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6日 星期五

Vincent Alberola專訪(1)


譯自The Clarinet雜誌2018年春季號Vol.66

12歲確立的「自己之音樂」,到現在也一直持續著

[前言]
許多世界一流樂團都熱烈希望他能加入的單簧管演奏家文森.亞爾貝羅拉(Vincent Alberola),這次
以琉森節慶管絃樂團的團員身分來到日本。因為每年都擔任濱松國際管樂器學會或夏季舉行日本音樂
大師班講座(Music Master Course Japan, MMCJ )的講師而著名的他,甚至說「日本是我的第二故
鄉」,而對日本非常友好。這次我們就想請在指揮上也非常活躍、具有相當廣泛演奏活動能力的亞爾
貝羅拉先生來談談他喜歡的音樂與樂器。

練習是為了賺零用錢?

採訪:
您在故鄉西班牙是馬德里交響樂團的單簧管首席,請問您是西班牙哪裡人?

亞爾貝羅拉(以下簡稱A):
我是在鄰近地中海的小城出生的。這是在瓦倫西亞南方60公里左右,有個「Benifairo De La 
Valldigna」這麼長名字的小城。這是個很棒的地方,可以吃到非常好吃的西班牙海鮮燉飯。

採訪:
請問您甚麼時候開始學單簧管的?

A:
我是八歲時開始的。瓦倫西亞地區是個傳統上管樂非常興盛的地方,當地就有很多管樂團的關係,所
以我就加入其中的一團而開始演奏。我家鄉的小城人口才不過1500人左右,卻有一百人左右和我
加入了一樣的樂團。

採訪:
那您是甚麼時候開始決定要以演奏音樂做為自己的職業?

A:
大約是12、13歲左右吧。我參加的管樂團常常會播邀請去參加市內舉辦的節慶或是派對,也讓我
也很多機會和樂團合作演出協奏曲。在演出這些獨奏時,覺得「演奏音樂真是開心、真好」,就開始
思考想要當音樂家了。

採訪:
當時您是練些怎樣的內容?

A:
因為我的祖父也是吹單簧管的,所以我就先和他學單簧管。一開始是一天練三十分鐘左右。當時祖父
跟我說,如果想要當音樂家的話,不僅是平日,就連週末也都要每天練習才行。不過十歲的孩子玩心
還是很重,因此祖父跟我說「如果你能連週末都認真好好練的話,我就給你一百比塞塔(舊西班牙
幣,當時幣值約與日圓相當)」,所以我就為了賺零用錢而練習。然後把這些賺來的零用錢存起來,
好去看電影或買糖果。這樣的過程是一直持續到我十五歲左右。

採訪:
在那之後,您就進了瓦倫西亞高等音樂院就讀了是嗎?

A:
是,當時我大約一天練五小時左右吧。到了十七歲我從瓦倫西亞高等音樂畢業後,我就進入比利時的
安特衛普皇家音樂院就讀,到了那裏我就一天會練到十個小時。當時真的因此練會了很多技巧。我之
所以能夠持續練習下去,就是因為12歲時確立了自己的音樂想法的關係。這樣的音樂想法到現在也
在我心中持續著。

採訪:
您在安特衛普皇家音樂院是師事華爾特.畢肯斯(Walter Boeykens)教授對嗎?

A:
是的。我第一次見到畢肯斯老師是在阿利坎提市(Alicante,瓦倫西亞省的港都)主辦的夏季音樂營。
當時聽到了老師的演奏,不論是音色、技巧或音樂性都非常棒,讓我感受到我也想要吹的跟他一樣的
意念,於是下定決心去安特衛普留學。

採訪:
您對畢肯斯教授最深的回憶是甚麼?

A:
我第一次去上課,竟然就上了八小時。我就在想,如果每週都是這樣上的話,可能會上不下去。不
過,當時上課的內容真的非常豐富。他替我上了在瓦倫西亞高等音樂院畢業演奏會所吹的曲目、尼爾
森的單簧管協奏曲、韋伯的大複協奏曲、還有當時準備參加甄試的內容,他也和我一起練習二重奏,
這樣就上了八個小時。因為畢肯斯老師很喜歡我的演奏,所以才會花了那麼多時間幫我上課。在那之
後,我就通過了加利西亞(Galicia)交響樂團的甄試呢。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