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日 星期一

[巨人]吳清源(11)

在序盤獲得優勢的日本,從中盤開始就被發揮潛力的美國給追上,到了終盤階段,就變成被打得慘不忍睹的敗局。當然,這對棋界也產生不小的影響。

首先是報紙上的圍棋專欄被刪除。到了昭和十九年(1944年)之後,已經完全無法悠閒下棋的餘裕了。

有別於這個客觀狀況,吳則是從昭和十九年末左右開始,遠離了一切的對局。這是因為抓住吳清源之心的璽光尊的告誡,才讓他再也不拿起棋石的。


本來吳清源的宗教心就很深厚,並曾在昭和十年(1935年)發生過以下的事。

在某個晚上,他在洗手間昏倒,陷入意識不明的狀態。家人發現之後就趕快去找醫生來看,讓醫生看診後,才發現他已經脈搏微弱了。

在醫生拼命救治下,經過大約三十分鐘,才讓他的呼吸恢復正常,並且可以聽到別人說話了。

到了隔天。

吳一個人在看書,手卻不自覺動了起來,並且寫下「回天津去」的字樣。

原本再隔一天,他本來是有對局,但卻立刻出發回天津去了。

在天津,吳的哥哥就住在那兒。然後透過他哥哥的介紹,吳清源和熱心信仰紅卍的一位姓李的人物會面,並且就在當地皈依紅卍。紅卍與其說是一種宗教,不如說是一種追求真理的道院,所以並不會完全排斥其他宗教。佛教徒可以參加、基督教徒來也沒問題;最特別的是它並沒有教主。

即使到了現在,吳仍然還是紅卍的熱心信奉者,不過關於這點,卻很難一言道盡。過去我曾因為某個雜誌的對談專訪而跟吳清源見過面,當時我就直接請教他,他也以「很難說明清楚,我也不喜歡因為這樣被誤解」為由,不願意多談。

此外,在吳的隨筆集「莫愁」一卷中,有「紅卍」的章節,其中也寫著:

---即便有人問我,我也不會說得太詳細,而且像我這樣不太會說話的人,也覺得無法將紅卍的全貌說得清楚,所以我總是閉嘴不談。

最後他也寫著:

---紅卍的精神用一句話來形容,就是每一善行與每一信仰都必須是平行的。當信仰越深,善行也必須越高越廣。我所信仰的這個教誨,帶給現在的我最大的喜悅;我在想,希望能帶著這個教誨,開心地進入墓中呢。

根據這些記述,就知道吳清源的信仰態度是非常徹底的,但對於璽光尊,恐怕就是一時入迷了吧。然而即便是一時入迷,他卻將身心都獻給了璽光尊,和璽光尊同進同退,到了戰後,他在金澤被警察帶去看守所時,還登上了報紙的社會版。

這個璽光尊,除了吳清源以外,還有名相撲橫綱的雙葉山也是信徒。雙葉山甚至還把攻入的警官給摔了出去,終於以妨礙公務罪而被逮捕。

[巨人]吳清源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