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9日 星期三

感無量

[感無量1]

我也來寫一點沒頭沒腦的東西來示範一下好了 :)

最近看了一篇看起來像是專家(或自認為是)的人發表了對某公司虧損的看法與建言。站在我的立場來看,應該要感激他寫這樣的文章。但仔細一看,文章寫得好像是頭頭是道,其實都是似是而非,看完後的感想是直搖頭。作者用和某位「洋將」聊過來證明自己很有來頭的樣子。不過說難聽一點,其水準跟某位自稱是軍事專家的張先生是同一等級。套一句好友的用詞:這篇文章真是太銷魂了:)

為什麼會這樣?很簡單,隔行如隔山。很多自以為很有見解的想法,當事者往往早就都想到了。那為什麼不這樣做? 一定有其原因(當事者看到了外面的人看不到的東西,術語叫資訊不對等)。就算原因再離譜,也一定是經過檢討過的。

所以麻煩各位專家,請先專心在自己的領域上好好努力,真是想要對自己以外的領域發表見解,請做了功課再來,謝謝。

[感無量2]

今天去參加研究所的指導教授的公祭。

來參加公祭的,小一輩的只有和同一研究室的兩位學弟與我(說是小一輩,也都過不惑了XD),但系上的大老前來致敬卻是不少。其中當年教我們材料力學的熱血嚴格教授周元昉老師,頭髮都已經全白了,笑瞇瞇的樣子就像是慈祥的聖誕老公公一樣(雖然說現在離聖誕節還很遠),完全沒有當年的殺氣。而以前就很飛黃騰達模樣的顏家鈺教授,現在則是整個工學院的院長了。至於其他的教授,老實說都記得長相,不太記得名字,誰叫我當年在學校都是打混呢。

至於前來祭拜的學弟,一位小我一屆,剛好在門口遇到,雖然樣子都沒變,但一時也想不起名字,直到他簽名時才「偷偷想起來」。至於另外一位學弟是前者的下一屆,我就更沒有印象了(似乎是看過,但應該是只有一面之緣)。

更慚愧的是,通知我們「老闆」過世的,是老闆的第一屆博士班學生,算是超級大師兄。當他通知我時,我只覺得這個名字好熟悉,直到昨天才想起他也是我的口試委員之一(汗)。

當年畢業的時候,其實老闆給我的分數並不太高,我自己也相當心虛。現在看來,更覺得老闆的判斷相當正確,一點也不冤枉。

這一場送別之行,真是感慨萬千啊。

[感無量3]

參加完公祭,決定找家店躲起來看今天的名人戰轉播。

沒想到路上經過呆大校園時,竟然遇到某圍棋大站的L長官去給愛女送外套。

L長官和我聊了一下去上官子計算機的感想,我說我很贊同林至涵老師的說法:官子並不困難。L長官轉述劉大到爆炸老師的感嘆說法:中日韓台的棋士中,台灣棋士的官子最差。我安慰他:其實從張栩的書中來看,很多日本棋士的官子也不好。

不管怎樣,掌握官子,獲勝的機率會提高很多。希望不論是職棋也好、業餘臭棋也罷,大家都來一起努力研習官子技巧吧。

順便也整理一下我去上第一堂課的幾點感想,一來幫忙打打廣告(聽說已經大爆滿,不需要打廣告了XD),二來分享一下給無法去上課的人參考參考。 這個簡單感想也許只能算是「哥倫布的蛋」,說穿了就不值錢,但往往大家就是欠個當頭棒喝,所以就容我囉嗦一下吧。

第一,官子的價值與實際盤上的絕對價值並不相等。所以「後手二目」的官子,對盤面上的目數變化影響並不是兩目。老實說,這是我以前沒有仔細想過的盲點。

第二,官子算得對,形勢判斷才會準確。林老師還介紹了官子與形勢判斷結合的速算法,非常實用。隔天的女流本因坊戰觀戰時拿來應用,效果還挺不錯的。 (所以我看得真是冷汗直流啊)

第三,只要是先手官子,幾目都不重要,反正對方會應就好了。相對地,逆官子也不見得就是原本價值的兩倍,完全要看局面的狀況來判斷,其實逆官子價值加倍的速算法很容易出錯,很有可能會被對手「加倍奉還」。

甚麼?你說這好像一點也不「感無量」嘛?

怎麼會沒有?能去上這個課全部都是緣分啊,怎麼能不感無量呢?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