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0日 星期四

煩惱天國(57)



週刊碁2017年06/05日版 
煩惱天國~治勳的人生諮詢室263

[有很多美麗的故事]

Q:治勳老師您好,我每週都看煩惱天國和得很開心。其實我從以前開始就有一件很在意的事,就是
圍棋或將棋中,會有那種已經事先決定好誰坐上座的對局。但是,這樣就會遇上原本應該是要坐上座
的導師、或是尊經的前輩卻坐在下座的情形。其實以前我也做過類似的事情(並不是圍棋或將棋的對
局)。當時有人就告訴我,最好不要做這樣的事,要是不小心做了,就千萬乖乖閉嘴甚麼都別說。有
人說這種事情持續下去,就會變成了慣例。所以觀戰記中也常常會寫到這樣的慣例。不知道治勳老師
您怎麼看?

~兵庫縣 T.M 69歲 無業 業餘四段

A:聽起來是個好話題。不過現實上也可能會出現麻煩。因為也有很多人有應該要確實遵守規則才對
的意見。

我曾經和中部總本部的岩田達明老師(九段,2011年退休)對局過。當時我進入對局室時,岩田
老師竟然已經坐在下座上了。畢竟資歷上是老師在上位,照理說應該是我要坐在下座才對,更何況岩
田老師還是令人尊敬的大前輩。但是就算我拜託他請他坐在上座他也不肯相讓。記得那是已經事先決
定誰拿白棋誰拿黑棋的循環賽吧?所以他才那麼堅持(譯註:如果不管輩分或頭銜問題的話,依慣例
是持黑者坐下座)。總之,這可是把我給驚呆了。

至於福井正明先生(九段),也有一則關於座位的有趣故事。有一次,他對上了自己的老師岩本薰九
段。他也是早早進入對局室坐在下座待命。而且他打算不猜子,而是默默把黑子的棋罐先拿到了自己
這邊來(譯註:意思是決不能讓老師持黑子坐下座)。這是則佳話對吧?但是如果現在還這樣做的話
會怎麼樣?可能會因為雙方都沒有猜子,而兩人都被判為違規裁定敗吧?(笑)

以前的話,這種佳話並不罕見。我以為這是比起勝負輸贏,當時更具有重視藝道的意識。就算是拿到
了頭銜,依規定可以坐在上座,但遇上了對手是前輩時,還是會覺得怪怪的。像我自己,也曾經做過
像福井先生一樣事先坐到下座的事情。

但是這種事情,最近就不太聽到了。主要是現在的看法是在對局時花心思注意到這種勝負之外的東
西,對一位勝負師來說有點奇怪。哎呀,這也是一種時代變遷吧。

講到這方面的事時,我就會想起白江治彥先生(八段,2004年退休)。還記得他退休之前職業棋
士生涯的最後一局的對手就是我。猜子時,他突然跟我說:「請讓我持黑」。此刻,你會怎麼想?

我是回答:「沒問題,就請您持黑」。其實啊,這是因為我很討厭持黑,因為直到現在我都還不知道
要怎麼負擔貼目才好。老實說,聽到他這麼要求,我是非常高興呢(笑)。

白江先生之所以要持黑棋,我原本是猜他可能想在職業棋士最後一局下出他愛用的阿波羅流佈局吧?
所謂的阿波羅流呢,就是把常見的三連星佈局直接從四線往上移兩路,變成六線上的三連星佈局。但
不知道他是不是改變心意了?結果他卻沒有下阿波羅流佈局。

圖例:阿波羅流佈局


其實就算是雙方同意的狀況下不進行猜子,在現代也會被判為違規。這讓我覺得圍棋並不是像一般認
為的不知世間疾苦啊。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