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9日 星期六

吳清源-江崎誠致(80)


不論是中國人或日本人,大家對吳清源所抱持的心情,其實都是一樣的。仔細想來,針對其偉大業績,相比於能夠直接在吳清源身邊確認的日本人,中國人所知道的吳清源知識應該是少很多才對;然而在這趟旅程之中,在我眼中所看到的中國人之對應,毫無疑問地,深深可以感覺到,他們用可說是本能的方式,自然地理解到這位不世出棋士的偉業與地位。

當然,這可能是日本人對於理解度的粗糙認識。在現代的資訊化社會中,大家光要追著眼前的現象就已經目不暇給了,因為反而對於重視真正重要的東西的意識就變薄弱了,以致於產生出遇到應該拜見的人時,不會有正確對應的現象出現。這種現象,在圍棋界中也不例外。

在這一年的拜訪中國行程中,我們除了去到北京、上海以外,還去了福州。因為這正是吳清源出生的故鄉。其實吳清源對於福州已經沒有任何記憶,因為據他所說,自他出生後沒多久,全家就移居北京了,以後就再也沒回到福州過。加上後來中日間爆發戰爭,戰後吳清源又有國籍問題等因素,沒有辦法自由往來日本與中國之間,根本也沒有歸鄉的機會。

就在這一年訪中的計畫進行之中,我們知道了吳清源表達出強烈希望能去祖先的故居掃墓、並且能去看看自己的出生地;也因此,我們也覺得我們應該跟著他一起前去福州。而且能和吳清源夫妻一起去拜訪他的出生地,對我們這些圍棋迷而言,也會是一趟感動之旅,所以誰也不會有異議。

而我們的拜訪中國之旅,是委託中日文化交流協會和北京的首都文藝界圍棋聯誼會(會長為嚴文井)與中國圍棋協會(主席為陳祖德)進行協議,才能成行的。

我們到達北京機場時,陳祖德主席、聯誼會的陸石副會長、洪洲秘書長葛康同副秘書等一大群的人已經等著迎接我們了。接著,在當天晚上的接風宴中,陳主席有以下的致詞:

「在中國自古以來就有棋琴書畫的說法,可知圍棋是文化人的嗜好之一。現在在中國,圍棋則是以競技的觀點來看待而被歸屬於體育部,這次看到日本各位作家和吳清源老師一起來訪問中國,更加增強了圍棋是一種文化的意義」。

當我們聽到他這樣說時,就更加明白我們邀請吳清源擔任名譽顧問一起訪問中國的意義非常之大了。

第二天,則是在芳園賓館舉行了四藝宴(能夠享受到棋琴書畫樂趣與餐飲的宴會)。參加者除了圍棋聯誼會的成員以外,還有尹瘦石(書法家)、宗其香(畫家)、郭傳璋(畫家)、張君秋(京劇演員)、許雷(電影導演)、谷珊(古琴演奏家)、藍天野(演員)、朱旭(演員)、何冀平(編劇)等等大名鼎鼎的人物。

現場的主持人是洪洲圍棋聯誼會秘書長,開始就邀請了全體參加者來下連棋。在宴會的空檔間,則是穿插了餘興活動。包含了尹瘦石先生精彩的書法揮毫、演員們則是讓我們聆聽了風情萬種的叫賣聲,或是表演了話劇中的一節。至於美貌到令人屏息的谷珊女士的古琴演奏,也讓宴席靜下來傾聽。而我們的名譽顧問吳清源也穿插其中揮毫,代表我們全體的小說家井上光晴先生則是唱著炭坑的老歌、一面跳著阿波舞,贏得了滿堂喝采。

不用說,這當然不是單純敲鑼打鼓般的熱鬧。途中主廚也出來和大家打招呼,我們也回報以「Hao-Chi(好吃)」的讚辭。像這樣每一個互動活動中,都能感受到雙方心意相通,可說是非常美好的一場宴席。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