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8日 星期五

隨想又數則

[雲端資料與學生運動]

由於紅茶店的優惠,讓我的「丟盒子」多了兩年期限的25G空間。然而,這個優惠最近到期了,所以我得傷腦筋這25G的資料該怎麼處理。

首先,當然是可以考慮砸錢去買丟盒子的空間,畢竟這兩年用下來,證明了丟盒子的確是個值得付費的服務。不過,就在收到丟盒子期限將到的信沒多久,又收到了M社的一駕(One Drive)的更新通知,再加上我本來也有股溝駕,於是決定好好比較一下這三大廠商的雲端空間後再做決定。

就在這段比較評價的過程中,竟然出現了318太陽餅學運(太陽花學運,這名稱我也是看了危機才知道的XD),讓人目光完全無法離開這個事件(我才剛被某旅美學者吐槽說沒有報導你摳你摳吼吼熊,真是冤枉啊~嗚),也就忘了這個期限已經到來的事。幸好丟盒子很有品,期限到了以後,不會把你既存的資料刪掉,而是等你自己升級或是移走,才不致發生慘劇。

最後我是打算移去股溝駕當雲端備份主力,因為價格上非常有力(請參照分析專文)。而且預設就已經有25G的空間,直接把目前所有丟盒子的資料轉過去也不會爆。甚至把再多出來的東西丟往一駕或實體硬碟上,也可以再撐一陣子。

另外,股溝駕最棒的就是與股溝豆可思(Google Docs)的結合應用,也是我想轉去它們家的一個很重要的理由。事實上,過去一年來,我所有的部落格文章都是用股溝豆可思寫的(包含這一篇),因為分享與轉貼到部落格上非常方便。

這個便利性,在這次的學運活動中也被展現出來。許多人就是透過這個雲端應用整理出許多關於福懋的種種內容與分析,再分享給其他人欣賞。

一場佔領活動,不論實質目標是否達成,但激發出種種應用,卻是不爭的事實,這不也是一種很棒的社會運動成果嗎?

[計程車]

我看到朋友分享的文章中有提到大陸計程車經驗,因此也想談一談我在這方面的經驗。

我去過大陸的地方並不多,基本上就是大多台商會去的地方:東莞、深圳、廣州、惠州、上海、蘇州、崑山、南京。這些地方,除了廣州與東莞是廠商全程護送外,其餘各地的計程車我都搭過。這些計程車有沒有像台灣的方便?老實說當然沒有,不過也不像文中說的那麼難等,或是那麼拒載短程。尤其是像上海都心,常常可以隨叫隨到(關於上海的計程車,請參照以前寫過的報導)。至於號稱小台北的崑山,就真的比較難叫了。但說實話,這也是因為往往我們是在很晚的時間(晚上十點、十一點)造成的,拒載短程的情形幾乎是沒有碰過(也是因為我們去的地方大多很遠---大陸人的距離感和我們很不同,30、40分鐘的車程在他們來說就像是去自家後院一樣)。而過去一年常去的惠州,滿好叫車的,一點也沒有問題。

我覺得大陸打D(搭計程車)比較讓我難以接受的,其實並不是難叫或拒載,而是除了上海以外,十台計程車中有九台半很髒,看起來就像是五百年沒洗車一樣。

是不是和那個學者提的計程車問題差很多?這就叫同樣的現象,有不同的觀察結果吧?

[百戰百勝2]

我在臉書上轉了一篇文章,是一位自稱是在大陸工作的藍軍寫的。我會轉貼,並不是代表我完全同意他的看法。(雖然我也是贊成福懋的那一派----糟了,我突然感到很多取消訂閱本部落格的危機 XD)

(等一下....也許你會問我不是前幾天才在宣揚罷免嗎? 我得告訴你,那只是我對反福懋者的解套建議,因為我認為那才是真正有效反制國民黨的手段,並不代表我反福懋。而且我也不喜歡國民黨---贊成福懋與反國民黨應該是可以有交集的吧?)

其實,這一個禮拜多以來,我不太轉正反兩方的文章以及報導,我只是默默看著,然後偶爾跳出來胡鬧一下。這是因為這些文字中有太多複雜、難以判斷的東西存在於其中,所以我不太想誤導我的發漏耳(是說,也沒多少人w)。有幾篇我幾乎想轉出去了,包括郭正亮的形勢分析與徐檢推薦的張大春那篇"殺君馬者道旁兒",但最後我都忍住了。

然而,我最後還是把那篇文字轉出去了。我轉的理由,不是要大家去贊同他(或是我),而是希望大家多了解一下和你爭辯的另一方到底在想甚麼---沒有適當的理解,就不可能有雙方都能滿意的"交換"(圍棋術語)。很多人說,政府不懂學生的訴求是甚麼;其實,看起來學生也未必懂國民黨在盤算甚麼。如果大家都是在打瞎仗, 對於事情(愛台灣這件事)必無助益。這也是我前幾天寫"百戰百勝"的理由。

我想要轉的另一個理由,就是文中也提到的,大陸已經不是很多人想像中的那個大陸了(這個衝擊,在這幾年我感受特別深),趁這篇文章多個讓大家理解對岸的機 會,也不是壞事。當然,去過大陸的人也不在少數,觀察的現象也未必和他相同。但我要說的是,如果完全不去看大陸長甚麼樣子,就妄下結論,那是非常沒有意義的。

在這裡,我希望不論你是喜歡大陸、還是討厭大陸的人,只要還沒去過對岸,不妨趁現在兩岸交流還很熱烈的時候,親眼過去看一下。這樣才會比較理解對方使出的種種招數背後的涵義。

甚麼?你說去對岸就是賣台?放心好了,藍軍且不說,綠軍去過的人也非常多,不差你一個。

甚麼?那裏又髒、又亂不衛生?到處都是黑心商品,很容易中槍?嗯,我不否認很多地方是這樣,但有些地方並不像大家想的那麼糟糕。至少我去過那麼多次,從沒吃壞過肚子(我承認,我是有練過的。但我很多沒練過的捧油也沒出過甚麼亂子)。

所以,不要再找藉口了,趕快去看一看,才知道將來面對大陸時該怎麼接招。


[惡手引發惡手]

下棋的人多少都知道,對局的過程中,往往會出現「惡手引發惡手」的奇妙現象。意思是當一方下出壞棋時,另一方也會跟著下出壞棋,而不是下出好棋一舉擊潰對方。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現象?這可以說是一種實戰心理吧。換句話說,當一方下出的惡手也許是那種你一看就會很不爽的棋時,就很可能因為氣急攻心而亂下了。

這次的太陽餅學運中,也出現了「惡手引發惡手」的情形。

第一著惡手是3月24日晚上的攻佔行政院行動。老實說,我真的覺得這是多此一舉。而且不是只有我這麼覺得,就連超級無敵綠油油的上樣(我又幫她宣傳一次了)一知道這個消息,也是頻搖頭,因為這製造了一個KMT可以順勢驅離抗議人群的絕好機會。你可以用陰謀論來解釋這是KMT設下的陷阱,反正沒人知道是不是真的這樣,但至少以事後的評論來看,即便是不贊成福懋的人,也有相當的比例認為這個佔領行動不是好棋。

但接下來KMT的行動,就不可不謂是近乎敗著的大惡手了。就是驅離的過程中使用過當的暴力,事後又說了很多謊(從種種跡象來看,應該是事前就打算這麼做了),導致群情激憤,反而升高了抗議者與學生的士氣。

假設,從頭到尾都是所謂的「柔性拍肩」或者只是單純的抬走架離,說不定這場佔領行動早就落幕了吧?至少不會又多出一個330的抗議活動。

[衝擊]

前面說,現在的大陸早就不是很多人想像中的那個大陸了,這一點我感受非常強烈。

不說別的,最近很多朋友在推薦一篇「民主並不只是少數服從多數」的文章,我也點進去看過,但才看不到一半,就知道這篇文章是對岸的人寫的,這是不是很諷刺?我不是說文章的內容不好,反而是因為太好了,才讓人覺得汗顏---一個身在我們認為是極權獨裁地區的人,談論起民主竟然比你我自覺身在自由民主之地的人還好,這種衝擊不是普通的強烈吧?

除此以外,前一陣子很紅的哈利波特分析文、或烏克蘭的恩怨情仇文,還有早就流行過一輪的易中天談三國,全部都是對岸的高手寫的。我不知道看過人的感想是甚麼,我自己看完後頗有被人在胸口槌了好幾拳的感覺----幸好,當初沒有真的跑去念歷史,不然真的是被巴好玩的,程度差太多了。

所以到現在還說對岸是個沒有文化、不重視傳統的國家的人,還真的是太瞧不起人了。

關於技術的部份,對岸也未必如我們想的那麼糟糕。這在幾年前我還在設計手機的時候,就有點感覺了。看看那些神奇山寨手機上除了抄來的外觀或奇怪的品味外,還有很多我很難想像的另類創意。他們學習(或抄襲)的對象,未必是台灣(也許比較好抄、好挖),而是日本或歐美。當時我的二老闆兼同學就常對我們說:你們再不努力,很快就會被大陸人取代了。現在回來看看小米或淘寶現象(小米的主力是來自前M社與G社的員工,跟台灣關係不大;而淘寶的技術根本就超越了台灣業者),不得不承認他的意見是真知灼見。

(老話一句,十三億的人口,只要百分之一是天才,就有一百三十萬大軍了,這多可怕啊!)

至於髒亂、不衛生、黑心的既定印象,可能也是大家對中國非常反感的地方。這樣的印象,在我去看上海世博時就有些改觀。到了我去年第一次去惠州時,這樣的既定成見再次被推翻,而讓我再受到了一次衝擊。因為惠州的河水非常乾淨,看起來比淡水河還要清澈....。

說到惠州,可順便來談一下移民問題。我在惠州的時候,跟幾位當地國營企業的員工閒聊是否希望過來台灣旅遊的話題。有人的確很有興趣(其中還有人說想來台灣學工業設計,我還提醒他上海或北京就有很強的工業設計團隊),也有人是一副興趣缺缺的樣子---台灣山山水水也許不錯,但我大陸就逛不完了,幹麻要特別跑去台灣?雖然說旅遊觀光與移民是不同的問題,但連旅遊都不是很有興趣的人,你很難想像會想要移民是吧?更不要說真的移民還要經過許多程序了。

去年我的堂姪女來台灣旅遊(對,我在大陸還有嬸嬸、堂哥、堂姊、堂姪女等親戚,可以因為這樣說我對福懋不中立,我沒有意見),可能也對我們一家帶來不少衝擊。說真的人家不但從頭到尾都沒有想過要來這裡依親(這比透過福懋來移民容易多了),反而一直勸我們搬回大陸去發展(正確來說,是她奶奶或姑姑的期望)。這也就算了,接著她又拿出了她奶奶與父親託她帶來的紅包數枚,分別要送給我家的兩位債權人與大御所,每一包都是數千人民幣,給人有一種時空顛倒的衝擊感。

以上寫這些,不是要拿這個來做為大陸不可怕的說詞,只是希望不要拿錯誤的印象來評估這個對手而已。在東亞地區,拿大陸做假想敵的,並不是只有我們台灣而已,我們另外一個鄰居日本也相當忌憚大陸的一舉一動----日本的國際新聞中,最常出現的國家分別是北韓和大陸,其代表的意義不言可喻。但人家的新聞主要是在探討政經、軍事情勢,我們的新聞卻只看大陸的八卦新聞,這樣怎麼能正確的認識這個敵國呢?


[效率]

這次的立法院佔領行動,主要的訴求是反黑箱,至少主要的學生領導者是這麼認為,到後來衍伸為需要建立起兩岸相關事務的監督制度。這些我都不反對,而且我也覺得這些都不難找到解法。但是如果把問題放大到福懋是統戰手段,其最終目的還是要統一的話,我也得承認,這些都沒錯,不論是誰都看得出來(KMT怎可能不知?),而且很不幸,你如果拿這個問題來攻訐的話,我也只能舉雙手投降,這是個無解、沒法抵抗的問題。

碰到這個問題,你如果嫌KMT荒腔走板(很多看了真是令人搖頭嘆息)、親中賣台,就是要配合對方的統戰策略,我真的也無話可說,我只能建議你趕快推翻國民黨政府,才是最有效率的做法。在這邊說要退回福懋重審、要建立監督機制,根本都只是細微末節的小事,不如趕快想想怎麼打倒國民黨政權比較快。這也是我提議學生可以考慮把訴求改為罷免的原因,這才是治本的辦法。

很不幸,照目前國民黨在立院的席次來看,要提出罷免總統案是個不可能的任務,這從2012民進黨團的行動得到證明。因為目前的罷免制度的設計就是要透過立院來進行,無法由公民自己單獨提出,所以除非改變立院兩黨的席次,否則是不可能達成的(我覺得這個規定恐怕也得修法調整)。既然如此,罷免案就要改朝更基本的立委進行。

又有人會說,我們已經試圖過吳育昇了,結果還不是失敗?

我要說,如果只試過一次就放棄的話,哪叫甚麼革命?這次學生們被指責為暴民時,往往就會拿出孫文先生出來做類比,那是不是也該學他革命十次失敗才成功的精神哩?一次罷免不成,就再來第二次,直到成功為止。而且怕失敗的話,不要一開始就挑難度太高的台北市各區,而可以從難度低一點的地區開始。上屆立委的投票結果,在網路上都還查得到,從K黨險勝的選區開始,勝算應該不低。

這樣國民黨還敢不聽民意嗎?

[危機百顆]

說到孫文先生,這次再度因為太陽餅學運而曝光度大增,害我又忍不住去查一查我最愛看的危機百顆,驗證一下他的實際事蹟到底與我們的歷史課本有多大的差異。

結果發現,果然歷史課本神話他的程度真不是普通的強烈(雖然這在事前多少有猜到),而且我也順便看了一下日文版的說法,看起來也真是如此,反倒是英文版的內容比較貼近我們在書中看到的印象。


我自己看完的感想是:說他是暴民可能不太恰當,說他是善於配合時勢的變色龍政客,可能比較貼近事實(為求國際支援,不惜跟日本或俄國開出不力於國家的空頭支票、後來也訂下了聯俄容共的策略...)。真正的暴民似乎是黃興等人,而孫文先生主要是出一張嘴規劃(除了革命外,他也教唆暗殺政敵)。

不過,最令我驚訝的,還是他自己從來不稱自己為孫中山,因為中山樵是他流亡日本時借日本姓氏取的假名而已,這也是本文都改稱他為孫文先生的原因。

另外,他的老婆也不只宋慶齡一人,在日本時甚至還有大小老婆,也讓我有點意外(雖說當時還是個允許三妻四妾的時代)。

危機的生平介紹中最後還提到了「鐵拳無敵孫中山」的典故,真是讓人捧腹大笑哩。

除了孫文先生以外,最神奇的還是關於這次學運的內容,在危機上也有即時的報導與整理(連結如上所示),值得大家回顧「覆盤」。

至於馬政府扁政府也是危機上一定要有的項目,但遺憾的是馬政府的部分整理還算詳細,但扁政府的部分就只是個框架而已....。

不管怎樣,還是得說一句,危機很好看吧?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