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3日 星期三

煩惱天國(59)


週刊碁2017年06/19日版 
煩惱天國~治勳的人生諮詢室265

[您應該不是中原中也吧?]

Q:不知道是不是我到了所謂的後期高齡者的年紀的關係,所以身高好像縮水了一樣?最近穿褲子
時,都不得不把尾端反摺起來才能走路。而且我也注意到,最近走路的速度也變慢了。由於有樂町圍
棋中心離我家是搭電車三十分鐘左右的距離,所以我每隔兩天就會去那裡露露臉。

有一天,就在從棋院回家的路上,突然注意到褲子反摺處好像有甚麼東西跑了進去。原本是想把它取
出來的,但在薄暮之中,覺得再沒多久就要到家了,所以決定忍耐一下回家再說。但一旦這樣想起
來,走路反而慎重了起來。就這樣把全部的精神集中起來躡手躡腳地走著,原本花上七、八分鐘的路
程卻花了十分鐘才到自家門口。

這時從褲子反摺處中取出來的,竟然是一顆白子。回想起來,今天所下的最後一局,一直都是苦戰的
狀態。拼命在短兵相接之中希望能殺出一條血路,但是最後還是貼不出目來。而「這位戰友」卻默默
地躲在我的褲中,跟著我回家來。於是,我就將它泡在熱水中清洗,用衛生紙包起來,決定將它當作
我的護身符。

~東京都 T.Y 78歲 前公務員

A:其實我記得以前大家的西裝褲都會反摺喔(稱為Double)。除了反摺2~3公分起來外,上面不
是還會有個小扣子扣著對吧?而我以前也很喜歡這種反摺的褲子。畢竟,這看起來有點小小的時尚感
啊。當我拿到很多頭銜之時,也就開始請人做出各式各樣的西裝哩。但是這種反摺的西裝褲,現在好
像是找不到了。

我自己雖然沒有實際碰到過,但我知道棋子那樣左右的大小,還是有相當重量的。既然您的一顆死子
掉進了褲子反摺之中,原本應該是半目勝的棋就變成半目敗了,只好當作特別的紀念品囉(笑)

說到這裡,剛好讓我想起了中原中也先生了。他有一首「月夜的海邊」的詩,開頭是這麼寫的:

「月夜之晚,鈕扣為一浪打落」

詩的結尾則是:「月夜之晚,拾起之鈕扣不知如何?又遭人丟棄乎?」

這句詩該怎麼解釋,可是見仁見智,但我總覺得這首詩,和Y先生遭遇的事情氣氛上很相近。因為拿
「棋子」和「鈕扣」來當主題,不是很相像嗎?您該不會其實是中原中也先生化身的吧?就連文章都
很詩意盎然呢。

不過,走在路上,有甚麼東西跑進褲子之中,好像也是常有之事。遇上這種情形,通常就是直接走掉
不管,但心中會不會有那種不安與悲傷交織、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感覺嗎?明明是很無關緊要的東西,
卻會大大影響到人的心情。讓人陷入一種自己立足之地就只有這裡而已的感覺。

哎呀,反正這個顆棋子專程來到了府上,就請您好好照料它吧。雖然我覺得可以不用還回去了,但對
有樂町圍棋中心而言,可能會覺得很困擾吧?因為棋子這種東西,單買一顆的話,算起來是非常貴
的。所以說不定您再把它放回褲子反摺處,偷偷送回去,也是個不錯的做法喔。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