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0日 星期三

Trio di Chameleon(一日限定)


在我心中,一直有個夢想,就是希望像女王、王兄、王夫三人一樣弄個巴賽管三重奏。

是不是光想就覺得很酷?

但是光做白日夢沒有用,還是要有實際行動才行。所以這兩年靠著在海灣打滾,大量(?)收購了各式
中音樂器。實際算一算,就算弄個極其罕見的中音單簧管家族五重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不過,中音樂器是買了不少沒錯,但是關鍵的巴賽管目前僅買到了兩把,要弄成三重奏,其實還是「革
命尚未成功、買家尚需努力」的狀態。但是換個角度想,巴賽管三重奏在編制上通常也只會有第三部才
會使用到最低的幾個音,因此不足的第三把巴賽管,改用音域僅僅少了半音的中音單簧管來蒙混,好像
也不是說不過去的事情。(事實上我也看過有人演莫札特的安魂曲或是大組曲,第一部是使用中音單簧
管來頂替、第二部才是正牌的巴賽管的情景)

總之,硬體勉強算是有了,接下來的問題就在於「軟體」。所謂的軟體,當然就是演奏的人手問題。並
不是甚麼人都可以吹中音樂器或願意吹中音樂器,如果硬是在某重奏團的練習中安排這樣的三重奏來吹
,勢必有人只能乾瞪眼、或者是會覺得無聊;當然更不用說B重奏團也是有自己雖然鬆散但還是存在的
排練進度,也不是說練就可以練的,所以遲遲找不到適當的時機來實現我這個小小卑微的夢想。

總算皇天不負苦心人,德川家康也是要撐到六十幾歲才當上征夷大將軍,只要肯等機會就會到來。上週
由於端午連假,B團放假一次,團員紛紛外出旅遊,只剩下包含我在內、可以吹中音樂器的三尊宅男留
在台北,我半強迫式地問了另外兩位宅男願不願來陪本盧完成這個夢想,他們也都欣然(?)同意,於
是這個算是B團外圍組織(或說是子公司)的三重奏就成立了。凡事名不正則言不順,這個三重奏一定
也要有個響亮的名號才行。既然女王的重奏叫「Trio di Clarone」,我們東施效顰一下,稍微改幾個字,
就叫「Trio di Chameleon(變色龍三兄弟)」吧!是不是很好聽?(笑)。叫做「變色龍」的原因,既
不是我們很變態(至少我不承認),也不是我們很色(這我就更不承認了)、也跟我們很生龍活虎(男
人過四十就...)也沒甚麼關心,單純發音接近,有點搞諧音而已^^ 。

(順便補充一下,這個名字並未在當場宣布,所以另外兩尊宅男也跟各位看官一樣,是「見報了才知道
」喔。)

既然人湊齊了,接下來就要煩惱場地了。由於是臨時通知,而且原本用來練習、位於某教授豪宅地下室
的秘密基地因為教授去度假黑皮而無法使用,再加上另外一家位於某夜市中樂器店的練習室晚上也早早
打烊,說不得就非得去第三尊宅男因為喜獲麟兒(還一次兩隻)而購入的豪宅頂樓練習不可啦(其實這
根本就是本盧要找他來練的重大理由)。第三尊宅男(以下簡稱三男 XD)也非常爽快徵得三男太座
大人的同意、也搞定了豪宅的管委會(原本只能借大樓KTV室),所以我們就開開心心去這棟位於新
北市某處的豪宅練習囉。

說豪宅可能大家不相信,只好有圖有真相囉。這就是三男豪宅頂樓的模樣,是不是很豪華?
窗明几淨、燈光良好、有冷氣、有WiFi、有插座、家具都很高檔。據說一坪要價台票5X萬,真是
一點都不誇張,連本盧都想買了說。

(下次有機會的話,也想參觀一下這棟豪宅的KTV室長甚麼模樣....)

這個值得紀念的變色龍三兄弟的首次開練,當然不能只有自己嗨就好,於是我們也順便請來剛好沒事、
米國神X交響樂團的首席楊老師來當見證人,才夠風光。有圖為證:

好滴,大家也都知道本盧總是喜歡在神奇的Timing拍照,所以就拍成這樣囉。

這就是除了本盧以外、首次的Trio di Chameleon練習成員。圖右即為楊老師。圖左分別為二男與三男(
長男當然是我囉)

從這個View看過去,是不是更覺得這間豪宅頂樓休息室非常舒適豪華?害我都不想回家了說!

等一下,為什麼這張圖中看起來都是標準的單簧管?巴塞管哩???

別急,好酒沉甕底,主角當然要壓軸囉:

這就是當天變色龍三兄弟的傢伙。右起:二男負責的S牌巴塞管、三男負責的B牌巴塞管,以及畫面最
前方由本盧負責的Y牌中音單簧管。

順帶一提,畫面中最裡面有位正咩(?)在用功,這是因為這個豪宅頂樓是公用設施,平常住戶都是自
由使用,所以她就被迫成為了我們的首練觀眾,也算是見證人。

這三種樂器各有各的特色,詳情就請參照拙著開箱文系列,這裡就不贅述。不過,倒是要來說說聲部與
樂器的安排。如前所述,由於第三部會有中音單簧管下不去的低音C(實音F),所以中音單簧管只能
是第一部或是第二部。再考慮這個三重奏的主角是巴塞管,魚目混珠的中音單簧管就只能是第二部了。
而二男與三男平常沒有甚麼機會吹到巴塞管,所以中音單簧管自然就是我來負責。接下來第三部與第一
部到底應該怎麼安排呢?

就我的理想是這樣的,由於S牌巴塞管比較悶、低音也比較難按,所以第一部就安排使用S牌巴塞管來
吹。而我們的二男平日就很愛S牌的樂器,心中可能也覺得S牌巴塞管沒有吹不大聲的理由(加上還有
P牌水晶吹嘴的加持),馬上就自告奮用要吹這把其實我自己有點頭痛的樂器。而二男也不愧有著連楊
老師都羨慕的超強共鳴,吹起來就是有我平常在家裡吹的兩倍音量。唯一的失算,就是他可能以為莫札
特嬉遊曲的第三部應該相對簡單,對於自稱視譜不好的他來說會比較容易掌握。沒想到難按的低音既多
、我們練的曲子的第三部其實也很多快速音群,還是讓他吃了不少苦頭。

一上來就搶到S牌巴塞管的二男。(圖中看書的小哥是另一位被強迫中獎的觀眾)

既然第三部也被二男搶走,下樓去幫我們張羅茶水(每人還獲贈火龍果一袋!真是有吹又有拿~),順
便拿維修工具(一開始S牌巴塞管出現了卡住的意外)的三男,就直接負責很好吃...使用好吹的B
牌巴塞管、來演奏很多主旋律的第一部囉。

由於是第一次練習,當然非常難聽,這裡就不附上錄音,以免傷了各位看官的耳朵。只能說,這樣的組
合非常可行,雖然這次是一日限定出現,說不定哪年哪月機緣巧合還會再出現,甚至也不排除真的上台
演出的可能性喔。

中場還出現了上來關(ㄔㄚˊ)心(ㄑ一ㄣˊ)的三男夫人與順便充當臨時觀眾的兩位三男公子。

兩位公子也非常乖,聽到這麼口怕的聲音,竟然也不哭不鬧,將來必成大器啊!
(最近老是遇到這麼捧場的小朋友,證明最近各家長的音樂教育都很成功 XD)

一陣胡鬧之後,這次的練習就這麼結束了。最後,則是本團(B團)慣例的互相測試寶物的時刻。這次
的測試重點,則是三男前陣子用難以想像的低價在Y拍上飆到的Y牌A調與S牌降B調。人說娶妻前、
生子後,三男自從二位公子誕生之後真是好運連連哩。

這兩把樂器自從三男標到之後,大家都沒有吹過。這次機會到來,大家都搶著要試。最後大家的結論都
是:超級棒!真是可喜可賀啊!

吹著吹著,不知不覺就將近十點,三男也該回家照顧兩位公子,否則可能要罰跪了。而我們也就結束了
這次的一日限定偽巴塞管三重之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