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2日 星期二

傳說中的布拉姆斯e小調單簧管五重奏(2)完



解開布拉姆斯幻影單簧管五重奏作品之論文

德國的基爾大學音樂研究所的米夏爾.斯圖拉克(Michael Struck)教授針對我在日本布拉姆斯協會的
會誌「紅色刺蝟第38號(2011年11月27日發行)」所投稿的「漢堡所思」中的部分內容,
寫了一封信到布拉姆斯協會辦公室來反駁。

反駁的內容就是關於布拉姆斯可能消失的e小調單簧管五重奏,斯圖拉克教授雖然看不懂日文,但卻
能引用從日本寄到德國的會誌中關於布拉姆斯信件一節的原文,顯然他是知道那些日文是甚麼意思。
這也太厲害了。

斯圖拉克教授的論點有二:

首先是1888年12月14日寄給克拉拉的信中提到的grausame五重奏,並不是單簧管五重奏,而
是鋼琴五重奏。起因是布拉姆斯在信上寫的Cl.Qtett,其實應該要解釋成Klavier Quintett(德語的鋼琴
五重奏),結果卻被認成了Klarinette Quintett(德語的單簧管五重奏)。

此外,關於此曲的調性,從筆跡來看,也不是e小調(e-moll),而是f小調
(f-moll)。既然如此,就可以推論出這首五重奏,就是作品編號34的f小調鋼琴五重奏。
(作者註:布拉姆斯只寫了一首鋼琴五重奏,就是f小調)

這兩點,都是編輯布拉姆斯信件的貝爾特爾德.里茲曼(Berthold Litzmann 1857~1926)誤
判所造成的原因,而讓這些錯誤直接就這樣出版了,而誤導了後世的布拉姆斯研究。

如果教授所言為真,那可真是(對我來說)晴天霹靂的大事。只不過,以音樂學者而著名的里茲曼先
生(他也是基爾大學的教授)真的會犯下這麼低級的錯誤嗎?於是我就試著直接寫信去問斯圖拉克教
授。

以下就是這之間的問答。

Q1:布拉姆斯信件的真跡是否可以在甚麼地方看到?
A1:收藏在柏林國立圖書館(Stattsbibliothek zu Berlin)

Q2:那我是不是也能閱讀布拉姆斯的親筆信?或者我可以看看關於問題部分的信件照片?
A2:柏林國立圖書館是只有相關人士才能進去閱讀,所以也不能將複本寄給你看。不過,如果是為
了能讓你個人提升知識,我可以只把問題的部分附贈給你看。因此,請勿公開。
(以下僅付上部分的信件內容)

這是1888/12/14的信件中das grausame Cl. Qtett的布拉姆斯筆跡
老實說,很難辨認出Cl.的部分。但根據一部份已經公開的布拉姆斯寫給克拉拉的信件來看,Liebe Clara(親愛的克拉拉)中的Cl和這張照片中的Cl是相同的筆跡沒錯。

這是1888/12/22的信件的局部,從這個照片中的確可以看得出來是das fmoll Qtett,底下還
特別畫了兩條線。但從這裡面也可以想像從大量書信中辨認布拉姆斯筆跡特徵與習慣的里茲曼先生到
底有多辛苦了。

Q3:為何布拉姆斯部寫成Kl Quintett,而要寫成Cl Quintett?這算是一般正常的習慣嗎?
A3:1布拉姆斯常常為把Klavier拼成Clavier,或者直接簡寫成Cl.。此外,作品編號76、118、
119的出版譜也一樣是寫成Clavierstucke。

Q4:寫成f-moll的字跡是布拉姆斯的筆跡沒錯嗎?
A4:沒錯(請參見照片),毫無疑問是f-moll。我順便再給你一點提示。布拉姆斯在寫下
f-moll之後還故意在底下畫了兩條線。這是為了和(音樂會上實際有演奏的)作品編號88的
F大調弦樂五重奏做出區別的關係。

最後,他又寫說請務必去閱讀斯圖拉克教授在1988年所寫的研究論文,裡面有詳細的論述。並且
說1891年前布拉姆斯就寫下過單簧管五重奏這件事,很遺憾不過是個幻想。

他甚至寫出了「明明我在20多年前就寫了論文指正這件事,結果在日本竟然還有相信e小調單簧管
五重奏存在的研究家啊~」這種有點跩的文字。但如果世界各地的大學圖書館或研究所中所收藏的里
茲曼書信集中有錯的話,就應該要把論文提去各學會去單挑才對吧。更重要的是,一般人應該也很難
拿的到他的論文吧?如果他想要讓自己的學說廣為散布的話,至少應該要把自己的論文上傳到網路
上,或者直接用電子郵件寄給我們看吧。

不論如何,我在這裡且代替斯圖拉克教授來簡單整理一下他的論點吧。

「1888年12月,克拉拉與布拉姆斯開始寫信討論隔年1月在法蘭克福舉辦的室內樂音樂會的開
場曲目。克拉拉問布拉姆斯使用f小調鋼琴五重奏(作品編號34)來開場如何?布拉姆斯則回答那
麼糟糕(小調又陰鬱)的五重奏完全不適合這場音樂會的曲目,結果最後使用了F大調的弦樂五重奏
第一號來做為音樂會的開場樂曲」。
他這個說法道理上的確是說得通,也讓人有恍然大悟的感覺。不過,斯圖拉克教授也沒有提到布拉姆
斯晚年所寫的單簧管作品中,單簧管也不是寫作Klarinette,而是寫成Clarinette來出版。換句話說,信
中的Cl. Qtett也並非完全不可能是里茲曼所解釋的Klarinette Quintett。甚至博學如里茲曼教授,理論
上應該也知道Cl.對布拉姆斯來說也是Klavier的意義才對,然而他還是故意要將Cl. Qtett解釋成
Klarinette Quinett,其中奧妙很令人玩味啊。

這次,我還是冒著可能會被斯圖拉克教授罵的風險,將關鍵的布拉姆斯親筆筆跡的照片轉貼出來。而
且與其在這裡紙上談兵,不如將實際證據展示出來,否則很難去挑戰過去的定論。更重要的是,我相
信布拉姆斯的信件筆跡,既不是柏林國立圖書館、也不是斯圖拉克教授的東西,而是所有希望知道布
拉姆斯作品真相的全世界音樂愛好家的共同財產才對。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