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日 星期四

大久保利通的圍棋出人頭地術

譯自NHK圍棋講座2015年09月號

透過圍棋而獲得躍上政治舞台機會的大久保利通

大久保利通(1830~1878,與西鄉隆盛、木戶孝允並稱日本維新三傑),據說其唯一的興趣就是圍棋,由此可知他有多喜歡下棋。而大久保利通的次子、後來也成為政治家活躍的牧野伸顯(日本棋院第一任總裁,幼年過繼給牧野家,故姓牧野),回憶起他父親的往事時,曾說:「他的休閒娛樂就是圍棋,而且當無聊或用腦過度時,就會下圍棋來讓自己開心」。一般人通常會覺得用腦過度時,就該甚麼都不想去好好休息才對,但大久保利通反而是藉著圍棋來使大腦更加充分思考,來放鬆自己。正可說是非常符合頭腦明晰著稱的大久保印象的軼事呢。

而大久保的圍棋嗜好,似乎是從少年時代開始的。

根據嘉永元年(1848年)1月4日的大久保日記(特別展「重要文化財大久保利通相關資料」展出),他寫了以下的記事:

「八之時(一天的第八個時辰)前,牧野氏來訪對弈三局,在下敗陣」。

根據這段紀錄,當天是下午兩點前(譯註:應該是三點前才對)牧野(喜平次)來到大久保家,和大久保下了三局賽,結果大久保輸掉。當時的大久保,不過是個十七歲的年輕人。可見他是從年輕起就喜歡下圍棋、圍棋是他的嗜好。而大久保後來也藉著他的唯一興趣圍棋,意圖接近薩摩藩的政治中樞。

說是想接近政治中樞,但大久保家的地位在薩摩藩中很低,根本就不到可以直接向藩政之政治中心發表政治意見的程度。利通之父利世是被稱為「御小姓與」(侍衛組)地位的下級武士,是見不到藩主(所謂的「御目見得」)、也無法和藩中的執政直接說話的最底層武士。利通自己在弘化三年(1846年)當上了記錄所書記輔佐而開始在藩中工作,但卻因為四年後的「由羅事件(爭奪薩摩藩繼承人的政治事件)」,和上司一起接受閉門思過的處罰。在島津齊彬當上藩主後他又復職,並且成為精忠組(武士們的結盟團體)的領袖。

到了安政五年(1858年),島津茂久成為了新藩主,而掌握藩政實權的是茂久親生父親島津久光。久光要大家稱他為「國父(國主之父)」,可見其權力之大。注意到這一點的大久保利通,就想盡辦法要接近久光,代替失勢中的西鄉隆盛,以精忠組代表的身分試圖將年輕武士們的意見傳遞給久光。大久保聽說久光喜歡下圍棋,並且會三不五時跑去他的圍棋對手、吉祥院住持乘願住處下棋。在他知道自己的朋友稅所篤(一說稅所篤和乘願是兄弟)偶爾也會和和乘願下棋後,就透過稅所的介紹和乘願開始下棋。然後,大久保再將自己與夥伴的主張(要求以公武合體論為中心來統一藩中的論見)整理在信中,成功藉由乘願交給了久光。而為信中內容所感動的久光,就在文久元年(1861年)將利通拔擢成御小納戶而提高大久保家的地位,就是打算有一天能和利通會面的準備。

再之後,利通擁立久光開始參予京都的政局,並且和公卿岩倉具規等人策劃公武合體政策(皇室和武士的統領德川幕府結親),又持續推動一橋慶喜(後來的末代德川幕府將軍德川慶喜)成為將軍監護人與福井藩主松平慶永就任政事總裁等政治人事安排。接著他和西鄉同在政治中樞中活躍,策動了慶應三年(1867年)幕府將軍德川慶喜的大政奉還(政治實權交還天皇)、與岩倉實行了王政復古的政變行動等,都是眾所周知的事蹟。

因此,生於下級武士之家的大久保利通,可說是靠著唯一的興趣圍棋掌握了飛上政治舞台的機會呢。

到了大久保過世的九十年後的昭和四十三年(1968年),日本棋院追贈給大久保利通「名譽七段」的證書。這是為了彰顯大久保和圍棋之間產生的各項軼事受到歷史性的注目而贈予他的榮譽。雖然不知道大久保實際的棋力到底到甚麼程度,但對唯一興趣是圍棋的大久保而言,一定也會在天上打從心底為了收到名譽七段的名號而開心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