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5日 星期三

麥可.羅恩斯騰專訪(2)完


能成為好爸爸與好音樂家是非常值得感激的事

Y:
麥可您和其他音樂家有一點非常不同的地方,就是您平常是在時代廣場附近的大牌行銷公司當上班族。然而您又還有單簧管演奏家與大學教職的工作,我覺得您單以音樂家的身分就很夠維生了說。

M:
我研究所畢業後來到了紐約,開始正式以音樂家的身分活動,但是到了1997年左右,終於發覺要賺到足夠的錢生活非常困難(笑)。其實研究所畢業後就一直沒甚麼工作,所以我就去了專門幫忙介紹工作的公司去看看有甚麼工作可以做,然後我就獲得了一份廣告公司短期雇用的工作。進去後一週,他們就以自由工作者的方式雇用我,我前後就在那裏工作了八年半。那家公司真的很能體諒我的音樂活動,在我有音樂會、彩排的時期,都允許我暫時不必負責工作。也是從那時開始,我的人生逐漸好轉起來,後來也結了婚、有了女兒。在音樂面上,我也加入過紐澤西交響樂團、奧菲斯管弦樂團與許多室內樂團,每天一面工作、一面去演出而非常忙碌。然後有一天晚上演出完在回家的車上想了很多,開始覺得和家人相處的時間對我來說才是最重要的。結果,當週就把所有的樂團工作都辭掉了(笑)。畢竟能自己教育自己的小孩這件事很令人開心、我也認為身為父親應該要更多花一點時間陪自己的家人。與其後來後悔,不如一開始就不要這麼做。雖說是很貪心,能同時成為好爸爸、好音樂家與好人是件非常令人感激的事情。

Y:
我覺得一般人選的會是管弦樂團的工作才對啊(笑)。不過您這樣的心情我可以理解。那麼現在您身為一般上班族,每天的工作應該還是很忙才對,最近還有甚麼音樂活動嗎?此外,您又是如何切換心情去練樂器的呢?

M:
目前主要是獨奏的音樂會比較多。也許可以說在建立自己的「品牌」吧。因為有長年在廣告公司上班的經驗,就會讓我去思考來聽我音樂會的人到底想追求甚麼?又該如何讓更多人來聽我的音樂會。我覺得如果能這麼想的音樂家越來越多,不僅是古典音樂,整體的表演藝術榮景都會越來越好。至於練習方面,一言以蔽之,則是質重於量。幸運的是,我年輕的時候練得非常勤快,現在雖然不像以前練得那麼多,卻會把練習目標明訂出來,腦中想著這些時間就是要全心花在單簧管上,就能切換心情了。與其拖拖拉拉,不如像這樣訂好目標來集中行動,效率會更高。

Y:
深有同感。雖然有「客戶就是上帝」的說法,但我並不以為然。因為就算是客戶,也跟我們一樣同是人類,也會犯錯、不見得都是對的。然而,既然作生意就是要把客戶想要的東西提供出來,這之間的拿捏就很重要,也很不簡單。聽說上個月您的網路集資(善用社群網路媒體向等不特定多數人募款的系統)剛好順利結束,最近就要把這些募集而來的錢用在新的錄音專案上?

M:
你說的是我的Rubank獨奏曲(Rubank出版公司於1973年出版,收集了用來參加比賽用的獨奏加鋼琴伴奏的樂曲集,在日本也以「藍色教本」而聞名)演奏錄音計畫吧。我真的很感謝每一位捐款給這個計畫的朋友,因為前後只花了一個月就達到了預計要錄音的必要目標金額4500美金(約相當於台幣十五萬元)。這也是我最早開始學的獨奏教本。通常比較有名的曲子是很容易找到CD或唱片等的優秀演奏家的版本,但像Rubank這種教本就沒有示範錄音了。最近大家都會利用Youtube來搜尋演出的錄音錄影,但這個教本也沒辦法在Youtube上找到職業音樂家的示範錄音。所以我就有個想法,反正現在的年輕人也不買CD了,乾脆我就網路集資來錄音,讓世界上所有學低音單簧管的人都能免費下載這些錄音,所以才開始這個計畫。

Y:
接下來想請教一下您所使用的樂器與吹嘴等配備。

M:
我的樂器是Selmer製的,吹嘴、簧片與束圈都是Vandoren公司的產品,吹嘴是B50、簧片是V12的#2.5、束圈是Optimum。我的調音管(Neck)則是瑞士Das Blashaus(請參考:www.blashaus.ch )公司的Martin Suter先生手工製作的,我非常愛用。而我的號口(Bell)是巴坤公司(www.backunmusical.com)的產品。

Y:
最後想請您給日本的讀者講一些話?

M:
我從來沒去過日本,但我想不久的將來一定會有機會去一趟的。

Y:
謝謝您。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