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30日 星期四

驚人的藤澤秀行傳說(2)完


[賭博/債務篇]

  • 藤澤秀行的父親本身就熱衷於賭博之道,因此藤澤秀行之好賭可以說是家學淵源。
  • 主要是愛賭自行車競賽。各大自行車競賽場都有他的足跡。
  • 據說曾在後樂園自行車競賽中贏過250萬日圓賭金,也曾在花月園自行車競賽中贏過480萬賭金。據說也曾靠著單押62萬日圓而贏得420萬日圓過。
  • 贏大錢固然是有,但輸大錢的情形更多。而且非常「鐵齒」,喜歡砸大錢只押在某一注上,這也是他常常輸得非常慘烈的原因。
  • 有一次在京王閣自行車賽場又押了250萬日圓在某一注上,結果槓龜。但在觀戰時,因為看得太激動,把終點附近的金屬防護網扯成了菱形,從此京王閣競賽場就有了「秀行拉扯防護網」的隱藏版名勝。
  • 承上,據說在花月園和平塚也都有類似的名勝存在。
  • 兒女還小時,常常帶著他們去西武園玩,但是去了現場就丟下小孩不管,直接跑去看自行車競賽,如果要找他回家,還會被揍。據說曾想要殺掉自己的三男,後來被長男拼命阻止才作罷。
  • 晚年既沒有老人痴呆,手腳也非常正常,他自己開玩笑的說:「秘訣就是賭自行車健康法」。
  • 退休之後,一個月會去20次賭自行車,簡直就跟在上班一樣了。
  • 去世的前一年還發生過在自行車競賽場跌倒骨折的事件。
  • 每年固定會舉辦兩次的圍棋集訓「秀行塾」,其日期經常會視小田原自行車競賽的舉辦時間而有所調整。當然,秀行塾的舉辦地點會選在湯河原,也是因為離小田原不遠的關係。
  • 棋聖挑戰賽的日程也會因為他要去賭自行車而作調整。
  • 如果喬不動比賽日程時,也曾在某頭銜挑戰賽(應該就是棋聖戰)某一局的第一日下午三點不到,就早早提出「要不要封手?」的要求,這當然是為了趕去賭自行車。這件事非常有名,三村師兄、兒子藤澤一就、小輩武宮陽光都曾提過這個故事。其中武宮陽光在本年(2014年)名人戰第五局擔任你摳你摳解說時,才剛說過這件事。
  • 以前常常跟棋院預支薪水,而且在交給老婆之前就花光了。
  • 欠下許多賭債的第二屆棋聖戰挑戰賽期間,因為被對手加藤正夫九段逼到一勝三敗的懸崖邊,因此在第五局開始前自稱是一面「尋找輸掉後可以上吊的樹」、一面去到對局場地的。(不過此局,藤澤大師靠著一手2小時57分的大長考,將加藤的大龍通殺後獲勝,因而保住了性命)
  • 在棋聖六連霸期間,也出現過自家面臨被拍賣的窘境,他卻還是很豪邁(死要面子?)地說:「我為了追求最佳著手而減壽都在所不惜了,所以欠債與女人就沒甚麼好怕的」。事實上,棋聖六連霸期間的獎金也都拿去還債了。也是靠著這個「一年只要贏四局棋就可以生活的男人」之名號,才能撐過這段欠債最多的時期。
  • 曾在飛往中國的飛機上說過:「真希望飛機現在就掉入大海中」,顯然就被賭債逼瘋了的言論。
  • 前述的阿佐谷老家早就轉賣出去,後來在神奈川縣住的房子是他第二棟或第三棟的房子。而且後來買房時,是以兒子的名義購買,否則又會很快被他敗光。
  • 很久以前就是日本棋院有名的借錢大王,幾乎跟甚麼人都借過錢。根據將棋棋士河口俊彥(圍棋業餘高段)的說法,有一次在日本棋院遇見藤澤,藤澤開口就說:「今天我跟坂田(榮男)借了兩萬元。連坂田的錢我都借,證明我已經完蛋了」。但話又說回來,雖然坂田大師與藤澤秀行這兩大高手表面上似乎是水火不容,但從坂田大師還願意借錢來看,關係不如想像中糟糕,比較像單純的棋敵恩怨。事實上,坂田大師是親自坐了輪椅去參加藤澤秀行大師的喪禮。
  • 老師這麼愛賭,門徒耳濡目染,自然也在私下流行起賭馬,高尾大人也是其中一人。後來被藤澤大師發現,於是就師徒相約、再帶著自己的兒子一就(五男)一起去馬場賭馬。

[家族/親友/門徒篇]

  • 眾所周知,另一位大師藤澤朋齋,其實是比秀行大一歲的姪子。
  • 稱「正宮」藤澤本(藤沢モト,暫譯)女士是「最大的宿敵,也是最強的援軍」。
  • 曾在情婦家泡了長達三年之久,以至於因為有事回家處理時忘了如何回去,只好打電話請老婆領他回家。
  • 但在秀行大師癌症住院時,藤澤本夫人竟然每天都去醫院照料他。但夫人去到醫院其實也沒有幹甚麼,只是單純的擔心而已。
  • 藤澤本夫人有非常多的材料,所以寫了兩本書:「勝負師之妻~我與藤澤秀行的五十年」、「安心吧,我會活到死為止~棋士藤澤秀行,無賴的最後」。
  • 除了正宮夫人以外,在外面和情婦也生了小孩,藤澤本人也認了外面的這些私生子。
  • 據說在他住院時,包含在外面生的私生子在內,他的小孩似乎都處得不錯。
  • 藤澤一就的女兒,也就是秀行大師的孫女藤澤里菜,在入段時自承:其實並不常擺祖父的棋譜。
  • 與將棋棋士米長邦雄有很深的交情,兩人合著出版了不少書。
  • 米長邦雄的妻子跑去請教藤澤秀行的夫人:「我家老爺一個禮拜有五天不回家耶...」,藤澤夫人回:「我家那一尊,曾有三年沒回過家」。後來秀行大師還因此笑米長大師說:「你的『修行』還不夠啊」。
  • 也是米長和秀行的關係太好了,所以有一次米長大師在比將棋頭銜賽時,他也跑去加油。當然,去的時候他的「燃料箱」中早已加滿了酒。但即便是圍棋大師到了將棋的世界也不過是普通人,於是就被擋在了比賽會場之外。於是抓狂的秀行大師就在會場外開始大吼大叫:「你們這些渾蛋真是他媽的Mxxxx啊!!!」、「老子我是天下無敵的藤澤啊~~~~」。糟糕的是,這些連對局室都聽得到的鬼叫,正好被NHK的實況轉播一起拍到,於是他又創下了在將棋比賽中也出現直播事件(放送事故)的紀錄。
  • 另一位將棋棋士芹澤博文九段也是稱兄道弟的關係,也是常常一起喝酒的酒友。兩人曾在喝酒間,分別在紙上寫下「如果將圍棋或將棋的全部當作100,則自己懂得其中的多少?」,然後再打開紙來對答案。結果酒喝多了的藤澤比較自大地寫下了「6」,而芹澤寫的則是「4或5」。對此,藤澤就因為芹澤明白自己的渺小無知而認同起來,認為他是個有出息的人。
  • 在喜歡下棋的企業大頭或名人之間非常受歡迎,只要是藤澤辦書法展,就會有大批名人的賀電與花送到,其中有很多人還會親自趕去會場打招呼致意。題外話,他留下了許多有名的題字,包含在嚴島神社附近的「千疊閣」的題字「磊磊」、你摳你摳的節目標題「你摳你摳新聞」。
  • 過去在銀座的某會員制酒店中,每個月會招待一次藤澤的私設粉絲會「藤澤會」的會員來參加藤澤秀行與其職棋弟子的講習會。
  • 主要的門徒有天野雅文、高尾紳路、森田道博、三村智保、倉橋正行、金澤真、藤澤一就(五男)等人。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