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4日 星期日

潔西卡.菲利浦專訪 (1)


譯自:The Clarinet雜誌2017年冬季號Vol65

專注於挑選配備,才能隨心所欲地表現音樂

潔西卡.菲利浦(Jessica Phillips)專訪

[前言]
以大都會歌劇院管弦樂團的單簧管演奏團員身分活躍於樂壇的潔西卡.菲利浦女士來到日本,於東京、
大阪、名古屋等地舉行獨奏會。這次我們想請教她從對日本的印象、到大都會歌劇院管弦樂團中的日常
、以及可說是她的代名詞的降E調單簧管有何講究之處。

[潔西卡.菲利浦(Jessica Phillips)簡介]

生於美國科羅拉多州,從少女時期開始在波士頓郊區長大。自從2002年進入大都會歌劇院管弦樂團
至今,現在擔任該樂團的第二部單簧管兼降E調單簧管。此外,也擔任包含紐澤西州Rutgers大學在內
等許多學校的教職。她也是世界最高水準的大都會管弦樂團的首位全職女性單簧管演奏家。

花心思去配合音域

Q:潔西卡女士這次是第幾次來到日本?

潔西卡(以下簡稱J):因為大都會歌劇管弦樂團(以下簡稱MET)的音樂會的關係,自從2000
年以來我就來過日本很多次,甚至在多摩舉行的單簧管音樂節與在北海道舉行的太平洋音樂節我也都參
加過。

Q:您對日本有何印象?

J:非常喜歡!我覺得日本文化真是非常優秀。我也很喜歡去日本的街上晃晃,好比說今天早上我才去
過東急Hands,買了很多在美國看不到的小巧文具呢(笑)。我也很喜歡日本的食物。我很喜歡和
當地人去吃美國不知道的地方吃當地的美食。昨天我去吃了鐵板燒,還有蕎麥麵我也很喜歡。

Q:請說說您對日本觀眾的印象?

J:我以MET團員身分在2011年發生東日本大地震時來到日本巡迴演出,我對當時還願意來聽我
們演出的觀眾感到開心與驕傲,並且留下深刻的印象。我也感受到日本的觀眾對於音樂的理解程度非常
之高。日本的單簧管演奏家非常之多,而且還有很多像Dolce公司為首(譯註:Dolce就是拔
罐公司的日本代理商)、美國沒有的大規模且漂亮的樂器店。

Q:美國的樂器店有怎樣的特徵?

J: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美國要經營大規模的樂器店很花錢,幾乎是看不到這麼大規模的樂器店。不管
去到哪一家店,庫存都很少,常常不得不在網路上訂購。可以說庫存完整、還能好好試吹挑選的樂器店
幾乎不存在。特別像Dolce這樣還有演奏廳的樂器店,絕對是美國沒有的優秀樂器店。

Q:自從上次我們採訪您以來,已經過了三年。在這期間中,您在MET的單簧管聲部中的工作分配有
何變化?

J:因為MET新招聘了兩位單簧管首席,所以我現在擔任的是第二部兼任降E調單簧管。

Q:在管弦樂團中演奏降E調單簧管時,有甚麼需要特別注意的地方?

J:特別像是理察.史特勞斯的作品中,有很多降E調很好聽或是很重要的樂句。演奏這些作品時,必
須特別去注意每一首曲子主要是用到哪個音域。又好比蕭士塔高維契的樂曲中,常常會寫到很高的音域
,這個時候就必須細心挑選適合的配備與指法。而理查.史特勞斯的曲子中,中音域的部分比較常用,
在配備上就得花心思去選擇能夠醞釀出抒情氣氛的東西。

演奏布拉姆斯時就會有幸福的心情

Q:這次您的獨奏會演出了布拉姆斯奏鳴曲、德布西的第一狂想曲、以及蒲朗克奏鳴曲等集合了單簧管
名曲的曲目呢。

J:這次的亞洲巡迴演出是第一場在韓國,然後就是今天在東京,然後接下來還要去名古屋與大阪演奏
。這些音樂會是在Dolce樂器與Backun公司的贊助下才能實現。可以說是非常緊張刺激的巡
迴。

今天所演出的曲目,好比說法國作曲家的作品在樂團之中也很常演奏到,但這次演出的是不一樣種類的
室內樂,所以我也想讓觀眾能聽到不一樣的表現。而且這次演出的曲目都是很正統的曲子,我也有一種
「一定要吹」的心情。特別是布拉姆斯是我一直很想要演出的曲目,這次能夠演奏就覺得非常幸福。而
且我很希望用音準與音色寬廣的Backun單簧管沉浸於演奏今天的曲目之中,也讓日本的觀眾聽到
這種樂器的美妙音色。我是第一次使用Moba單簧管開獨奏會,也讓我非常期待。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