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3日 星期五

有點讚的圍棋故事(16)


所有在木谷道場修行內弟子的女神---小林禮子七段


譯自「NHK圍棋講座」2015年10月號 「有點讚的圍棋故事」(ちょっといい碁の話)
---By二十五世本因坊趙魔鬼治勳

===

這幾期大概都會繼續說說木谷(木谷實九段)門下的故事。其實我有很多關於木谷道場的回憶,但這一期就是很想來談談有強烈印象的小林禮子(七段,平成8年---1996年去世)女士的故事。

禮子女士是木谷老師的千金。所以比我年紀大上不少,反而給我有種像母親一樣的印象。我對於她菜煮得非常好吃這件事有強烈的記憶。

父親.木谷實就是一切。禮子女士就是在這種氣氛下所醞釀出來的人。也因此,她對於其尊敬的父親所培養出來的徒弟們,該怎麼形容比較好呢?也許可以說是給予尊重,或者是說也非常重視。至少她的這種態度也很確實地傳達到我們身上。而我們這些內弟子,雖然也不知道用甚麼態度來跟她說話比較好,總之就是完全交給她來處理...。哎,簡單來說,禮子女士是我們這批內弟子們憧憬的對象,也就是女神啦。

至於老師夫婦,會有「從弟子中挑選家業繼承人(女婿)」的想法,也是理所當然的吧。只不過,當時我們這些內弟子的年紀都比禮子女士要小。而大竹英雄(名譽碁聖)老師已經獨立出去了,而年紀最相近的徒弟,則是加藤正夫(名譽王座)先生與石田芳夫(二十四世本因坊秀芳)先生兩位。根據多方考察的結論,似乎是加藤先生第一候選人的樣子。畢竟他人很純樸、又認真、算是努力派。至於石田先生的話,就像本專欄中曾經爆料過的一樣,太過隨便亂來,顯然是不行(笑)。不過啊,命運這種東西真的是沒人知曉,誰知道後來和禮子女士結婚的,竟然是比她小十三歲的小林光一(名譽三冠)先生。

光一先生其實並不太愛說他和禮子女士在一起前後的事。我想應該是談起來會很辛酸吧。就我的猜想來看,那恐怕是段像是每天都在過如坐針氈、地獄一般的日子吧。如果光一先生棋力夠強的話,大家也不會閒言閒語,問題是當時光一先生還很弱,至少完全不是加藤先生的對手。另外年齡差距也是一大障礙。想必這樣的組合大家都不會贊成吧?

然而屏除各方反對、做出決斷的禮子女士應該是相信「光一先生將來一定會成為天下霸主」吧。就有點像是剛出道的菜鳥跑龍套演員和大牌女星談戀愛一樣。對了,就像是石原裕次郎先生和北原三枝女士一樣的狀況(石原裕次郎剛出道時,北原三枝已經是天后級的大牌女星了)。而光一先生和禮子女士就是他們的圍棋版。哎呀呀,不對,我收回這個說法。因為說光一先生和裕次郎先生一樣是非常遺憾的事啊(笑)。(譯註:石原英年早逝)

光一先生第一次拿到大頭銜之時,在棋盤前流下了眼淚。我想這眼淚不僅是喜極而泣,而是很多辛酸往事交織在一起,不知不覺淚珠就冒了出來吧。我猜當時禮子女士應該也哭了才對。就好像是終於可以跟木谷媽媽說(木谷夫人,美春女士)「我的選擇是正確的吧?」一樣。

就她而言,是以某一天為分界從光鮮亮麗的木谷禮子變成了小林禮子。這不僅是姓氏換掉,而是包含整個人生觀在內的大改變。僅僅是為了還不知道是否會成為高山大海的光一先生的愛情。兩人又有不小的年齡差距。真不知她內心有怎樣的感觸啊?能夠扛起這些辛酸苦痛而下定決心,一定是對光一先生強烈的愛意造成的吧。像這樣純粹的愛情,我是從來沒聽過、也沒看過。應該可以說是一種終極的愛吧。女性就是可以對心愛的男性付出這種偉大的愛情呢。

在幾年前,舉辦過光一先生六十大壽暨成為名譽三冠(名譽棋聖、名譽名人、名譽碁聖)的祝賀會。如果當天禮子女士能出席,真不知會有多開心啊。

而繼承它們夫婦基因的則是泉美(六段)女士。明明結婚前是超像小林光一先生的棋,結婚後就完完全全變成張栩(九段)的棋了。其實啊,我也想說說張栩、泉美夫妻的故事,不過這就等下一期吧。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