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0日 星期三

王者大道( El Camino Real )的故事

譯自富樫鐵火之管樂曲說遍世界史之第二十三集:
[大航海時代以後(15~16世紀):基督教之踏遍世界]


王者大道(EL CAMINO REAL)


作曲:阿弗烈德.呂德(Alfred Reed)
發表:1985年。美國第581空軍樂隊之委託創作首演
出版:Hal Leonard
參考錄音:

(管樂界的世界名曲,名盤族繁不及備載,所以故意挑選一個銅管合奏團的改編版本)


演奏時間:約10分鐘
編制上的特徵:除了標準編制外,長笛共三部(第三部兼吹短笛)、雙簧管兩部、英國管、低音管兩部、倍低音管(可用其他聲部代替)、倍低音單簧管、小號三部+短號兩部等等。(最好有豎琴,否則也可以用鋼琴代替)


難度:五級(難)



====


之前也偶而寫過,以前有個認識的攝影師老友跑去加州矽谷採訪,在那裏待了數週,回來以後他跟我聊了很多當地的軼事。講到矽谷,有很多電腦或資訊業公司都在那兒,可說是高科技業專區的別名。


當時這位攝影師朋友,一面給我看了照片,一面說了一堆我完全不能略過的專有名詞出來。好比:


「這家餐廳啊,就在El Camino Real上喔,真是超好吃的店。就連賣牛丼的吉野家,也是沿著El Camino Real上開店喔」、「這家公司,就在El Camino Real往東若干公里上」等等。


因為,他三不五時就冒出「El Camino Real」這個詞,讓我非常在意,於是開口問道:「ㄟ...你剛才說了好幾次的『El Camino Real』,到底是甚麼啊?」


於是,他略為驚訝地告訴我:「那是美國國道101號線的別名啦。當地的日本人也會稱為『Camino街道』喔」。


這 時我才知道,原來所謂的「El Camino Real」是穿越加州南北的大國道之別名。在西班牙文中,Camino是「道路」、而Real是「王」的意 思,所以這個名詞直譯的話,就是「王者大道」。(插個話,西班牙有個足球隊叫Real Madrid,就是「馬德里之王」的意思)。


然而為何明明是美國,卻有個西班牙文名字的國道呢?呂德先生的名曲《El Camino Real》又和這條國道有啥關係哩?


其 實在加州最西南的聖地牙哥,就在美國墨西哥的國界邊境上。這裡有個很大的海軍基地,也是湯姆.克魯斯主演的「捍衛戰士」之舞台。而在1542年,葡萄牙人 璜.羅德里蓋茲.卡布里歐(Juan Rodriguez Cabrillo)漂流到這附近,給這塊土地取了個「桑米蓋爾(San Miguel)」的名字(在菲律賓也有一棟同名的建築)。但後來航行來這裡的人,又亂加上了自己的守護聖者之姓名,又把地名改成聖地牙哥,並且開始了殖民 地的開拓。在1769年,有修道士從隔壁被西班牙統治的墨西哥潛入了這裡。(在國境的另一側,是墨西哥的城市提華納--Tijuana。沒錯,就是小號迷 都知道的那個Herb Alpert & the Tijuana Brass的Tijuana)


這些修道士們,一面沿著道路建設修道院、一面一直往北推進。說好聽一點,他們是在「開拓」,實際上卻可以說是從事著接近侵略的行動。西班牙的傳教活動其實就是藉著宗教的名義來「征服世界」,使用的武器就是「聖經」與「火槍」...。


只不過這些修道士並沒有忘記在各個土地上栽培葡萄,用以生產「基督之血」=紅酒。現在加州會盛產紅酒,也是拜他們所賜。


至於這條一直往北延伸的道路,就被他們命名為「El Camino Real」,也就是「王者大道」。現在雖然是變成了國道101號線,也會因為經過的地區不同而有不同的別名,但似乎到現在還是有一些地區留下了El Camino Real的名稱。


這條路是一直延伸到舊金山的北邊。沿路上共建有二十幾處的修道院。另外也一起建設了牧場與農田,據說也有類似像社區一樣的設施存在。


後來墨西哥又從西班牙手中獨立,並且和美國打起美墨戰爭。戰爭由美國獲勝,所以包含這條El Camino Real在內的加州土地,就變成了美國的領土。


就 這樣,這條剛好通過加州的El Camino Real因為曲子而有名了起來,但其實只要是方濟各會(Ordine francescano)出沒過的土地,似乎都有同樣的路名。換句話說,與其說El Camino Real是一種專有名詞,不如說只要是修道士傳教經過 的路,一般都會稱為El Camino Real。


其實就連日本,也有「El Camino Real」呢,就在神奈川縣的橫濱市。只不過,這個El Camino Real並不是條路,而是一座鐘。


這 是因為聖地牙哥和橫濱市在1957年結成了姊妹市(我其實也搞不懂為什麼橫濱要和聖地牙哥變成姊妹市,畢竟橫濱市總共和世界上八個都市、六座港結成了姊妹 市啦!)。之後,聖地牙哥送了「水之守護神像」、「El Camino Real」的複製品當禮物,現在就放在著名的山下公園內的噴水池前。(這個鐘,恐 怕是沿著「道路」建置的修道院裡的鐘為範本做出來的吧。譯註:當年去山下公園時,並不知道這個典故。下次去時,可要好好瞻仰一下了)


好啦,閒話好像扯太遠了,趕快拉回本篇的主題---阿弗烈德.呂德作曲的《El Camino Real》吧。


這 首曲子,是由美國第581空軍(後備軍人)管樂團委託,1984年作曲,並在隔年4月,由該樂團演奏、雷.E.托勒(Ray E. Toler)中校指揮進行首演。在樂譜的開頭還特別記入了「題獻給合眾國空軍後備軍人的男男女女、特別是空軍後備隊樂隊的演奏家們以及雷.E.托勒中 校」。曲子的副標題是《拉丁幻想曲》。


這個時期的呂德先生已經發表了亞美尼亞全曲、 春之獵犬等作品,正是創作的全盛時期。特別是他寫了個一聽就忘不掉的序奏(譯註:嗯,超像五燈獎XD)。在第二小結開始又突然出現個延長記號,並且在延長 記號後的第三小節開始了四拍子和三拍子交錯出現,像是「亂舞」的部分。這種在開頭三小節內就抓住觀眾之心的手腕,真是非常高明。在春之獵犬中,雖然也有這 種複拍子交錯出現的部分,但在本曲中卻更上層樓。它可以既是變化拍子,又可以清楚地展現出節奏感、製造出舞曲般的氣氛,真是了不起。


其 中讓人聯想到佛朗明哥舞的「霍塔(Jota)」舞曲,其實是起源自西班牙東北部的三拍子舞曲。(在管樂團也常改編演奏的法雅《三角帽》組曲中,也有霍塔舞 曲的段落)。至於中段的慢板部分,則是以西班牙南部的「凡丹戈(Fandango)」舞曲為素材,而加上相當大幅度的變形。全曲是呂德先生擅長的「快~ 慢~快」結構,所以最後再度重現了霍塔舞曲的部分,而華麗地結束樂曲。


這 首曲子到了現在,雖然是國、高中樂團也常演奏的名曲,但在發表當時卻被認為是相當困難的曲子,隨處可見挑戰管樂音樂極限的部分。現實上,在過去能用這首曲 子打入全日本管樂大賽的隊伍,也僅有大學、社會樂團與一般人士樂團而已。至少對於咚咚鏘鏘程度或是聽起來像那樣的樂團來說,這也是一首非常容易搞砸的曲 子。


住 在美國的呂德先生,應該是知道這條通過加州的國道「El Camino Real」才對。不知道他是不是將這條路的意象放大出來而創作出這首曲子的呢?根 據許許多多的解說,這首曲子似乎是在描寫伴隨著樂隊、舞者的西班牙國王華麗出巡,走在「王者大道」的樣子。不過在聽了這首曲子有名的開頭時,也還是會感覺 到他是在描寫方濟各會教徒勢如破竹前進的樣子吧。


究~竟,該用怎樣的方式來欣賞這首曲子呢?是會讓人想起西班牙過去的光輝時代呢?還是會想到修道士們衝鋒的模樣呢?還是會聯想到加州的高速公路呢?...我想不管用怎樣的方式都很好聽,或許就是呂德先生有趣的地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