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9日 星期六

5RV&B40(2)



記者:
松本先生則是相反,進入NHK交響樂團後才從5RV Lyre換成B40。

松本:
我在NHK交響樂團吹第二部的時期(譯註:當時的首席分別是橫川晴兒與磯部周平),都是使用
5RV Lyre,完全沒想過要換成B40。然而,去參加單簧管首席甄試時,同事加藤(明久,
譯註:超級資深NHK單簧管團員)先生來跟我說:「我覺得你應該比較適合B40」。因為我在吹
5RV時,聽起來有點能量太過充足的感覺。就是有點碰到瓶頸的感覺。所以換成一個更能承受氣息
的吹嘴會比較做出更多的音色變化。

記者:
也就是說,對於首席來說,這樣吹會比較好?

松本:
也不是這樣說,單純就是坐在旁邊吹奏的人的想法。只不過,就算說要換成B40,簧片也不得不跟
著變換,而且換了之後也不知道會變成怎樣?所以一開始我是很迷惘的,尤其時碰到高音域只有單簧
管突然要單獨清楚發音的狀況,剛開始吹B40時就會覺得很可怕。不過,當身體適應吹嘴之後,反
而會覺得「B40意外是個吹起來很輕鬆的吹嘴啊」。

記者:
伊藤先生在加入NHK交響樂團前,在東京都交響樂團吹奏時起,都是吹5RV Lyre嗎?

伊藤:
沒錯。在我進入大學加入東京藝術大學管弦樂團、還是覺得聲音就是要夠大比較好的時期,對第一部
的團員跟我說:「你太大聲了,這樣的音量在合奏時非常礙事」,從那時起我就換成5RV 
Lyre了。同時,我也開始改變我的吹法。一開始這樣換吹嘴時也是相當辛苦的啊(笑)。

松本:
我進到NHK交響樂團後也有類似的經驗。用比較開的吹嘴進入NHK交響樂團來吹時,就會一直被
說成是「音量太大」、「吵死了」。所以我也是從那時起換成5RV Lyre的。簧片也換成比較
厚的四號,讓聲音變得比較收斂集中的音色。

記者:
吹比較開的吹嘴時,口腔也會用比較開的感覺吹是嗎?

松本:
是的。剛從比較寬的吹嘴換成比較窄的吹嘴會比較辛苦,到過來說從比較窄的吹嘴換成比較寬的吹嘴
就比較不會。

記者:
但是換成比較寬的吹嘴厚,簧片也得換成比較薄一點的,因此也比較不會咬簧片對吧?

松本:
也不是,還是得維持一定咬住的力量。因為要維持同樣的開度,沒有一定的力量,就很難保持好的嘴
型位置。另外還有一點很重要。如果因為吹嘴變寬就把口腔打開,則原本用比較窄吹嘴一口氣就能吹
完的樂句,就有可能變得吹不完了。

記者:
除了音量以外,兩位還有甚麼要在寬窄吹嘴之間換來換去的理由嗎?

松本:
阻力的感覺也不一樣。如果想要比較依靠式的阻力感覺,可能就要換成比較開一點、寬一點的吹嘴。
其實不論是樂器或是簧片,我最後還是喜歡吹起來比較舒服的阻力。

總是可以穩定買到的吹嘴很重要

記者:
兩位有試過Vandoren以外的吹嘴嗎?

伊藤:
有,大致上還是會試。

松本:
我就不太試,所以現在我是Vandoren以外的吹嘴都搞不太清楚的狀態(笑)。

記者:
那伊藤先生會想試怎樣傾向的吹嘴?

伊藤:
德式系統的吹嘴。不過,再試了那麼多的吹嘴之後,我感受到的是,有些廠商會做出同樣型號卻未必
有同樣特性的吹嘴。往往因為個體差異太大,反而讓型號失去了意義...(笑)。

松本:
哇,這樣很麻煩(笑)。

伊藤:
其實我也有那種已經沒法換成其他吹嘴的學生,而這些吹嘴廠商萬一倒了,對這些學生來說就變成了
死活問題了。

對於單簧管來說,除了吹嘴以外,還有簧片或束圈等變數,萬一只具有一種標準配備時,一旦狀況變
差了,就有可能無法回復。就這種意義來看,自己使用的吹嘴,最好是那種市面上很常看到、品質良
好、能夠穩定買到的東西,才是最重要的。結果就是很多人最後會回來吹Vandoren的吹嘴,
這是一個很大的理由。

記者:
不過就算是Vandoren近年來也會推出一些新吹嘴,比如說13系列、或M系列、還有最近出
的BD(黑鑽石)系列;這些吹嘴兩位都試過嗎?

松本、伊藤:
試過。

伊藤:
這些吹嘴都做得很好吹。好比說M30或BD5,根本就是甚麼嘴巴都能吹得響啊。

松本:
沒錯,很快就能吹出好聽的音色。

伊藤:
就是你不管用甚麼簧片、你是甚麼嘴型,都能一下子吹出好聽的聲音。很顯然他們的目的就是要能出
可以輕鬆吹奏的東西吧。

吹嘴這種東西,往往是會每一陣子都會有一種「流行」。樂器也是,現在用的和十年前的也完全不一
樣。而且因為不同國別所造成的音色壁壘這件事,也漸漸消失了。

記者:
說起來,我記得當初在本雜誌創刊後沒多久,正是B45或B40開始在日本急速受到注目的時候。

松本:
其實我真正開始注意到B40,是因為Pascal Moragues的演奏。在我聽他和巴黎管弦樂團的同事一
起演奏貝多芬的七重奏的CD時,就有「原來世界上還有這麼好聽的音色啊」。雖然說阿希農
(Michel Arrignon)先生的音色也和以前的法國傳統音色不同,但Moragues先生的音色就是給我一種
不可思議的感覺。

伊藤:
就是一種既不是「法」也不是「德」的感覺嗎?

松本:
對對對。

伊藤:
和郎斯洛先生等人的音色完全不同。

記者:
松本先生當初在留學時,巴黎音樂院的學生都是用怎樣的吹嘴?

松本:
幾乎所有人都是直接使用樂器原廠附贈的吹嘴(譯註:換句話說,不是B公司、就是S公司的吹
嘴)。就是很接近B40、很開的吹嘴。不過,之後改用Vandoren公司產品的人就越來越多
了。

伊藤:
這我也是第一次聽說耶。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