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4日 星期三

吳清源-江崎誠致(86)


吳清源九段在北京、成都、重慶、上海等所行之處,都熱情地講解他所思考出來的二十一世紀之碁。由於他是使用中文解說,所以是由芮女士小聲替我們翻譯;當然像我們這種程度的人其實是無法理解吳九段所說的高水準內容。不過即便是無法完全理解這些內容,還是會不禁察覺吳九段又將開始甚麼偉大的功業了。

在北京,吳清源九段講解之時,中國圍棋協會的陳祖德主席一直專心聽講的樣子讓我印象深刻。對我來說,那就是一種讓我確信聽得懂的人就會聽懂的樣子。而為了協助吳清源探究棋理、與其一起努力的樣子,可說超越了圍棋世界、互相理解真理的人與人之間的精采結晶,也早就已經讓「二十一世紀之碁」開始綻放光芒了。

其實我們在北京的日程,可說是非常繁忙。在我們到的第二天,就在龍都賓館舉行了一項為了世界各國聚集而來的華僑所舉辦的「堯舜杯」圍棋比賽的開幕式。我們也被邀請參加,可以和這些華僑一起自由對局;但對方其實並不清楚我們是甚麼人,出現了一種我們是不是跑錯場地的氣氛。雖說圍棋被稱為是手談,但也不是直接開始下就可以了。

但在另外一間房間中,則是正在進行吳九段的「二十一世紀之碁」講解,所以我們就趕快擺脫這些自由對局,而趕到那裏去聽講。房間內吳九段已經在置於桌上的棋盤上擺子,以陳祖德先生為首的二、三十人則是圍在他身邊觀看。而我們也加入他們之中,一直聽講到最後。雖說我們只是單純傾聽,但卻度過了一段絕不無聊的不可思議時光。

到了第三天,則是和首都文藝界圍棋聯誼會的會員進行對抗賽。依往例,這場對抗賽會在中日友好圍棋會館(中國棋院)進行對局,但這次卻是在名為「天橋樂茶園」的會場舉行。這是一個能夠容納二、三百人的小而精緻的茶館,平常也兼做小劇場來使用。觀眾席的一部分就用來作為對局場所,這是一種能讓許多人都能自由觀賽的安排。

下完棋後就是吃午餐,周圍則是以攤販風格的攤位上擺著點心與各種料理。而我們就是自由取用這些食物,一面觀賞舞台上表演的相聲、武術、與各種特技表演。這是一種氣氛上在日本很難想像的棋會。

當天早上,我們搭著巴士離開旅館開到天橋附近時,吳清源跟我說了以下這句話:
「天橋就是以前斬首示眾的地方」。

我有點驚訝地問他:

「請問老師有實際看過斬首的場面嗎?」

「不,我沒看過」。

現在的天橋,則是在天壇公園旁邊,搖身一變成為繁華市街;雖然已經看不出往日的刑場風貌,但我不禁想到天橋樂茶園這樣的名稱顯然還是由知道過去這段黑暗歷史的人們取出來的吧。

這一天我們的對抗賽成績是六勝六敗一和,其實這是熟知我們棋力的聯誼會秘書長洪洲先生苦心安排對手所出現的結果。在我們對局之間,吳九段前往參觀新蓋好的中國棋院,而芮女士則是專心在一對五的指導棋中。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