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6日 星期四

王銘琬九段的後阿發夠報告(10)


[人類的圍棋並不是只有「強大」而已]

與其讓GoTrend變得更強,我們最重要的目標還是先確立自己的技術,也因此在大約三年前建立了這個團隊。現在的圍棋AI都是以變得更強為目標,展開了非常激烈的開發競爭,但我們覺得除此以外,應該還有更多可以做的事情。

變強是非常容易讓人明白,所以也容易成為大家的目標;不過這種強大還是需要很多「弱小」存在來支撐才行吧。從人類全體來看,強大的人僅有少數,一定會有更多更弱小的人存在。也因此如果AI想要和人類共存的話,去理解人類的弱小也是不可或缺的課題,這是絕對不會錯的。

好比說,如果要讓AI去指導圍棋的話,就必須要知道人類哪個地方比較弱才對。其實原本圍棋這種遊戲,也沒有人知道一直都下出正確的著手的棋是不是就比較好玩。會亂下搞錯棋而一面大笑一面後悔,才是人類吧。


[像主題公園一樣的圍棋界是不是也不錯?]

現在的圍棋界,就像是朝著靈峰前進的登山者一樣,就是一昧追求變得更加強大。而棋迷們也總是對從未見過的山頂美景非常憧憬,而替這些挑戰巔峰的人加油。

阿發夠的話,已經讓人看到了以往從未見過的強悍。而我們從這種頂峰上所看到的景色,就是由弱小所構成起來的廣闊美麗原野。甚至可以說沒有這樣的原野,也不會有高山存在。而這種景色也重新刻入了我的腦中。

就某種意義來看,AI可以說是代替了人們登上了頂峰,所以現在我注意到人類也可以從原野之中找到很多非常多的樂趣。終極的強大只有一個,但弱小的種類卻有無限多種。要挑戰的靈峰,而原野的玩法卻有非常多。

2圖的白1虎,是阿發夠對李世石大戰時阿發夠常下的著手。黑棋如果A跳,白棋就會馬上B覷,這種下法後來在職業棋士的實戰中也常常下出。

2圖

然而,到了對柯潔大戰後的自我對戰五十局中,卻一次也沒出現過上圖的白1,而幾乎都是3圖的白1緊黏。

3圖

這當然不會是偶然,而是它覺得緊黏比較好的關係。

如果這是強大與否的問題的話,由於新的版本一定比較強的關係,則2圖的虎就應該是「惡手」,而必須廢棄。然而就算是知道這個事實,人類現在還是對於2圖白1照下不誤。更有趣的是,即便對方於黑A位跳,白棋於B覷的棋局也變少了。

人類要下出某種棋時,還是必須要有「理由」才行。雖然說某些棋是比自己強的人下出來的,但如果找不出要這麼下的理由,人類還是會下不下去。

就好像登山一樣,也有很多種不同的玩法。

就阿發夠來看,人類全部都是原野上的弱者。但是就在這種原野上建立起一座「圍棋主題公園」的構想是不是也很不錯?

[作為享受圍棋登山全體樂趣的嚮導]

建立起以協助大家登山為中心,只要是關於圍棋的所有服務我們都做,這種方向轉換,讓入園者越來越多,是不是比較好?這其中,圍棋職業棋士也能被當成是一種娛樂措施而發揮功用。

本來我的「空壓戰法」也是從「相信自己很弱小」開始的。

所以與其成為站在寒冷頂峰附近的地藏菩薩,能夠成為原野上和大家一起歡樂大笑的娛樂措施才是我比較想要當的目標。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