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8日 星期二

王銘琬九段的後阿發夠報告(25)


[「變化」就是對局者感受到的東西]

當然,圍棋中的「變化」倒底是甚麼東西,其實是非常難回答的問題,而且也可能因為人或是時代而
有所不同。當圍棋被電腦「完全分析」之日到來時,「沒有任何變化(都在預料之中)」的看法也可
能是成立的。不過呢,我們之所以喜歡圍棋,就是覺得圍棋是最充滿變化的遊戲對吧?反過來看,也
可以說身為對局者的人類之感覺,決定了圍棋的變化數。

就這種意義來說,圍棋的變化恐怕會比十的360次方還要多很多吧。就算是同樣的手順造成了同樣
的局面,只要是「對局者」不一樣,在那人的眼中看起來就像是「不同的局面」(譯註:例如舊名人
賽第四局林海峰對藤澤朋齋之局和八年前的吳清源對藤澤朋齋之局一樣)。對那人而言,這就是和以
往不同的新局面。假設就算是同一個人去下同一局棋,也不可能會和之前下過的一模一樣。換句話
說,圍棋的變化是十的360次方之外再加上所有對局過的數目。我覺得這簡直就像是俗語說的「一
碁(期)一會」(一局棋就是一場全新的相遇)啊。

我在想,圍棋AI「帶給我們新的下法」可能只不過是一時的現象而已。如果只跟隨已有定評「AI
的評價值」來下的話,就不會去下評價值差的棋了。對局者看在眼中的局面本身就是一種變化的話,
圍棋的變化就會是無窮無盡的,而且圍棋會越下越覺得有趣才對。

梵谷的名畫「向日葵」之所以被公認為很有價值,並不是因為這幅畫有多像真正的向日葵,而是因為
梵谷眼中所看到的向日葵表現出來很能打動人心的關係。在圍棋中雖然有勝利這個絕對性的框架存
在,職業棋士們還是會在這個框架的範圍內,將自己眼中看到的局面表現出來而打動人心。

8圖是我持白時所下出來的局面,此時黑1迫拆。如果只看右下角的話,這也是大家非常常下的型
態。此處我下的是白2跳,這就是比較罕見的下法了。此棋如果給AI評價的話,大概會認為是壞棋
吧?

8圖 棋士眼中看到的局面


不過,我是認為這個局面下白棋並不落後,所以「我看起來」最重要的是不要讓右下白棋被黑1和黑
△攻擊。所以說,白2正是在表現我所看到的局面。

然而黑棋卻想繼續對白棋攻擊,所以下出了9圖黑1這種既能防止白A打入,又最能影響右下白棋安
危的棋。

9圖 不在乎評價值


此處白2飛下後,轉下出下邊白4。這裡恐怕也會是AI評價值很低的下法,但是我完全不在乎這件
事。常識上白棋應該要去分割下邊才對,但在我看起來白▲和白■聯繫成一條線才是最重要的,所以
才會下出白4。

在經過數手之後,黑棋下出10圖1、3,意在後續的A位跨斷。此刻普通白棋會在B位小飛締角,
但我看起來「這局棋千萬不能被A位跨斷而使得棋型變薄,所以不管怎樣都得想些辦法」,所以我下
出了白4的一間跳。因為我覺得這樣可以上邊忙碌起來,而能緩和下邊A跨的問題。雖然可說我是被
黑棋威脅、覺得害怕才選擇了白4;但其實也可以說,我的害怕用白4表現出來了。

10圖 害怕的表現

當然,所有的職業棋士都是用自己所下的棋來表現出自己感受的局面。「人類的眼睛」中看到的東西
雖然不是絕對的客觀,但卻是那人所看到的唯一局面,這就是其價值所在。

[所有的局面都是新局面]

就像名畫「向日葵」並不是因為「相像」才被認為有價值一樣,圍棋的價值也不在光下勝率高的著手
而已。人眼所看到的局面和AI是不一樣的,如果說那只有那人才會這樣看,那他「為什麼」下出的
棋,一定也和AI的「為什麼」是完全不一樣的。人類的棋譜雖然也被認為是一種作品,但就像在這
個和AI共存的時代中「為什麼」會成為焦點一樣,棋譜的說明方式也必須更加用心才行。

相對於同樣的局面總是會做出同樣處理的AI來說,「現在的自己」所看到的局面,就是一種「過往
沒有的唯一局面」,所以就是一種在圍棋中加入的新變化。如果想通這點的話,圍棋「對人類而言」
之樂趣與價值,就會越來越豐富。如果只會用從靜止的局面中挑選出好的次一手的方式來掌握圍棋的
話,人類就徹底輸給AI了。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