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9日 星期五

麥可.雷蒙九段自述(2)


(2)靠著有注音的漫畫來學習漢字

在內弟子生活中的日常會話雖然再也不成問題,但在看書的時候如果出現難一點的漢字,我就會看不懂意思了。雖然說我也算是學過一些漢字,但畢竟只有小學三年級的程度,當然是舉白旗投降。

後來我的閱讀能力之所以能進步很多,是因為在藤澤秀行老師的推薦下看了三國志的關係。書中的中國地名或人名,恐怕對日本讀者也都是很困難,所以往往書上會加上片假名的注音。這讓我很容易看懂發音而獲益良多。此外,我也很常看漫畫,也是因為其中的漢字會有注音,讓我也可以學到不少漢字。

在我的內弟子生活中,也漸漸喜歡上了日式餐飲。最重要的是,如果吃東西沒吃乾淨肯定就會挨罵。這個時候還會加倍加上剩下的量,沒有吃完就不許離開。拜這種不准辯解的教育方針之賜,自然就會熟悉日本文化。我在日本的生活,完全不覺得辛苦,真正痛苦的是,我的棋力還是非常弱。

在我14歲成為院生時,一開始的排行是19名,但很快就掉到了60名左右去了。後來我花了大約半年的時間才又打回了19名。

在我成為職業棋士後,大家突然開始稱呼我為老師起來,起初當然是覺得很不習慣。慢慢地我也自覺了不起起來,這恐怕是年輕氣盛的關係,其實和真正的實力並不相符。

學棋的過程中,受到了很多前輩們的影響,特別是宮澤吾朗九段,常常很嚴格地指導我。如果心不在焉地亂下定石的話,一定會挨他的罵。普通看起來很溫和、受到大家崇敬的宮澤老師,一旦生起氣來那可是很不得了的。但也是靠了老師的指教,我的棋力就進步起來了。其實不論是在日本的生活、或是身為棋士的成長,我都受到了非常多的人的照顧呢。

===



相關系列文章: