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8日 星期四

吳清源-江崎誠致(11)


本來,從今天的角度來看,當時「圍棋革命.新佈局法」這本書投在社會中的波瀾,不過就是莫名其妙煽動起新佈局流行的風潮。就這一點來說,外行人或許會搞錯,但即便是專家棋士,也難從此漩渦中脫逃出來。就算是有人認為他逃脫了這股風潮,卻多少會從平均往某一邊偏移而被說是有點像是在下新佈局。因此有非常多的棋士就在新佈局之前向左向右走,而更加助長了新佈局的流行。簡直可以說,就是靠著木谷實與吳清源的實戰優異表現、安永一的怪辨,將全圍棋界帶入了稱之為圍棋革命也不為過的混亂狀態之中。

後來,本因坊門下的五段村島誼紀與四段高橋重行終於在忍無可忍下寫了一部「打倒新佈局法」的書籍,算是替新佈局的一飛衝天之勢敲響了警鐘,但這也足足花費了他們三年的時光才能寫成。本因坊一門,從掌門秀哉名人以下都對新佈局抱持著批判的態度是眾所周知之事,因此這部書,應該可以看成是坊門一門共同研究的成果。

這部「打倒新佈局法」,一見之下,似乎是用給木谷、吳忠告的形式寫作而成的,但其實攻擊的主目標,還是在「圍棋革命.新佈局法」的內容上。而且,這本書也確實地打中了「圍棋革命.新佈局法」中理論缺陷的部分。只要把這兩部書放在一起閱讀比較,就會覺得「打倒新佈局法」略占上風。

只不過,「圍棋革命.新佈局法」是在木谷、吳清源開始使用新佈局對局後還不到半年內出版的,因此三年後的批評文章會佔上風是理所當然之事。而且在這三年之間,新佈局中的不合理之處,實際上也被他們一一探究明白了吧。然而,光憑這樣就說新佈局法是邪道而必須靠「打倒新佈局法」來回歸正道的論旨,未免也太氣量狹小了。

我之所以會這樣說,主要是新佈局法雖是相對於古來傳統的舊佈局法而取名的,但新佈局與舊佈局不過是一體的兩面,並不是真貨、假貨的關係。這兩種下法,都是朝著如何在棋盤上獲得更多地盤的目標邁進,只不過其中一方是從外向、另一方是從內側前進罷了。在這種場合下,尚未被開發的那一方,就會有著更多的困難,會有令人注目的思慮不周或是缺陷,其實也是非常自然之理。

吳清源和木谷,就是首先拿著鏟子在這塊未開拓的土地上深耕的先覺者,也可以說他們是走在前頭替大家開路的開拓者。諷刺的是,這兩人的身影,正好卻被將新佈局糾舉成邪道的「打倒新佈局法」一書的著者給鮮明地描繪下來:

「只要擁有和此二者相同的實力,即便不使用新佈局法也能簡單地獲得好成績,這從過去的事實中可以獲得明顯的證明。不僅如此,在使用新佈局之前兩者的對局明明就不需要像現在一樣花費太多苦心,在採用新佈局法之後,看起來反而得花費更多的苦心才能下得下去。」

上面這段話可真是一點都沒說錯。就是要像他們這樣再三努力苦思,才能從新佈局中脫胎換骨,漸漸和舊佈局融合起來,而終於成就了近代佈局的成長。當然,這樣的功績不能只算在木谷、吳清源兩者身上。被他們的嘗試所觸發的幾多棋士、或者揚起打倒新佈局鬥志的坊門俊秀們,甚至在旁搧風點火的安永一,也都對這項功績有所貢獻。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