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5日 星期一

女王萬歲!

大約是去年十月底的某一天,瘋狂發燒友同好鄭老師緊急在臉書上發了簡訊給我:吐奶桑、吐奶桑,歹擠大條了....。


我故作鎮定曰:鄭老師,難不成你的對稱畫作業畫不出來了嗎?


鄭老師:不是,是女王大人要駕到了。(雙手附上音樂會的通知)


我(心跳開始加速):你是說莎賓‧梅耶(Sabine Meyer)女王嗎?


鄭老師:沒錯。實不相瞞,本來這種大事,我很想暗砍起來不讓別人知道的。但是我沒有兩廳院購票中心的帳號,所以可以拜託你順便幫我買票嗎?


我(奸笑):OK,沒問題。(看在你報馬有功,我就順手服務啦)。



(按:鄭老師其實是相當正經八百的模範教師,但本人最近迷上了狂想寫作風,故意稍微有點誇飾,各位觀眾不可不知啊!)


到了十一月一日音樂會票開賣那天,我立刻上網訂購。基本上因為我幾乎是最早登入進去購買的,所以平常最喜歡坐的音樂廳一樓12排正中間毫不吹灰之力就入手了。至於別有心機的鄭老師,則是訂了第一排的座位(不愧是比我更變態的發燒友)。


然後五個多月過去,到了音樂會開始的前幾天,聽說這場音樂會的票已經全部售罄。果然女王大人的魅力令人無法抵擋,在我印象中,好像只有柏林愛樂或維也納愛樂這種天團才會「滿員御禮」,就連萊斯特大師都創不下這麼好的票房呢。


到 了音樂會現場,果然是冠蓋雲集。除了台上演出的朱玫玲、朱偉誼、孫正茸老師等人外,台下「陳大牌」老師、某知名單簧管四重奏黃老師、某帥哥型男高老師、某 虛擬心靈單簧管四重奏(聽說團名叫「虛無飄渺」...)的團員X、Y、T、S,可以說全台北單簧管圈的人都到了,真是盛況空前(女王大人2010年也來過 台灣吹協奏曲,那場就沒那麼轟動,很令人意外)。說誇張一點,如果現場有人埋了炸彈,可能台灣的單簧管界就要滅絕了。順便說一下,這場音樂會是NSO主辦 的,而不是牛X等經紀公司仲介的,所以沒有貴鬆鬆的節目單,而是免費贈閱給現場觀眾,真是佛心來著。光是這點就應該給呂紹嘉先生按個讚。(我在想,呂紹嘉 先生應該是在德國就認識梅耶女王了,這次的音樂會說不定也是賣著他的面子才喬出來的→不負責猜測)


但 更驚人的還在後面,到音樂會開始前五分鐘左右,有令我難以相信的人坐在我的旁邊,就是另一位著名演奏家李逸寧女士。老實說,我一開始有點懷疑我自己是不是 老眼昏花,但聽到她並不是用英文和她身旁的男士交談,我就有了幾分把握。到了中場休時間,呂紹嘉先生還派了特使來向她們致意,我才確信。此外回頭一看,前 行政院長劉兆玄先生也在座上。上次我去聽NSO主辦的「大兵的故事」音樂會,呂紹嘉先生自己也捧場來聽,剛好也坐在我的旁邊,我就覺得自己應該很有名人緣 (自抬身價)。但沒想到今天疑似直接坐到了貴賓區,真應該是去買個樂透才對:)


閒 話休說,先來說說今晚音樂會的感想吧。NSO今天是以理查‧史特勞斯的「迪爾的惡作劇」開場,單簧管是四管編制,分別由朱玫玲、張凱婷、孫正茸、朱偉誼 (敬稱略)擔任第一部、第二部、降E調(D調)與低音單簧管。呂紹嘉先生的詮釋非常精彩,充分發揮了作曲家磅礡氣勢與色彩。尤其是迪爾要被送上斷頭台前的 進行曲風格片段,整個樂團在他手中發揮了一百二十分的威力,然後再由孫正茸老師銳利地吹出著名的迪爾呻吟獨奏(不知道在女王面前表演這個獨奏壓力會不會很 大啊?XD),真是今晚的十大精彩Play之一(協奏曲除外)。看了呂紹嘉先生這樣優異的表現後,就像看到王建民先發出賽一樣,心就安了一半,顯然今天的 協奏曲一定也妥當的。


樂 團暖場結束後,女王以一身招牌的黑色勝負服勁裝登場。上次2010年她來台灣演出時,我是坐在樓上,看得不是非常清楚。這次坐在一樓,才發現原來梅耶女士 身材比想像中高大許多,似乎比呂紹嘉先生還高一點。在熱烈的掌聲結束後,樂團開始演出。女王大人一開始就相當投入,雖然還沒進入獨奏樂句,就聽著樂團的演 奏一起舞動。而她也採用了巴洛克時期與古典時期流行的協奏曲演奏方式,是從序奏的部分就一起插花跟著樂團齊奏,此時的聲音是非常巧妙地融合在樂團之中,但 到了獨奏樂句開始時,她立刻就讓她優美的音色穿透出來,一上來就展現了驚人的控制力。今晚梅耶女士使用的樂器如同她在專輯CD中使用的一樣是巴賽單簧管 (Basset Clarinet),比一般的單簧管多了四個低音的半音,照理說演奏起來會費力很多才對,她今晚的音量並不算很大,但聽她的演出還是一副游刃有餘的樣子, 強弱對比很大、音色乾淨集中,真是非常厲害。尤其是她的跳音,就像是子彈一樣直接打入觀眾耳中一樣的很有彈性而且清楚,也讓人不禁讚嘆,果然是世界第一流 的獨奏家。她的詮釋我覺得比較像是活潑樂天、甚至是有點華麗風格的莫札特,速度彈性變化很大(這點指揮與樂團配合得也很好),並且穿插著即興的變化樂句, 聽起來相當有意思,也多了CD中聽不到的趣味感。第二樂章的著名慢板(卡拉揚說這是天上的音樂)開頭,她比較強調是旋律的歌唱性,所以音量上並沒有太過收 斂(比較像是mf的感覺)、速度上也比較快一些,但過了美麗的裝飾奏後回到主題再現時,她所塑造出來的最弱奏氣氛,對比效果就更好了。整體來說,她的演奏 和傳統德奧式比較厚重幽暗的風格是大異其趣,但考慮到莫札特俏皮開朗的性格,這樣的詮釋是絕對成立的。有人說莫札特這首生平最後的協奏曲是帶有淡淡秋意哀 愁的作品,但莫札特寫作時並不知道自己生命將盡,生活的艱困也未必就能消磨掉他天生的樂天本性,所以搞不好梅耶這樣的表現才是正解呢。我想,這可能是我在 台灣現場聽過最棒的莫札特單簧管協奏曲了。


全曲演奏結束後,立刻博得了滿堂熱烈的掌聲。經過三次謝幕後,呂紹嘉先生宣布梅耶女王以第二樂章的後半段當作安可曲,這可是全場觀眾最大的福利,畢竟上次來演出之時,是沒有任何的安可的呢。


至 於下半場NSO演出的布拉姆斯第四號交響曲,對很多人來說可能不是重點,但也是不輸上半場的精采演出。雖然偶有小失誤,但瑕不掩瑜。不說別的,坐在我身旁 的李逸寧夫(夫以妻貴XD)在演出後立刻高喊:Bravo!我自己也相當感動,甚至覺得這是不輸世界級樂團的頂尖好演。


散 場後,更令人開心的是今天有辦簽名會(對,上次沒有)。於是我立刻三步併作兩步衝到演出人員出口,搶到了簽名的號碼牌。今天由於我在白天還有旅美歸國氣象 學者陳公的歡迎會,所以晚上出門時相當匆忙,身上既沒有帶錢,也忘了準備要拿來簽名的CD。好在鄭老師今晚順便進貢的CD中就有女王的專輯「Jazz Clazz」(女王和哥哥、老公以及著名爵士單簧管家Paquito D’Rivera合作的唱片),可以派上用場。這張唱片國內沒進,就連網路上也很難找到,所以女王大人在簽名時,也小小地驚訝了一下: 「Paquito?」,在旁觀看但不能順便簽名的女王老公(也是夫以妻貴XD)的魏爾(Reiner Wehle)先生也點頭:「對」。


簽完名,自是少不了合照。但由於陳大牌老師還要招待梅耶夫婦一起去吃慶功宴,所以簽名會的時間抓得很緊,工作人員只能蜻蜓點水式很快地照過去,所以沒有抓到最好的角度----女王甚至還來不及看鏡頭。老實說,能夠和她合照就是莫大的榮幸,所以也不必太過挑剔啦。


總之,今天遇上了這麼多名人,又有簽名、又有合照,這大把銀子真是不算白花啊 :)


今日我最美之女王登場!(老實說,本人比照片美多了)


在一旁觀看並替女王夫魏爾先生解說「現在簽名的是我的得意門生」的比爾陳老師(咳,這是偷拍....)


女王陛下的御筆真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