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9日 星期一

探究西方音樂與調性之間的關係(2)完


平木:
貝克的調性/性格/時間帶/星座表的根據何在,現時間點仍不清楚,好比說海頓的神劇「四季」中
由牡羊座的方位走向日升之處時,就是用C大調的和聲來解決的(根據貝克的表,C大調代表日
出)。此外白遼士的「羅馬狂歡節」序曲是從A大調開始的,而歌德的「義大利遊記」中也的確明記
羅馬的狂歡節的確是在中午稍過之後敲鐘開始的(根據貝克的表,A大調地代表的是12~14
點),這些都與貝克的列表相符。尤其白遼士自己也有調性與性格的著述,所以不能用單純的偶然事
件來解釋。

秋山:
您在演講中也提到莫札特鋼琴協奏曲第23號的第二樂章,使用了升f小調的「孤獨」意義,幾乎也
是無法考慮其他調性的感覺了。

平木:
至於英雄感覺的降E大調、或是表現田園風光的F大調,也幾乎是標準用法了。說到F大調,就是會
讓人感受到泥土芬芳的調性呢。

其實關於調性,我自己有還有兩個回憶。其中之一是在高中時看到的交通安全教育電影中,當出現車
禍失去家人的場面時,背景音樂放的是巴哈平均律第一冊中的降e小調;另外一個是我剛來格拉茨時
看到的電視節目,那是介紹宇宙的紀錄片,當中出現人造衛星拍攝地球的影像時,則是播放E大調的
音樂,就是拉威爾鋼琴協奏曲第二樂章中,由英國管演奏的部分。

巴哈的降e小調,幾乎可以說是讓我體驗到以後也沒有出現過的強烈悲痛情感記憶。至於拉威爾的E
大調,也是不知不覺給人有一種「原來地球就是被愛包圍的星球」氣氛,這也是後來再也沒有其他機
會感受到的。如果去看貝克的調性表,降e小調是直接與死亡相關的調性,而E大調則是所有調性之
中最溫暖的調性。在我知道調性與性格的關係之後,更加覺得這兩首曲子造成我心中的特別情感體
驗,並不只是當時的環境氣氛造成的,而是還有其他的東西在裡面才對。

秋山:
您的演講中,對於貝克的調性表中出現同一個性格的調性存在異名同調(例如升F大調與降G大調
的問題,也有獨特但讓大家都能接受的見解呢。

平木:
升g小調與降A小調雖說是同樣的哀傷,例如穆索斯基的展覽會之畫中的「古堡」部分,還是升g小
調會給人有一種稍稍遙遠的過去、帶有距離感的悲傷。至於升F大調與降G大調,可以用「玫瑰騎
士」與「杜蘭朵」的詠嘆調來相比,降G大調的柳兒詠嘆調,就是比較收斂、而是表現出被伴奏襯托
下的光輝。

秋山:
那麼圓盤表呢?

平木:
這個表是為了讓日出與日落的時刻看起來更容易和調性關聯在一起所做成的。根據貝克的說明,海頓
與莫札特的作品基本上都在這個表左側的日昇方向,而蕭邦則是寫了比較多表中右側日落方向的曲
子。在太陽升到最頂的正右邊就是E大調,這也如剛才所說的一樣,因為是非常溫暖的調性,所以即
便是蕭邦也無法抵抗這個調的性格,即便是練習曲也無法在這個調上寫出很快速度的曲子。

當然,也不是說貝克的說法就是絕對成立的,特別是調性的性格還是跟每個作曲家自身的感性有很大
的關係,所以包含某些偶然狀況在內,還是有可能出現無法用這些表來解釋的狀況。特別是歌劇,又
和歌詞牽扯在一起,然而就我所知,華格納等作曲家的作品幾乎都和這個表的規則相符。據說希臘時
代,就會利用轉調的特性來控制年輕人的情緒、或者是提高戰士的士氣。或許可以說西方音樂的根基
中還是有這些一脈相承的源流存在吧。

貝克的圓盤表
在日出方向上的調,即便是小調,也會有明亮的感覺;在日落方向的調,即便是大調,也會稍微暗一
些,小調就會更暗。(粗弧線表示黑暗)


平木:
貝多芬的第九號交響曲的第四樂章的最後,即將進入終結部前,四位獨唱家一起用B大調合唱。這是
為了進入勝利的D大調前,使用B大調來淨化。是不是都要這符合調性規則來處理,其實還是要看每
位作曲家的習慣,但是對於調性的想法與感覺,應該是在會遠超過我們想像之外的地方表現出讓人獲
得共鳴與認同的影響,所以作曲家們都會看得很重要。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