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2日 星期四

吳清源-江崎誠致(96)


這一年上海的交通可以說是最糟的狀況。處於興建地下鐵與高速公路的狀況中,雖說工事是盡
力加快,但所到之處,就是造成交通阻礙。其實原本沒有建設的礦況下,上海的交通就已經是
非常壅塞了。也是這樣,從虹橋機場到我們居住的富豪外貿大酒店為止,因為會通過市區街
道,就需要花上兩個小時半。所以我們到達旅館時已經是下午四點半了。據說六點還要在南京
路上的國際飯店舉行歡迎宴,但因為我們託運的行李趕不及,我們只好以原來的服裝出席。而
且這個平常只要三十分鐘就能輕鬆抵達的距離,沒想到又開了一個小時半,導致我們竟然遲到
了半小時。

上海已經是充滿了朝氣蓬勃的能量了。過去東京也曾有過建設潮的新興時代,但上海與之相
比,可是更加熱鬧萬分。到昨天為止,我們還在長江中浮沉之事,彷彿就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
事情一樣呢。

在國際飯店的宴會中,有以上海文化科技界圍棋聯誼會會長高孝中先生為首、過去我們對戰過
無數次的老面孔通通都聚集一堂。也因為吳九段一起出席的關係,連人民代表大會主任、上海
市總工會經理等要人也都前來參加。

到了隔天早上,我們在擁有廣大庭院的丁香花園和上海文化科技界的成員們進行對抗賽。上海
和北京一樣,因為很清楚我們的棋力,幫我們挑選出來的對手應該會和我們下成五五波的才
對,但我們這次卻是遭到了四勝十負的大敗。看來是受到連日緊湊行程的疲勞影響。對職業棋
士而言,輸贏是不能找藉口的;不過對於我們業餘棋友而言,這種程度的牽拖,應該是可以接
受的吧?

至於吳清源九段則是忙著應付緊追不捨的來客。不過,真正辛苦的還是芮迺偉九段。她就是出
身於上海的棋界女豪傑。在我們對局之時,她可要以一擋多進行多人的指導棋,而且外面還包
圍著幾十圈的觀眾,從外面完全看不到裡面的狀況。我在對局結束之後,先和舊識聊了一陣子
的關係,所以芮女士的指導棋到底是和誰下、用怎樣的方式結束?是完全搞不清楚的。

在這一天早上的對抗賽結束後,我們這次的中國圍棋之旅的賽程也就結束了。

接下來我們就在上海聯誼會的朋友歡送下,前往上海大廈用午餐。午後我們在豫園附近散步,
轉到了友誼商場,並且在文匯聯誼俱樂部和團員們一起享用了在中國的最後一頓夜宴。這一餐
中上海蟹盛滿盤中送了出來,果然贏得滿堂掌聲。不僅是日本人,中國人也很愛吃蟹,在這之
中,據說上海蟹可是最好吃的。

而現場滿堂鼓掌,還有另外一個理由。這在笠原淳的文章之中,清楚說明出來:

「十月,正是上海蟹的季節。這也是我們在上海的樂趣之一。

這次除了公開的賽程外,我們團員們自己也舉辦了循環賽,冠軍與第二名、第三名都會獲贈符
合名次的獎金。但這些獎金拿來請團員們大吃上海蟹也是心照不宣的默契,讓輸掉循環賽的人
也可以享受上海蟹。話雖如此,這個默契還是得看贏家的心情,所以在我們真正吃到螃蟹之
前,還是得好好關心贏家的臉色,讓他們有好心情才行。

碰到這種場合,如果有個裝大方的『假老虎』的話,我們就可以安心了。因為只要用白酒讓假
老虎氣焰高張起來,就會有好事發生。這次很幸運的是,剛好有一隻假老虎拿到了冠軍,順帶
的第二名與第三名也是假老虎,於是全部都捐了出來請大家吃上海蟹。人啊,只要有了氣勢,
就會變得大方呢。」

換句話說,這些掌聲除了感謝招待的上海蟹以外,也在向循環賽的贏家致敬。

最後,則是吳清源九段的演講。他說很感謝能和我們一起參加這麼愉快的旅行,接下來仍會持
續研究「二十一世紀之碁」,希望能透過圍棋讓中日之間的關係更加良好。其實吳清源自身就
是中日友好的象徵,而我們也在靜靜傾聽這位象徵人物的真心話中,結束了這場晚宴。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