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日 星期日

[巨人]吳清源(10)

木谷的第一手下在右上角小目。而白2下在右下星位、黑3下左下小目,白4掛右上角;換句話說,兩者並不是下過去風靡一世的新佈局,而是回到了傳統佈局的下法。

第一天下了四十七手,第二天則是進展到了七十七手,於是勝負就要等到第三天才決定。

此時局面是在右邊出現了超級大劫爭。原因是白棋用誤以為黑棋會老實接應的小飛來收官,結果遭到了黑棋的反擊,而成為雙方互不相讓的大劫爭。(C圖)

C圖

Goninn3.png


此刻已是剛過晚上九點之時。兩人都脫下了背心,以頭與頭幾乎相接的樣子,沉迷於盤上的進行。

此時正是第一百五十七手!

木谷此著於左上黑1找劫材。與此同時,卻也因流出鼻血而倒下了。

於是他就這樣出到房外的走廊上橫躺下來。這場歷經三日的激戰,身體的狀況終於也到了極限了。

白棋此刻則是面臨了要不要應這個劫材的關鍵。如果應的話,可就沒完沒了。而且,白棋也經沒有適當的劫材了。

於是吳下定決心,在白2提去黑子,而解決了劫爭,但左上被黑棋做活後,局面就不利了。到下定決心為止的考慮,與其實說在細算還有些甚麼手段,不如說是想辦法說服自己接受局面不利的事實吧。

然而,對手木谷此刻卻仍躺在走廊上。吳就對著走廊的方向上說:

「木谷先生,我下了喔」。

這一盤棋,其實有好幾位觀戰者在現場。畢竟這被人稱作世紀之戰,而內容是名副其實的大熱戰,可是一點也不算不可思議。然而,觀戰者中的其中一人,後來卻告訴大家,吳此時的一言真是有如鬼神一般的嚴厲氣魄。

這樣的說法,聽起來就像是在說:雖然對手已經倒下,但是我已經下了,所以你也趕快回到棋盤前來下吧的催促之語。給人的感覺是這個人竟然是如此執著於勝負的惡鬼。

說到日本人喜好的習性,碰到這樣的情況時,是要默默等待對手回復,算是一種武士的情義吧。因此,貫徹勝負之無情態度的吳,就遭受到集中的言論批評。

不過實情似乎並不像是這種說法那樣無情的氣氛。

吳的確是向木谷告知了自己已經落子,但他的本意並不是要逼迫已經倒下的對手回來面對勝負。而不過是下定決心不應劫材、而在右邊提吃的通告而已。

而吳既然已經落子,接下來就輪到木谷下了。此刻該是要臨時休息一下,抑或是要繼續下下去?他的問話,聽起來比較像是這樣的語氣。這是從頭到尾一直都在現場的另一位觀戰者的證詞。即便回歸到事實,在這之後,也的確休戰了二十分鐘。

至於棋局的進展,則是黑棋照著A、B、C以下的順序活了左上角,變成黑棋局面有利,但後來木谷卻在官子下錯,而於晚上十一點四十分輸掉了兩目。

第二局則是持黑的吳不計勝,第三局則是木谷五目勝。但是接下來的三局,則是木谷連敗。於是下完六局,成績是木谷的一勝五敗。換句話說,他被吳降級了。

在這之間,秀哉也去世了。

而曾是過去秀哉好敵手的雁金準一,則是吳的下一位十局賽對手。雁金自從和秀哉的一戰輸掉後,也不願加入日本棋院,而是自己創立瓊韻社,堅守孤壘。現在如果能打敗成為日本棋院第一人的吳,就能使往日的光榮復甦起來。

然而雁金是明治十一年出生(1878年。譯者按:不過實際上雁金是1879年出生),此刻是以跨越六十大關又三年的老年人,當然不是年輕的吳的對手,他僅在第三局持黑獲勝,下到第五局,被逼到了一勝四敗的降級關鍵。

於是就在周圍的好意下,第六局終於就沒有下下去。雖說既然是拚勝負,不下下看怎知最後會如何,但相關人士的想法還是不想讓雁金遭受更難看的待遇吧。

不過,我卻覺得這位六十三歲的老棋士,面對年輕的對手吳清源,算是打得非常精彩了。我會這麼說,主要是他贏的第三局,完全不給吳清源追上的機會,至少給人有棋力毫無衰退之感呢。

這場十局賽第五局結束之時,已經是昭和十七年(1942年)五月了。

此時日本已經對美國開戰。

[巨人]吳清源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