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2日 星期日

吳清源-江崎誠致(97)


3.六合的世界

平成5年(1993)12月7日,我們才剛從中國旅行回來沒多久,吳清源九段就決定要收
芮迺偉九段為他正式的入門弟子,而入門的儀式就在林海峰夫妻的見證下舉行。

我也受邀出席參加這個入門儀式。說是儀式其實也不誇張,因為芮女士的丈夫江鑄久先生、張
璇女士、牛力力女士等等、還有聚集了數位住在日本的中國棋士;但是不用說,主要還是芮女
士的親朋好友來確認這個入門過程的簡樸儀式。

地點在新宿一家名為「ef」、有點法國風格的餐廳,然後拜師的會場是設在開店前可以隱約
看到天花板鋼管的微暗燈光下、寬廣場地中隔開的一角。吳清源夫婦就坐在正面的椅子上,兩
側的紅色燭台上點著蠟燭燈火,椅子前方的地毯上則是鋪著圓坐墊,而芮女士就跪在坐墊上行
三拜之禮。雖然事前對於這樣的拜師之禮也沒有甚麼認識,但看到這樣完全無法預期的儀式,
我還是會緊張地屏息觀看。

中國是禮儀之邦,所以過去謁見皇帝時,就要行三跪九叩之禮。這種習慣雖然已經漸漸消失
了,但據說即便是現在,也還是有傳統家庭會要求用這種過去的傳統來向家中長輩打招呼。

我想這次的入門儀式,大概也是根據過去的經驗來籌備的,包含燭台的放法等等,都是林海峰
夫人親手決定的。至於入門的行禮次數,原本吳九段的意見是形式上一拜即可,但進言改三拜
會比較好的也是林夫人。在這個入門儀式中,吳九段與芮女士之間並沒有任何的語言交談,換
句話說,芮女士在完成一跪三拜的禮儀後,入門儀式就結束了。真的是非常簡單的儀式。

我在觀看這場入門儀式之間,腦海中浮現了空海過去前往大唐之日的光景。空海以留學僧的身
分入唐之時雖然才三十一歲,卻已經靠著自學寫出了「三教指歸」等著作,並且精通儒教、道
教,是位博學多聞的僧人。因為他也和來日的中國僧人交遊往來,所以也會說流利的中文。

在他入唐的隔年,與他生涯唯一的老師,青龍寺的惠果相識。看好空海的老僧惠果,在半年之
間,將自己參透的密教真義全部傳授給空海後圓寂了。而空海也遵照惠果的遺言指示,為了將
密教真義傳到日本去,立刻結束兩年的留學回去日本。

我之所以會想到這裡,就是在想當空海遇見惠果之際,是行怎樣形式的師徒之禮?因為惠果一
眼就看出了空海的資質,所以一定也不會辦那種誇張鋪張的入門儀式吧。換句話說,拜入惠果
門下的空海與拜入吳清源門下的芮迺偉的身影,就這樣超越了時空在我的心中重疊在了一起。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