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7日 星期四

吳清源-江崎誠致(79)


一開始,我們的確有種沒有自知之明的心情,不過像他這樣不世出的棋士,印象中卻也從未猶豫過要擔任我們這些卑微的無賴文人夥伴之顧問的邀請;而且仔細想來,喜歡圍棋的文士們和吳清源的友誼原本就非常深遠。許多前輩文豪們,原本就是抱持著對吳清源的天份與人品之敬愛心情,才能建立起這種默默見證著吳清源創造業績的友情歷史。

好比說,在昭和15年(1940年)出版的「莫愁」一書中,我們就可以看到他和川端康成夫妻一起去伊豆旅行的故事,這也讓我們知道他們的友誼關係,早就超脫於棋士與棋迷的境界了。以下就稍微介紹一下其中之一節:

「我泡過溫泉後去到川端先生的房間,然後就一路聊到了半夜一點左右。真的是聊了非常多的東西。我的朋友野上彰先生曾跟川端先生說過:『吳先生很難親近又不愛回話,讓我很傷腦筋』,結果川端先生卻回答:『怎麼會?我覺得他非常喜歡聊天啊』。後來我聽到野上先生轉述此事時,只能苦笑;但當天從九點聊到半夜一點的過程中,恐怕也幾乎都是我一個人在講呢。當天晚上在獲贈『小島之春』、『綴方教室』兩本書後從川端先生房間回去時,身體變得好僵冷,我還記得冬夜中的壁龕中,甕瓶的影子非常深濃呢」。

當時是「圍棋俱樂部」雜誌總編輯的野上彰,正是之前介紹過身為文人棋會的總管、策劃出吳清源對文人指導棋活動的功臣呢。這裡再補記一筆,當時有參加這個指導其活動的,共有村松梢風、豐島與志雄、川端康成、榊山潤、尾崎一雄、柳田泰雲、山崎剛平、木村義雄、美土路昌一等人,對局的場所則是在芝區的環翠旅館,當時所有的成員都聚集在一起,不論是加油或是湊熱鬧,總之就是呈現出非常歡樂的光景。

至於相當於文人棋會中老大地位的村松梢風,則是從一週前就開始齋戒沐浴,然後把手上稿件的交稿期限都往後延、每天吃著鰻魚進補、甚至帶了人參精來對局。然而,就在他喝了人參精後,他卻下出了大昏著。這件事甚至以「可稱為梢風人參之著」的笑談而流傳了下來,但藉由像這樣的指導對局,不管是不是增添了雙方理解的程度,但這些文人們對於吳清源的關心,毫無疑問是變得更加親密的。

時空轉換一下,雖然和人參之著不太一樣,但我也有一局類似的回憶。記得應該是在昭和43年(1978年),是在NHK電視台安排的特選對局中,由吳清源九段指導了我一局。當時從開始下起,直到我投降為止,我一直都沒注意到某一件事。

就是我完全忘了要戴眼鏡!當時我的老花眼逐漸嚴重,所以工作用的眼鏡和下棋用的眼鏡度數是不一樣的,也因此就變得不是甚麼時候都帶著眼鏡了。因此,當我和吳九段就座時,是先把準備好的眼鏡放在棋盤一旁,然後和他打招呼。不用說,原本我是打算在開始下棋後,就要戴上眼鏡的。

但就在我低頭投降的那一瞬間,才看到我的眼鏡就這樣一直放在盤側沒有用到。說起來,也發覺難怪在對局之中,總覺得盤面相當模糊,但完全每想到是沒戴眼鏡的關係。從這件事也可以看出,不太容易大驚小怪可能是唯一長處的我,當時是有多緊張了。

我之所以會把這個故事拿出來講,正是因為看到和我們同行的吳清源九段,在前往北京、福州、上海等地造訪時,被選出來接受他指導下棋的人那種感激與緊張模樣的關係。在我看到他們那種下棋的樣子時,就會感受到他們好像是長年來一起下棋的棋友之親近感。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