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6日 星期三

春秋子觀戰余話(10)


譯自週刊碁2017年2月13日號

春秋子觀戰余話(98)

相當親切的導師

我出席了藤澤里菜的女流本因坊的就位典禮,真是非常棒的一場宴會。除了高尾紳路名人(當時)的溫暖祝賀之外,最重要的還是藤澤里菜小姐本人的和服打扮是令人驚豔的美麗。

我在會場上想找找看尊翁藤澤一就八段的身影,卻發現他一個躲在最後面。其實我跟藤澤一家三代秀行、一就、里菜都有很深的交情,尤其對我最親切的秀行老師三不五時就會打電話給我。而且都是一大早的長時間電話。往往一打來突然就問:「馬克思的資本論到在講些啥啊?」,也實在很令人手忙腳亂啊。

雖然不像秀行老師那麼常打電話,但藤澤一就先生也會在電話中跟我聊聊。大約是三年前吧,他以很興奮的口吻打給我說:「託您的福,里菜最後贏下來啦」。那正是里菜小姐第一次獲得女流本因坊頭銜之時。可以聽得出來他是高興的不得了。曾有某棋士評里菜小姐是「藤澤化身的怪物」,聽了頗有原來如此的感覺。所以雖然當時她是第一次獲得頭銜,但我卻不怎麼驚訝,但身為父親的一就先生可就另當別論了。

然後兩年前,我也接到了一就先生的興奮電話,這是「本木(克彌)打入本因坊循環圈了」的報告。這通電話我就稍稍有點吃驚了。因為本木先生從來都未打入過棋賽的本戰,沒想到一下子就打入了本因坊循環圈。而且最後還有一爭挑戰者的機會,身為他的老師應該也是非常高興吧。其實藤澤一就門下也是人才濟濟,徒弟之多可說是壓倒性的數字呢。上從本木七段、下至當院生的少男少女,甚至還有六歲就想當職業棋士的小朋友,他都要一一照顧,可說是異常忙碌。畢竟這是他也繼承了鍛鍊出年輕新秀的秀行老師的血脈的關係吧。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