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6日 星期五

林伯格度過一天的方式(3)完


兼顧長號與指揮的生活

這次林伯格是率領著自己擔任首席指揮的「全世界最北邊的管弦樂團」、也就是挪威的北極愛樂管弦
樂團(Arctic Philharmonic Orchestra)來到日本。在當天的正式演出結束後,在演奏安可曲時,林伯
格將指揮棒換成了長號,豪邁演出了著名的小提琴改編曲「柴達斯舞曲(Czardas)」,贏得了滿堂
喝采。因此我們特別問了他為何想從事指揮工作的理由,沒想到得到了一個意外的答案:

「現在變成這樣,說來也許有點難以置信,我本來是沒有打算當指揮的(笑)。而且,最早原本連銅
管樂器也沒想要去吹的說(笑)。

我從小就喜歡音樂,而且看了披頭四的電影『救命(Help!)』後迷上了劇中的配樂,所以叫父母幫
我買了套鼓,還組起了樂團。總之,我就是那種一旦想玩,就會冒出無限精力去玩的小孩(笑)。而
且,學會抽菸也差不多是那個時候...沒錯,6歲!很可怕的小孩對吧?(笑)

至於管樂器,最早是被分配去吹小號。不過,我卻沒喜歡上吹小號,反而是迷上了打籃球,就這樣離
開了音樂世界。然而,在我十七歲時,剛好聽到父親放的唱片是傑克.提加頓(Jack Teagarten,著
名爵士長號家)演奏的音樂,讓我從此著迷起來。」

就在拿起長號兩年之後,他考入了斯德哥爾摩皇家音樂院,同時也考入了皇家歌劇院管弦樂團,開始
了他的演奏活動。至於指揮,則是在2000年左右開始的。

「說到指揮,本來我也並不想當。我第一次指揮的樂團,是一個名為北方小交響樂團
(Northern Sinfonia,位於英國)的小樂團。一開始他們是邀請我去和他們演奏長號協奏曲,所以我
是以獨奏家的身份過去的。然而該樂團的指揮覺得預定演奏的協奏曲太難,他指揮不來,就跟我說
『很熟悉這首曲子的你一面指揮一面演奏還比較好』。於是在我試著指揮之後,就變成了『你要不要
正式當個指揮家看看』了(笑)。然而,在我以太離譜的理由拒絕過好幾次之後,又嘗試了指揮一
次,結果卻被英國倫敦的衛報大加稱讚,贏得了當地的好評。讓我非常驚訝」。

在那之後,他就以挪威室內管弦樂團與瑞典管樂重奏團的首席指揮家的身份活躍著,去年十月他就率
領著2009年創立的挪威北極愛樂管弦樂團來日本巡迴演出,首次在日本觀眾面前展現了他指揮上
的實力。

「對我來說,指揮和吹長號都是一樣的。因為身體本身就是樂器。當然,針對不同的狀況,必須要訓
練身體的使用方法,但是如果有學到不管是甚麼樂器都應該要想辦法讓聽眾知道音樂想要表達甚麼內
容的話,就應該能夠成為優秀的指揮家才對。接下來,只要樂團的水準夠好的話,自然就能讓演出的
水準變高。這是因為好的樂團是不管指揮有多小的動作,他們都能確實地反應出來。這就跟你吹到一
把好的樂器是同樣的感覺。這次我所帶領的北極愛樂管絃樂團的團員們的耳力都很好,所以能將他們
介紹給日本觀眾讓我覺得很高興」。

2018年是林伯格先生滿六十大壽的年份,也希望他今後能夠繼續多方面的活躍下去。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