆風還是把棋盤上的棋子都給吹散了。實際上,就算不在這種局勢下舉行挑戰賽,戰爭早晚還是會結束,那時重整體制後的新聞報社一定還是會重新舉辦本因坊賽。然而,在這戰爭投降前夕,誰也沒辦法猜得到戰爭到底甚麼時候會結束就是了。

畢竟那是個覺得戰爭還是可能會繼續下去、甚至是個不得不覺悟到日本會被消滅的可怕時代。光就這一點來說,就能看出這些想辦法要讓本因坊挑戰賽順利舉行的棋士們的輝煌骨氣。

因此在戰後圍棋界的復興上,瀨越、岩本等人會成為中心角色一展長才也是非常自然之事。他們認為自力更生、圍棋界的重建只能靠棋士們自己的力量才行。而日本棋院中誕生了棋士理事,也充分表現出了他們的這種意志。

站在自力更生最前線、就任日本棋院理事長的瀨越,在昭和23年(1948年)的吳清源對新本因坊岩本薰和的昇降十局賽賽前展望會上,不小心把十五年前秀哉名人六十大壽紀念對局中白160的妙手是其弟子前田陳爾發現之事給說漏了嘴。此事自然招致本因坊派棋士的激憤,終於發展成逼得瀨越辭去日本棋院理事長的大事件。

接替瀨越接任理事長的,則是具有大藏大臣(相當於財政部長)與日本銀行副總裁輝煌經歷的津島壽一。對於一刻也不能多等的重建日本棋院會館之事來說,津島就任日本棋院理事長,可說是求之不得的人事安排。實際上,日本棋院的復興計畫,也在他的手上順利進行下去。

然而吳清源脫離日本棋院的辭呈是在昭和22年(1947年)8月之事,瀨越因口舌之禍而辭去理事長的時間點卻是昭和23年,這兩件事其實是連不起來的。不過,在這之間的昭和22年(1947年)5月倒是發生了圍棋新社事件。七段前田陳爾、坂田榮男、五段梶原武雄、四段山部俊郎等新銳棋士八人,對於日本棋院現狀不滿而脫離,自創圍棋新社,並且開始其獨自舉辦的活動。於是日本棋院招開了棋士總會,給了這八位棋士除名的處分。換句話說,由於圍棋新社獨立事件發生在瀨越替吳清源遞出辭呈之前,也很難把這兩件事聯想在一起。

獨立組成圍棋新社的八位棋士,在昭和24年(1949年)春天全部回歸了日本棋院。雖然他們在獨立之後沒多久一度是意氣昂揚,甚至在昭和23年初,於讀賣新聞主辦下,舉行了吳清源對坂田榮男的三局賽。比賽的局差是吳清源讓坂田半先,結果是坂田三連敗。接下來出賽的梶原是以受先、上手倒貼目的局差和吳清源對戰,結果也是被斬於馬下。這兩場敗戰,就讓圍棋新社注定是短命了。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